双龙的冬韵

马芙蓉 原创 | 2010-01-29 14:3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双龙 冬韵 

  双龙的冬韵

  当清冷的弯月孤寂地在夜空发光,当无情的阴冷裹下着霜天雪地,翻飞的日历一页一页的凋零时,大自然已经以不容辩驳的口吻告诉我,冬天已经来了。

  冬来了,处处是寒风雪舞,萧然如歌;冷峻固然中,也不乏柔情,展现了冬的韵味十足;风,瑟瑟的抖着,抖落漫天雪花,雪花,悠悠的飘着,飘落在台阶和操坪上,也洒在我的心湖底。心绪倦淡,我在孤独里徘徊,影子想随雪花远行,心,却怅然若失,昨日的暖阳,低吟着眷恋,穿不透心的屏障;风,可以拂去薄尘,雪,可以掩盖梦呓,把执著的记忆埋在冬天里,因为冬季也是菜蔬繁茂之季。学校庭院四周的空地里,随处可见绿漆漆的菜地,芹菜,香菜,波菜……应有尽有!这些都必须有冬雨冬露及湿湿的冬雾的润泽与呵护!

  如果说春天使人盲动,夏使人狂燥,秋使人自满,那么冬就使人宁静了。宁静是冬韵的主题。想想看呵,冬日的原野是多么的平静,一望无垠的田野上没有任何物体碍着人的眼,连天际的孤雁也早早的南飞了,给如洗的天空留下大片的空白和冷寂。这感觉如同看海,心被掏得很空,人也忽然变得很小,赖在海的怀抱或者天与地的夹缝中慢慢蠕动。感到灵魂复归原始,尘世所有的喧嚣和烦忧,就在那一刻摈弃殆尽,而自己,张开怀抱,在那无边的空灵中嬉戏。满目满目的宁静和死寂猛然占据了这颗渺小的凡心,身体也不住的震颤,只因为感受到这原始到无以复加的冬韵。

      冬韵之美,还在于她的凝重和沉稳,当山丘巅披上银色的外衣,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在这丝丝寒气里让人能感觉到这如凝脂一般的雪的韵味,一点一点的,凝聚了天地最最晶莹透彻的灵气,她又不那么张扬,稳稳的坐在山顶,俯瞰人间的一切喜怒哀乐,象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不动声色的,就这样默默的守望,守望着整个冬季,以及那遍地四溢的冬韵。

  
  冬日之美,点睛之笔就在这我皓首穷经都无法将其解说的冬韵中。于是,我常常在日将落未落的时候,凝视我寝室前面那青黛色的山丘,想把自己的思想加于山的灵性之上,遍问山上的禾苗、虫鸟、荆棘,甚至霜露:你看到了冬韵么?不需要任何颜色的渲染,也不需要任何深情的告白,大自然中的万物,就以最朴素,最无华的形象展露在你面前。相比尘世中戴着面具的凡人,这冬韵就多了几分慷慨和真实!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冬韵中的真实对人而言也是一样的,或喜或悲,只会在这欣赏画卷者的眼神中尽情诠释。


  冬,乃春之母。别看她现在妊娠斑满脸,大腹便便臃肿不堪,不久之后,她就能诞下活色生香的春!其实,并不是春天才有绿色点缀大地,那都是冬日之绿的延续。如果说乡村的春天是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彩,那么夏秋就是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而冬天就是一幅简洁的铅笔素描。而脱去臃肿外套的冬,干净利落地挣脱了满野的庄稼和绿树的裹藏,清清爽爽地露出小村的本来面目。听:冬天的乡村没了母鸡下蛋争窝的喧闹,好像少了不少动静;狗仍然是那么忠于职守,来了生人,不等主人有啥反映,它先咬上一嗵。鸡、鸭、鹅们比以往的季节长得都漂亮,随便地上村街上溜溜达达。细想想,也就缺了母鸡下蛋时的炒作,乡村却寂静了很多。

  一切都是那么悠闲。

  也许是这个乡村居于丘陵深处,沾了新农村建设的光,水泥路从207国道拐弯延伸到了村里,这条新修的水泥路把乡村与外面的世界拉近了。水泥路远远看去,像一棵树干长出了长短不等的枝子,枝子上挂着素洁的美丽的楼房。太阳起得晚了,炊烟也起得晚。站在院子里,一抬眼,就见太阳那冻得通红的脸腮被老榆树俏楞楞的枝子切割成许多不规则的角格,前面那家的炊烟在太阳边上缓缓地蒸,很直的一条白道,直通向蓝莹莹的天空。一切都是从容不迫的样子。只是那条水泥路上,每天都跑着一些不同颜色小轿车,奔跑起来是那么快,让乡村慢悠悠的日子变得紧迫起来。

  

  

   http://www.chinavalue.net

正在读取...

马芙蓉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从事英语教育几十年,最大的收获是在充实别人的人生的同时也丰富了自己。所以在此我要感谢我的学生们,是你们让我的生活充满了乐趣和奇迹!更感谢我的老师,是你们让我获得了进入美好“花园”的钥匙!
每日关注 更多
马芙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