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腐败的机会摆在你面前!

李宏志 原创 | 2010-01-07 09:4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机会 腐败 面前 一个 

有幸看了陈行之《人民对腐败的忍耐力不是无限的》和 汪华斌《中国人对腐败的忍耐应该是无限的》两篇文章,也想谈谈自己对腐败现象的认识。正欲下笔之时,想起自己于三年前曾写过这方面的小文,就找了出来,老李的看法,应该很消极,但基本也算是综合了两位先生的认识吧,老李我觉得,中国人目前在思想上,的确是“人民对腐败的忍耐力不是无限的”,但是,在现实中,却是“中国人对腐败的忍耐应该是无限的”!

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老李总结如下一句话:人人痛恨腐败,但人人更恨没有腐败的机会!老李这么说,请那些假清高假道学之士不要骂我。请您耐心看完以下这篇文章。

 
有一个腐败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办?
                                 
                                        文/李宏志
 
       现如今,一提起社会上的腐败现象,人们往往痛恨不已,但是,如果换个角度说,假设让你掌点权,给了你一个腐败的机会,你会怎么做呢?
    李博客以为,我们大多数人会充分利用好这个来之不易的“腐败机会”的。这样说,可能让一些品格高尚的人反感和不满,他可能会马上把自己拿出来当例子来理论理论的。然而,老李说话又要难听了,要我说,这些好同志么,一生可能也没摸到过大印是什么样的,一辈子或当学者了,或做工人了,或当别的......,反正不是有权人吧,当然不会在经济上有什么腐败行为了,所以说,他们都会理直气壮地说,俺就是当了国家主席,当了省长,当了市长,当了什么什么,也不会腐败的。这可能是真的。可是,不是还没真的当上么?当上了呢?

    河南三任交通厅长,山西五六任安监局长“前捕后继”,相继落马的事实说明,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贪欲的闸们一旦打开,就失去了控制。这些厅长、局长大人是怎么当上这个官的,咱不清楚。如果是用钱来“买”到权的,其上任后的“工作”只能是用手中的权大敛不义之财。也可能上任前,是经过组织与上级领导反复选拔,一再考察其德才政绩后才做出决定的,可是不管怎么说,还是腐败了。我不相信这些厅局长上任前就都是冲着当腐败分子来的。要知道,社会在变,而人,往往最能与时俱进的,也是最容易变坏的。

平日里,我们和朋友在一起瞎扯闲聊时,不是总有人羡慕身边一些大权在握,大搞腐败而官照当,子女、老婆、亲属和身边人都跟着“小腐败”的能人么?“你看某某,真TM厉害,一年下来得捞个百八十万的”,“听说了么,某市长的公子在北京买下了上千万的豪宅”,“娘的,某书记的司机真能耐,把上初中才毕业的儿子送到公安局当警官了”,等等,等等,此时,都已没了昔日的痛恨,有的,全是眼红与羡慕了。

    腐败不分单位大小、职务高低,有时小池塘里也藏大鳄。村主任是几级干部?就是这样上不了品的,不是照样有因腐败被抓被判被枪决的么?腐败分子脸上没有标签,有的众口称赞的“清官”的落网,竟然是小偷给“偷”出来的。平时看着两袖清风,生活俭朴的人,家中的现金甚至可以开个银行营业所了,所以竟有窃贼自称是“反腐斗士”。反腐败也有小偷的功劳,真是幽默得可以!

    当前社会上的确存在着“笑贫不笑娼”现象,不管你这钱是从哪来的,有钱就是大爷,有钱人就是能人,明明知道这钱来的不明不白,甚至是腐败生出来的银子,但在没有被公检法部门盯上之前,还是让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就是被法办了,也有人替着惋惜,真是运气不好呀,撞上枪口了。多么危险的国民恨自己没有腐败机会的心理呀!

