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奶粉、地沟油、假疫苗的根源在哪里?

文武 原创 | 2010-10-01 11:0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毒奶粉 地沟油 假疫苗 

  毒奶粉、地沟油、假疫苗的根源在哪里?


  政府信用丧失的社会,是一个疯狂的社会。政府为实现极少数掌权官员利益而频频失信于民的社会,是一个其他非政府组织、机构,以及企业和个人都将在道德上彻底沦丧的社会。

  在中国,我们必要强烈呼吁立法严惩政治骗子。

  在当今的村级换届选举工作中,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很多想去村里干干工作的人开始下乡拉票。拉票当然是法律所允许的权利,可以发发内容合法的宣传单、自荐书,可以找村民谈话聊天。但有些人的手段,就不能说是合法的了。他们向村民做出一些不切实际的、带有欺骗性的承诺,什么个人出资修路啊,个人出资为村民缴纳几年的医疗保险金啊,等等,到时候,能够兑现吗?那是成问题的。村民们往往受到蒙混而盲目相信,投票给他们。而这些承诺,往往都不能兑现。

  这些人,都不过是些政治骗子,混一届算一届。

  政治骗子的犯罪手段基本有二。一是欺上,二是欺下。追根溯源,政治骗子由来已久,有着悠久的历史。自古至今,政治骗子无数,害人无数,其斑斑劣迹,其累累罪行,罄竹难书。

  哪怕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民众也不能完全防范政治骗子的欺诈和坑害。三年饥荒中饿死的中国农民死的冤枉不冤枉?我可以认真负责的告诉世人,他们死的很冤枉。因为他们是死于政治骗子的谋杀。为什么这样说呢?他们到底又是怎么饿死的呢?就从其中的一个有代表性的村子来说吧!那村子从解放以来的粮食产量都是6000公斤,养活全村人,那是绰绰有余。交了公粮以后,家家户户还剩下些用来酿酒啊、喂养家禽牲畜什么的。自从实行人民公社制度以后,村民的劳动积极性一年不如一年,粮食产量也是一年不如一年。可是,还远远不到被饿死的程度,再低的产量,还是足够养活一村人了。可怎么后来就活活的饿死一半村民呢?情况是这样的。第一年,公社上报国家的粮食产量是60000公斤,比历史最高产量还多好几倍。第二年,公社领导看到别的公社都上报的更多,也沉不住气了。上报了600000公斤,比往年产量高了一百倍。交纳给国家的那部分,当然也要随着产量的提高而相应的提高。提高到什么程度呢?经过比例性的估算,将全村人的口粮全部上交,就勉强完成任务了。将全村人的口粮上交以后,村民吃什么?在那样的大环境下,只能等死了。怨谁?能怨毛泽东?能怨国家?都不能。只能怨那些搞浮夸风的政治骗子。

  政治骗子为什么要搞浮夸呢?当然是出于个人利益。什么样的个人利益呢?是能够授予处于那个位置上的个人的政治利益。那是他们的政绩嘛!靠硬拼苦干,当然也能出政绩,可那样出来的政绩,能跟靠浮夸带来的政绩相比?当然不能。所以他们就选择了浮夸。

  那是一段没有被写在官修正史之上的中国政治历史。那个年代过去以后,人们没有忘记曾经承受的苦难,却忘记了清算那些政治骗子。甚至,不但忘记清算政治骗子,还忘记了政治骗子的存在。

  很多人知道四川地震中死了很多学生,知道原因很大一部分是由于教育经费投入不足和教学楼工程质量低劣。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国家负担了每年N亿的公款吃喝,负担了每年N亿的公款旅游,负担了每年N亿的公车费用,负担了每年N的公务浪费,就是负担不起教育经费来改善教育硬件?事实不是这样的。

  碰到一些显而易见的错误和矛盾,我就学会了反思。我们的人口真的如官方所报告的?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真的年年在增长?各地方上的经济也一直在增长?

  事实上,在中国,没有比与数字打交道的官员更可憎的事物。那些官员没有任何自主权力,一切听凭地方上做主的官员的支配,其一切数字的上报均需获得主要官员的许可、批准、授意。向上负责的官僚体制决定了中国官场是一个很能培养敷衍塞责、阳奉阴违、造假逢迎的官员的地方。

  如果,一个地方上的官员在经济一直停滞的情况下,年复一年的上报百分之N的经济增长,而必须上交中央财政的税收也相应增长,那么,几年以后,那个地方的官员得到了提拔,而接替他的官员所面临的地方财状况如何?他还有钱来用于改善地方教育条件?看来他只能指望捐款啊、助学啊,甚至是建设了教学楼之后的大摆宴席所请来的地方知名人士所迫交的红包。

  在无数政治骗子鼓鼓的腰包中,挤塞了数之不尽的无声的冤魂,N倍于南京大屠杀中被杀害的同胞数目。

  政治浮夸风,是一种官场瘟疫。不是死灰复燃,而是一直存在。浮夸风,不止是历史。我们从这段历史中走出来,来到了更为疯狂的浮夸的时代、更为肆无忌惮的造假的时代。一个官民皆腐的时代终将过去。一场大变革,终将要到来。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