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的故事:一个革命的幸存者

刘财根 原创 | 2010-05-25 12:14 | 收藏 | 投票

  2.曾志的三个丈夫

  A.夏明震:农讲所的教务部主任 夏明震(夏明翰的弟弟)便被她的蓬勃朝气和革命热情所吸引。曾志的第一个革命行动便是反抗家庭为她安排的包办婚姻,退回那位已经当上省议员的“前途无量”的未婚夫的聘礼,结束了这桩与生俱来的婚约,做了一名独立自主的新女性。夏明震是农民协会委员长,共同的理想,终于结成感情深厚的革命伴侣。1928年,夏明震担任郴洲特委书记。那时,由于党的特派员左的政策,被反动分子所利用,他们煸动一些群众围攻新生的苏维埃政权。那天早晨,曾志得知这一消息,想呼吁停止执行特派员的左的政策,但她去晚了一步,她新婚不久的丈夫被害了,被刺了十几刀。夏明震仅21岁就牺牲了。

  B. 蔡协民:夏明震牺牲后,曾志调入朱德的第七师师部。七师长是邓允庭,党代表是蔡协民。不久,蔡协民与曾志相爱结合了。1928年4月朱毛井冈山会师后,曾志和蔡协民参加了井冈山的斗争。曾志和蔡协民都参加了井冈山的斗争。蔡协民曾担任过31团党代表、红四军政治部副主任等重要职务。曾志担任红军后方总医院的党总支书记。 然而,曾志在福建做白区工作时,一场悲剧发生了。

  1932年秋,中央突然下来一个通知,说蔡协民是社会民主党,要求凡是蔡协民工作过的地方,都要对他进行批判,肃清影响。这其实是一桩历史冤案。当时,福州中心市委书记是陶铸。收到中央通知,很震惊。他将通知转达给曾志时,曾志被这意外发生的事变打懵了。冷静下来,曾志立刻陈述了自己的意见。她了解蔡协民,信任他,郑重声明,决不相信蔡协民会是什么“社会民主党”。陶铸与蔡协民也熟悉,他也认为蔡协民绝不是什么“社会民主党”。福州中心市委经过调查研究,给中央打了一个报告,证明蔡协民的清白。这份报告至今保存在漳州党史办。但是由于各种历史和政治的原因,这个报告未能改变中央的态度。

  蔡协民陷入极大的困境中,却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是奉命从厦门到上海向中央汇报工作的。在上海住进一家小旅店,与中央接过一次头便失去联系。他以顽强的组织观念仍然忠实地等待着;钱花光了,东西典当一空,直至流落街头。他终于碰到一位同乡,借了10块大洋做盘缠,才乘船回到福州,住进一家肮脏的最便宜的小旅店。那时,地下党有严格的组织纪律,那是在严酷的白色恐怖中求生存的必要手段。蔡协民已经失去组织关系,按严格的纪律要求,任何党内的人都不得与他接头联系。但是陶铸仍然去见了他。陶铸一生有句口头禅:“落井下石的事情我不干。” 陶铸见过蔡协民后,把消息告诉了曾志。曾志郑重地向市委提出要求:批准她去见一面蔡协民,市委研究后终于同意了,但明确告诉曾志:绝不允许将中央的通知告诉蔡协民,否则就是违纪。曾志在那家肮脏的小旅店见到了蔡协民。组织上有决定,她不能说出中央的通知,但她又觉得不能不说,她还是告诉可了蔡协民,他才明白现实:党组织不可能再与蔡协民联系了,他只能独自用行动来证明对党的忠诚. 于是,蔡协民回到厦门,开始做苦工谋生。白天干各种重体力劳动,夜里睡工棚,宣传群众,做工运工作,直到罗明同志回到厦门主持工作,才将蔡协民迎回党内,送回中央苏区。但是,不久蔡协民从苏区回厦门接头,被叛徒发现并告密,不幸被捕,并押往漳州杀害了。临刑前,他高呼:“共产党万岁”,用壮烈的死证明了自己的忠诚,用鲜血洗刷了蒙在他身上的种种诬陷不实之词。曾志就这样失去了她的第二个丈夫。由于她将中央通知的内容告诉了蔡协民,回来便受到留党察看三个月的处分。听完处分决定,她平静地说:“没有什么能比一个共产党员的政治生命更重要,我这样做,受到处分,但我问心无愧。”

  C.陶铸:曾志的第三个丈夫,便是全国人民都熟悉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陶铸,广东省第一任省委书记、党和国家第四号领导人物、中共中央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共同的理想和奋斗中结成了终生伴侣。婚后不到一年,陶铸便由于叛徒告密而被捕,坐了五年牢狱。被周恩来、叶剑英同志营救出狱后,又与曾志一道投入轰轰烈烈的抗日斗争。