    现实生活中,与“贼喊捉贼”同理,越是贪官,“反腐倡廉”之声喊得越响,这样的官员,在我们周围比比皆是。毕竟他还在装装,在大众面前还能掩饰一下的。还有更高调、张扬的, “我是公仆嘛,所以我觉得就应该干什么都用公家的东西”,南方某市女副市长除了用公家的汽车、电脑、手机外,连自己用的卫生巾等日用品都得公家报销。其实这也代表了某些公仆的真实心态。公仆么,人都是公家的,当然得用公家的东西了,看,贪得合情合理啊。

    在中国,吃喝可以名正言顺地往文化上套的,而中国绝对是个饮食大国,吃喝文化在国人心中占有着崇高的位置。于是就有了吃喝腐败。可以说,在中国,无论多么有钱的私营业主,都不敢在吃喝上和某些“公仆” 斗富。私营业主的钱,哪怕是偷漏税所得,也有血汗成分在里面呀。而公仆们大吃大喝的钱,是直接从国库里取的,在他们的眼中,那钱不花白不花的,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可笑的是,有的腐败了的“公仆”不能说不爱国。在据说一年吃喝掉二千多亿人民血汗钱后,也会喷着酒气、泪眼涟涟地说,霸权主义之所以总向我们挑衅,还不是因为我们买不起五百亿一艘退役的“航空母舰”吗?

    老百姓恨腐败行为,是真恨,但是,已快有些麻木和无奈了,于是他们就编了这样一个笑话,说是解放台湾,不用咱们的解放军,只把乡镇以上干部空投几万到台湾,一年就能吃垮了这个富饶的宝岛!这笑话中,有多少让人心酸和愤恨啊!不过,腐败了的人,活得也不见得象老百姓想象的那么滋润。殊不知,一听警笛声就惊恐不安的人,除了逃犯,还有谁呢?

真的,假如有一个腐败的机会摆在你我面前,我们会怎么做呢?

 

后附之一:


中国人对腐败的忍耐应该是无限的

 

-----读《人民对腐败的忍耐力不是无限的》不同见解

                                                         文/汪华斌

     今天到《博客中国》去发表文章,见到了其推荐的《人民对腐败的忍耐力不是无限的》(作者:陈行之)文章;由于题目很吸引人,所以就看了下去。虽然文章的观点我也认可,但我身边的实际却背道而驰;所以我只能从理论上认可这个观点,而实际却是中国人对腐败的忍耐应该是无限的;而且是与时俱进地增强忍耐力。

如我老家农村,一个贫困的小山村;2005年卖坟山得了几万元钱,当然是上下提成后还有几万元到村。于是当时的队长就准备把钱放起来,结果村民不愿意了;甚至到乡政府去闹。最后由上级领导出面,全村的男女老少平分了这些钱;一个人分了近千元。而去年国家修路要占用我村的田地,结果国家赔偿了几十万到村;这次队长把钱用来吃喝玩乐,而且还修自己房子周围的操场;可竟然没有一个人闹了,而且全部无声无息。我问大家为什么这次又不闹了呢,大家说现在的人心散了;再加上有的人又同时得到一些利益,所以也就没有人闹了。一个贫困的小村的村民尚且如此,更何况我们这个两极分化的社会呢。

上个世纪我们的任何组织都有不同的声音,而且有的矛盾还很激烈;但因为我们是终身制的干部制度,所以任何组织都允许其不同声音的存在。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有的党委会上有拍桌子的现象;在这样的对立矛盾中,腐败还真的是有限度的。然而今天的各级组织中,和谐到如同一个人;所以再也没有党委会上的不同意见,全部是高度的统一;就连养情人大家都一样,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社会。再这样的高度统一下,我们自然对一把手的忍耐也就无限了;他(她)想如何腐败,大家肯定是全票通过。看我们国企竟然在现代化管理如此健全的今天还有几十亿的投资失误,就知道我们现在的中国人容忍什么;只要是领导的决定,任何人全部是百分之百地执行。所以说我们现在对腐败已经习以为常,只要是领导要求的腐败;肯定是没有任何人反对的,这就是我们中国人与时俱进的腐败忍耐力。

