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之美

朱晓剑 原创 | 2010-10-08 11:1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舒国治 流浪集 

  对上班族来说,没有时间,亦没有钱花在远行的旅途上,所以更多的时候是阅读旅行记———进行纸上的旅行。这样固然可以见识不一样的风情,却因为缺乏现场感,使旅行变得有点荒诞。看台湾达人舒国治的《流浪集》,亦有类似的感觉。书的副题是也及走路、喝茶与睡觉,其实这样的浪游未必需要多少管制,仅仅是对日常生活的深度旅行罢了。
  
  据说舒氏浪游法令不少人着迷,究其原因,在于普普通通的走路,在他的眼里就成了意外的景象,“放眼望去,何处不是走路的人?然又有多少是好好的在走路?”即便是睡觉,亦有别意,“因熟睡,许多要紧事竟给睡过了头,耽误了。然世上又有哪一件事是真那么要紧呢?”又比如饮茶,“昔日佳景今已失望者,但作泛览可也,不必深究。当此时也,茶便是最好的分身尤物。”也因此,他过的生活极为简单、低碳,即便是每日三餐都在饭馆解决,不开伙,这一坚持就是数十年。如此的生活在外人看来,一定是蛮有趣的,至少是跟我们的日常生活有许多的差异,然而,那孤寂之美是常人无法理解得到的。
  
  在《流浪集》中,我们看到的是潇洒的浪游,不管是在纽约、东京,还是台北、大陆,在不同的境遇中都能发现旅行的妙趣。他这样回忆那段在美国公路上的孤独而广袤的岁月:“美国公路,寂寞者的原乡,登驰其上,不得不摒弃繁杂而随着引擎无休止的嗡嗡声专注于空无。”登上公路,不是探索风景,也不是探索浪漫,而是探索单调本身。固然是“世道再难,也要呼吸顺畅”,但要想过一回慢生活,实在是需要有一个好的心态去实践才成。
  
  有时想想,身居城市,可能困扰着我们的身体,却无法阻挡我们的心灵去遨游,这说起来很简单,要实施却是何其复杂,大抵是我们总不免被诸如金钱、时间等等诱惑所困扰,也就难以实践心情之放假了。
  
  跟阿兰·德波顿的《旅行的艺术》相比,舒氏浪游法讲究的不是艺术,而是随意、自然,像普鲁斯特一样注重细节,更多地体现出日常的旅行之美,这些短短的言说,看似闲情,却又融合了许多的观察与思想,“常常念及累之人,旅途其实只是另一形式给他离开都市去另找一个埋怨的机会。他还是待在家里好。”他又说:“纯粹的流浪。即使有能花的钱,也不花。”如此的生活状态,确实不是简单生活几个字就能概括得了的。
  
  秋日的午后,阳光不是很浓烈,一杯清茶,就着这《流浪集》,慢慢地阅读,偶尔有知了的叫声飘过来,远远近近,不大真切,也是舒国治所说的“理想的下午”了。

朱晓剑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书评人,随笔作者。2009年作品《随手可做的环保小事》获环保写作入围奖。出版有书话文集《写在书边上》、《舌尖风流》等。
每日关注 更多
朱晓剑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