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治理和“金砖四国”

黄仁伟 原创 | 2010-04-26 15:5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全球治理和“金砖四国”

  在“后危机时代的新兴经济体——新挑战,新角色,新模式”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

  黄仁伟

  2009年11月1日

  谢谢主席。谢谢各位给我这个机会到这里来学习。

  我今天的题目讲讲全球治理和“金砖四国”,这个题目太大了,时间也来不及。

  金融危机后,全球治理进入新阶段。这个体系有多大我说不上,从08年10月份的华盛顿峰会开始,到今年10月份20国集团的会议,还有两次G8会议,还有约翰内斯堡会议,还有无数次的部长级的会议,关于气侯的会议,关于核能的会议,关于流行病的会议,都是关于全球治理的。一年里面开这么多的高层会议在历史上是没有的,足以证明,这是全球治理的新阶段。全球治理新阶段也是全球化的阶段。以前讲的是市场的全球化,全球治理是制度的全球化。这是绝大的机遇,也是绝大的挑战。

  气侯变暖以及低碳经济这个话题。这次论坛特别好,把全球治理和低碳经济作为两个大主题,第三个大的机遇就是“金砖四国”的整体崛起。“金砖四国”的整体崛起是世界历史上,特别是近现代史以来,第一次非西方国家的整体崛起。以前我们讲了无数个大国都是西方大国,这次四个大国都不是西方国家,而且是整体崛起。这三个机遇都是和“金砖四国”和全球治理相关的。也是三个最大的挑战。从“金砖四国”本身来看,这次危机当中表现非常突出,不管怎么样,在整个西方国家负增长的情况下,“金砖四国”平均大概是4%,在全世界负的情况下,这个四国平均是正的。“金砖四国”的增长使全世界危机的程度大大减轻,否则是整个世界都趴下了。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这些国家面积和人口加起来有多大,有人说,到2050年“金砖四国”的总量要超过现在的G7总量,这个是可能有的。“金砖四国”代表着世界力量中心转移的方向,“金砖四国”在这一轮的全球治理体系中话语权就增加了,影响力增加了,从舞台的边缘走到了舞台的中心,原来是下面做观众的,现在要上台,上台以后马上要做主角,这个是比较困难的。G8的议程变成G20的议程,G8的作用由G20来做,G8感到很难受,但是没有办法。G20里面主要就是“金砖四国”,还有一些其他的国家,像澳大利亚、韩国、欧盟,但是“金砖四国”是G20里面新增加的主体。

  “金砖四国”都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方案,比如说货币方案,或者是改革方案,气候方案,后京都协定的方案,或者是WTO的方案等等,有很多的方案,“金砖四国”想要提出自己的一些全球治理的设想,但是“金砖四国”这个设想可以说没有一个能够实现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能够实现的,这就暴露出“金砖四国”上了舞台,但是还没有担任主角的能力,因为“金砖四国”本身的结构还非常的有缺陷。我们简单举几个例子,俄罗斯的经济建立在能源经济的基础上,石油涨价了日子就好过了,石油跌了日子就不好了,70美元一桶以上俄罗斯的财政就有盈余,70美元一桶以下财政就有亏损,俄罗斯在能源上有很大的话语权,但是整个世界当中话语权不是很好。印度基础设施相当落后,软件外包竞争力比较强,但是这个行业也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印度也不能扮演主角。巴西的条件好一些,但是受到两个制约,资源和能源特别丰富,受到特别丰富的制约,不能再开采它的热带雨林,全世界都关注巴西的热带雨林,但是他不能开采热带雨林的话,很多热带作物进一步发展的能力就没有了,新的土地不能从森林里头得到,此外,巴西的投资能力比较弱,没有中国和亚洲那样大的储蓄,有点像美国,储蓄率比较低,这样的话,它自我生长的能力也弱了。中国外部市场的依赖度太高,人民币不能国际化,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它马上可以走向可兑换,中国的研发能力和它的整体经济实力不成正比,劳动力成本迅速上升,环境和能源的制约条件非常强,中国在目前的发展情况下也遇到了很多门槛。“金砖四国”看上去潜力很大,但是在现在的世界竞争中都分别的遇到了严重的内部的结构制约,也受到了外部的制约。加上他们在全球治理中是一个后来者,他们到了以后要把原来的规则进行改变是不可能的,没有这么容易,整个全球治理体系还是南弱北强,这个基本格局没有变,全球治理体系等于西方治理体系,这个大的等式还没有变,“金砖四国”能不能真正参加全球治理体系,或者真正在全球治理体系中发挥作用,取决于“金砖四国”能不能改变它内部结构中的缺陷,如果它内部治理结构是差的,那么它在全球治理体系中永远是被治理者,而不是治理者。因此我们就要从这个角度来看,金融危机后全球治理体系的改造和重建过程中“金砖四国”有多少大的可能性改变自己的内部结构。

  “金砖四国”还有几个外部问题,跟它的结构有关的。一个是四国之间有竞争,四国之间谁是老大,谁是老二很难说,而且他们之间的利益是不一致的,像俄罗斯和巴西是资源、能源的出口国,印度和中国是资源、能源的进口国。中国和印度在亚洲范围内,在地区治理方面还有一个竞争的关系。“金砖四国”有一个磋商会议,但是实际上“金砖四国”很难像G7那样有效的协商,“金砖四国”也没有在本地区内完成地区一体化,印度在南亚,中国在东亚,巴西在南美,他不能跟欧盟那样去对抗,也不能跟北美去竞争。除了内部结构以外,“金砖四国”相互之间的以及“金砖四国”所在地区的关系也没有完全梳理。“金砖四国”要成为全球治理的重要角色,它的外部环境还需要比较长时间的调整。

  最重要的是“金砖四国”同原来世界全球治理体系的主要国家美国的关系,不能因为他们进入了全球治理体系以后就排挤美国的作用,这样就会产生全球治理中的严重的对抗,怎么同美国在新的体系中共处,这是“金砖四国”一个大的难题。刚才讨论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看到了,美国的朋友和我们中国的朋友还是有一点不同的看法。

  最后的结论,“金砖四国”参与全球治理体系,长远来看是机遇较大,但是短期来看是挑战大,而且挑战主要来自“金砖四国”的内部。“金砖四国”参与全球治理体系越深,内部结构中的问题暴露得越充分,要参与国际金融体系的改革,但是人民币的汇率、国际化就非常紧迫了,要么就不能参与了。这是一个矛盾,你是要人民币慢慢的国际化,还是要快点加入改革呢,这个时间上肯定不一致,如果加入得越深,人民币改革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气候也是一样,我们加入得越主动,内部的产业结构调整就越困难。这里面有一个参与治理和内部结构调整的时间表。我们讲两个大局,要把全球治理的大局放进去,以及我们参与全球治理结构的大局放进去,这样我们考虑危机后的“金砖四国”,尤其是中国的问题能够好一些。

  谢谢大家!

个人简介
1954年9月生,1990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获历史学博士。主要研究国际关系、国际政治经济,中美关系。现任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院副院长、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享受政府特殊津…
每日关注 更多
黄仁伟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