从理论上讲,忍耐是弓弦;而弓弦既然是一种物,则它是物就必定有物的属性;而物理属性上就有极限理论。一根弓弦能够负载多大的力是由物理属性决定的,超越了极限它必然会断掉。然而从达尔文的进化论看,适者生存是第一原则;现在的中国人忍耐腐败是为了生存,所以适者生存原则取代了极限理论。看我们社会现在最贫困的是什么人,当然是下岗人员;而下岗人员又是些什么人,全部是与领导有矛盾或领导不喜欢的人。为什么会与领导有矛盾或领导为什么不喜欢,还不是因为不附和领导的原因吗。一个全部符合领导的社会,能产生不同意见吗。这也是我们社会为什么现在特别和谐,就因为经过了清洗;那些对领导没有忍耐力的人全部清除了,所以任何单位全部与领导同心同德的人。既然是同心同德的人,自然其忍耐力也就是无限了。

为什么中国人有如此忍耐力,这得益于全体中国人都经历过一次运动的洗礼;反右运动洗礼的是知识分子,结果知识分子们醒悟得最早;这也是文化大革命后全部提拔知识分子当官的原因。再后来是文化大革命,接受洗礼的是干部;看那些坚持原则而不屈不挠的干部最后身败名裂,有谁还能不快速醒悟;结果我们的干部醒悟了,迎合上面糊弄下面就是醒悟的标致。最后醒悟的是老百姓,这些经过下岗洗礼的人是最后才知道附和领导的好处;所以如今的老百姓明明恨领导咬牙切齿,可依然见到领导能满脸微笑;这不是人的天性,而是我们社会的生存原则。在一个附和领导就能得到利益的社会,有谁还会坚持原则而放弃自己的利益呢;这利益是什么,实际是自己的生存权。

看我们社会现在腐败一方面是泛滥成灾,而另一方面是老百姓习以为常;所以我们社会现在反腐败的是谁,实际是高层领导在反腐败。看我们社会清除的腐败又有谁是被自己的下级查处的,又有谁是被自己下面的老百姓反倒的。这是为什么,就因为中国人如今的生存权掌握在领导手上;所以决不会有人用自己的生存权去换反腐败权。这方面的关系、状态和结局比比皆是,它教育了中国人学会生存第一原则就是无限忍耐;这就是中国人无限忍耐力的原因。既然我们什么也做不了,那么我们就只有忍耐下去;因为忍耐的背后是生存的源泉,所以我们才从这源泉中创造了我们无限的忍耐力。正因为如此,中国人对腐败的忍耐力是无限的;因为它是在与时俱进而不断增强了,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中国人。

参考链接:http://whbsuwc.bokerb.com/?do=blog&event=view&ids=89304

 

 

 

   后附之二:  陈行之:人民对腐败的忍耐力不是无限的


我本来想列举一些腐败数据,考虑再三,决定放弃,原因有二:一、人们对这些数据已经相当了解——只要不读《人民日报》,不看中央电视台新闻,不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即使小学文化程度的人也可以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腐败怎样威胁着这个国家,怎样蹂躏着这个国家的人民。二、据说前些日子一些媒体因为披露了一些腐败数据(诸如××个特权家庭掌控中国之类)被意识形态管理部门整肃了,为了不添乱,同时也为了避免被整肃,还是不说为佳。

不说腐败数据,说一说官方作为反腐成绩公布的反腐败数据如何?我想大约是可以的。然而就在我这样做的时候,忽然遇到了问题:与沉甸甸的腐败数据相比,反腐败数据过于轻飘,两者极不对称。“极不对称”是问题么?当然是问题。就好比你说动物凶猛,要吃人哩,结果人们看到是一只温柔可爱的小花猫,会作何感想?会觉得你这个人不诚实,不可靠,不地道。看样子也得放弃。

