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压岁钱》( 文\凌成增)

凌成增 原创 | 2010-01-31 20:4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凌成增 

刊发于《内江日报·副刊》2010130日,感谢编辑老师!

 

爱的压岁钱

 

                   \凌成增

 

小时候,“小孩盼过年,大人望插田”,过年是我童年最欢喜的节日,好比大人们盼农耕一样兴奋。鞭炮点缀的年味,可口美味的佳肴,焕然一新的衣服,亲朋好友的慰问……美美地装饰着童年的“年梦”。但最让我难忘的要数“压岁钱”了,它让我感觉到童年的无邪,也见证了孩提岁月的荒芜。 

我掀开模糊的记忆词条。奶奶第一次给我的压岁钱,灌满了我童年最天真的贪婪。记得当奶奶把压岁钱放在我口袋时,我傻傻地问奶奶什么是“压岁钱”,撒娇式地躺在奶奶怀里,握着奶奶给的压岁钱,听她讲关于压岁钱的故事,说父母为保护孩子如何智取“祟”、如何战胜“年”的传说。

盘点脑海所有记忆,每到过年,奶奶和妈妈总会给我压岁钱,直到我渐渐长大,奶奶过世,母亲两鬓苍白,依然继续着古老的爱的习俗。妈妈说:“压岁钱的那份快乐有时会让你记忆很久。”是的,也就在那份快乐中,我仔细地保管好压岁钱,计划着它的去向。面对着小账簿,反复数着纸币,着实过了一把瘾。有时,钱不在多,只在于那份持久的感受,日记字里行间透着点滴兴奋,内心掩藏不住丝丝欣喜,这种情感溪流随着成长的河道缓缓流动,最后汇入人生独立的海洋。

后来,自己慢慢长大,童年渐行渐远,很多事才慢慢懂得,太多的感情也在逐渐沉淀。明白了小孩的是“压祟钱”,懂得了老人的是“压岁钱”,年和压岁钱的内容依然没变,变的只是理解方式。小时候,父母为我们“压祟”,祈祷我们健康成长;长大了,我们也要为老人“压岁”,祝福他们安享晚年。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新春的钟声即将响起,归途上的我们,歇息一年忙碌的脚步吧,带上笑容,携着祝福,给孩子们“压祟钱”予以鼓励,给爸爸妈妈“压岁钱”祈祷他们安康,在温馨的唠叨里,让爱在古老的习俗中传承。

文章出处:http://njrb.newssc.org/html/2010-01/31/content_824066.htm

 

地址:四川省内江市环城路479号省建十三公司党工部   641000

TEL13568512244      

 

个人简介
湘人在川,一切从凌开始
每日关注 更多
凌成增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