都放弃了,说什么呢?我们说小说。

1987年前后,中国文学界经历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资产阶级精神污染”的政治运动,新时期以来冒头的很多作家作品遭到批判,作为“自由化”和“精神污染”源头的外国文学,自然也在声讨之列。在这些受牵累的外国文学作品中,就有《恰特来夫人的情人》一书。据说这部长篇小说因为露骨的性描写而为政治正确、道德高洁的意识形态管理部门所不齿,好几家出版社因为出版此书受到停业整顿或撤销社号的处分。

写作这本小说的是作家戴维•赫伯特•劳伦斯(1885-1930年),这位只活了44年的英国现代小说家和诗人写作了几十部小说和几百首诗歌,我这里要说的是他的短篇小说《普鲁士军官》。

《普鲁士军官》情节并不复杂,描写一个残暴专横的普鲁士上尉与单纯、质朴、温驯的勤务兵之间的冲突,结局是:不断遭受军官凌辱的勤务兵忍无可忍,愤而杀死了军官。劳伦斯以精湛的艺术笔触深入到人性最幽暗的地方——普鲁士军官对勤务兵兽性的控制欲和占有欲,普鲁士军官对勤务兵百般的精神蹂躏,普鲁士军官狂躁的施虐行为,勤务兵逆来顺受的心态,勤务兵尊严被伤害的痛楚,勤务兵内心深处就连他自己也未曾意识到的反抗意志……都得到了极为恰当的展示。

我认为劳伦斯的巨大贡献在于丝丝入扣地写出了勤务兵这个卑微人物的心理流程——善良乖顺的勤务兵最初是选择忍耐的,他逆来顺受地忍耐着普鲁士军官的专横,但是这种忍耐没有换来军官的宽容,更没有唤醒军官的恻隐之心,这个本质上极为残暴的家伙反而进一步对勤务兵施加起了虐待。

这时候,勤务兵免不了要在内心做一道数学题:反抗究竟需要多大的成本?答案是:生命。他认为不值,活下去比为尊严付出生命更为重要,于是他继续忍耐。柔弱者的忍让只能引起施虐者进一步施展淫威,普鲁士军官愈发肆无忌弹,勤务兵倚靠意志力支撑的忍耐就像拉开了的弓弦,越绷越紧,几近于极限。

所谓“极限”,在这里仍旧具有数学性质,当勤务兵认为留存生命已经不足以抗衡尊严遭受伤害带来的巨大伤痛、忍耐达到极限的时候,他也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放弃生命,反抗暴虐——“嘣”的一下,弓弦断了。

忍耐是弓弦,弓弦是一种物,是物就必定有物的属性(或者说被拉扯的极限)。一根弓弦能够负载多大的力是由物理属性决定的,超越了极限它必然会断掉。普鲁士军官的错误在于不了解弓弦的这种物理属性,或者说错误地估计了勤务兵忍耐的极限,粗暴地无止境地拉扯这根弓弦,终于导致弓弦断掉——结局很有意思:勤务兵在杀死普鲁士军官的同时自己也死掉了。这就是说,在这场剧烈冲突中,没有赢家。

好的文学作品都是耐人寻味的。“普鲁士军官”完美地概括出了人类社会中的某些类型,比如我们深恶痛绝的腐败官员们制造的“腐败”,本质上与普鲁士军官没有什么不同,我们这些不断被腐败欺辱的屁民,就是那个逆来顺受的勤务兵。既然是这样,考察一下现代“普鲁士军官”和“勤务兵”之间的关系,关注一下他们之间的状态和结局,就变得比阅读一部长篇小说重要了起来。

好,那就让我们来说一说他们之间的关系、状态和结局。

关系已经很久了。自从60年前那声“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宣告在天安门响起,就恒定地产生了一种关系,“普鲁士军官”和“勤务兵”的关系,好在这种关系没有出现什么危机。没有出现危机的原因并非由于“普鲁士军官”善良,主要还是由于“勤务兵”羸弱,即使“普鲁士军官”一次次病态地折腾政治运动,“勤务兵”身上伤痕累累也没说什么,仍旧忠心耿耿地服侍着他,终于有一天一个声音说,差不多了,得好好过日子了,“勤务兵”甚至还听到了对“普鲁士军官”的斥责,说是要纠正“普鲁士军官”的粗暴作风,让“勤务兵”不至于活得太艰难……云云。

当时“勤务兵”是多么高兴啊!他愿意忘记以往那些痛苦记忆,“一切往前看”,他也非常愿意相信“普鲁士军官”的作风会改变,从此变得善良起来,好好过日子。谁都知道,“勤务兵”无法离开“普鲁士军官”,“普鲁士军官”也不可能离开“勤务兵”,好与坏,痛苦与幸福,都与这种关系密不可分,谁也没有办法改变上天赋予的这种关系。

那么,后来怎样了呢?

“普鲁士军官”躺在舒适温暖的制度和体制的温床上,身体日趋壮大,长了浓密的胸毛,满嘴钢牙,眼睛牛蛋那么大……这样一个凶恶的家伙能甘心安静下来吗?当然不能。结果我们看到他“喝令三山五岳开道”,高叫着“我来了!”说来就来了!他顶天立地,走一步地动山摇,那些微弱的斥责、向善的规劝还能起什么作用呢?

一个拒绝向善的人必定是一个决心为恶的人。30年来,他凶残地饕餮疯狂地掠夺,就连“勤务兵”最后一件衣衫也要被他剥去,房子也要被他拆掉,“勤务兵”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躲在一隅可怜地啜泣,只能扔一两个燃烧瓶之类的东西表达不满,只能点燃身上的汽油让老天爷看一下这无序的人间。

还有人斥责“普鲁士军官”吗?

有人。

我们听到,所有的国家媒体都在很符合“勤务兵”愿望地斥责着“普鲁士军官”,所有的国家媒体都在宣扬说“普鲁士军官”已经被感化了,他马上就会变得善良起来了,我们甚至还看到了具体的统计数字,说那家伙其实没有那样坏,只是有时候耍耍混蛋而已,狗日的在关键时刻还是通情达理的,再说,“勤务兵”活得并不赖呀!都小康了,还赖么?等等。

我们从这些宣传中看不到“普鲁士军官”令人发指的劣行,那家伙不过就是外表粗鲁一些,我们甚至连一个可以相信的统计数据也得不到,当我们从别人那里知道一些数据以后,马上就有人说:“那些数据不可信,甭到处瞎嚷嚷,否则我对你可就不客气了!”我们还敢说什么吗?于是我们看到“勤务兵”仍旧瑟缩,“普鲁士军官”仍旧猖獗,辽阔的苍天大地之间,弥漫起一股股令人恐惧的迷雾……这就是说,结局快来了。

如果“普鲁士军官”错误地做了判断,仍然认为“勤务兵”的忍耐还没有到达极限,不至于就会发生爆炸,欺凌继续发生,“勤务兵”忍耐的弓弦被拉扯到极限,甚至爆出了刺目的火花……劳伦斯在《普鲁士军官》中描述的结局将不可避免。

我想,这是谁也不希望出现的结局。能不能不让它出现?我们能够做些什么?遗憾的是,决定事情最终状态的不是可怜巴巴的“勤务兵”,而是彪悍的“普鲁士军官”, 我们什么也做不了,2009年的时候我们做不了,2010年开始的今天我们同样做不了,我们只能私底下嘀咕一声:“千万别以为人民对腐败的忍耐力是无限的,千万。”

原因很简单:人民对腐败的忍耐力不是无限的。

2010-1-1


参考链接:http://lhzz.bokerb.com/?do=blog&event=view&uid=16&ids=89316

个人简介
李宏志(实名),不惑已过。生辰6月29日。祖籍山东莱阳.生长内蒙古呼伦贝尔.现居河北廊坊.人民网强国06十大优秀博客,07十大魅力男博,中国社会责任百强博客;国内社会责任博客首倡者。网络主张:博家博国博天下! 电子邮箱:ld…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