  在延安,曾志生下她与陶铸爱情的结晶――女儿陶斯亮。抗战胜利前,曾志再次怀孕。为了今后的斗争,曾志在陶铸的支持下,做了流产和节育术,不久便奔赴东北,全身心投入了伟大的解放战争……曾志与她的丈夫陶铸,都是大革命时期参加中国共产党的。从大革命时期,到十年土地革命战争、八年抗日战争、四年解放战争,多少次大风大浪,多少次大危大难,多少次出生入死,他们终于都闯过来了。然而,在那场“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中,同无数党的优秀干部一样,曾志与她的丈夫陶铸,同林彪、江青一伙,进行了坚持不懈的顽强斗争。特别是陶铸同志,作为中共中央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党和国家“第四号领导人物”,直接同江青一伙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激烈斗争,不屈不挠,被打成“中国最大的保皇派”,惨遭迫害,最终含冤而逝。

  3.寻找夏明震墓地

  1988年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曾志才重回故里。曾志此番回乡,是为了找到第一任丈夫夏明震的墓,在人生即将进入终点时,想祭扫亡夫的英灵,以深埋心中的那份未了情。当初,她听说夏明震被葬在文庙附近的山上,可是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文庙?早已变成一条公路。她山上山下四处寻找,然而再也找不到夏明震的一丝遗迹了!烈士的骨骸可能早已当了铺路灰。“ 我心里至今还十分不安啊! 后悔当初没有去送他那最后的一程。 ” 曾志在她的自传中这样写道。未能找到夏明震的遗骸,在曾志心中留下无限的怅然和遗憾。曾志向当时郴州地委领导建议,希望能为夏明震修个墓,让烈士的英灵有个安息之地,也让后人知道,曾有一位卓越的共产党人,用青春和鲜血染红过这块土地。

  我母亲(曾志)的革命引路人,也是她的第一个爱人夏明震,被暴乱分子捅了几十刀,暴尸于河滩,现场惨不忍睹。这位才华横溢又英俊潇洒的共产党人,此时虽仅21岁,却已是党的郴州中心县委书记,中国工农革命第七军党代表。他们夏家满门忠烈,兄弟姐妹中有五人为革命壮烈牺牲,“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这首鼓舞了无数革命者前赴后继、勇往直前的革命诗篇的作者——夏明翰就是夏明震的哥哥。

  年仅17岁的母亲,亲眼目睹了新婚丈夫被如此的残杀,受到极大刺激,愤怒几乎使她失去理智。但要强而任性的她,在为夏明震送葬时,却作了个事后令她痛悔终身的决定,她没有去送亲人最后一程,因为她不愿让人们看到她的眼泪,她宁可一个人躲起来让泪水决堤。

  紧接着郴州地区发生了彪炳史册的湘南起义,我母亲跟随朱德陈毅上了井冈山。岁月倥偬,六十年弹指一挥间,直到1988年她才重回故里。但当年烧炮楼的那个红衣小姑娘早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她此番回乡,是为了找到夏明震的墓,在人生即将进入终点时,想祭扫亡夫的英灵,以深埋心中的那份未了情。当初,她听说夏明震被葬在文庙附近的山上,可是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文庙!早已变成一条公路。她山上山下四处寻找,然而再也找不到夏明震的一丝遗迹了!烈士的骨骸可能早已当了铺路灰。“我心里至今还十分不安啊!后悔当初没有去送他那最后的一程。”母亲在她的自传中这样写道。

  一晃又一个十年过去,1998年3月,在纪念湘南起义70周年之际,郴州人民在烈士陵园内,为夏明震立了一个墓。然而此时母亲已重病在身,我义不容辞地代母出席纪念活动,特别是要代她祭拜夏明震的墓。

  1998年3月16日,我手捧鲜花,来到郴州烈士陵园凭吊夏明震。墓后刻着夏明震的生平事迹,他“生于1906年12月24日,衡阳人,1922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5年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1926年任湖南特委组织部长,1927年任郴州中心县委书记,工农革命军第七师党代表。1928年3月12日上午牺牲,年仅21岁”。

  从1922年加入共产党到1928年壮烈牺牲,短短六年,夏明震已为党立下了丰功伟业,是共产党早期的卓越领导人之一。陶斯亮怀着无比崇敬无比虔诚的感情,将鲜花放在夏明震遗像前,并向他深深三鞠躬。陶斯亮默默地对母亲曾志说:您十年甚至六十年的心愿,今天我为您了却了!夏明震从此后不再是漂零的孤魂,他的英灵终于有了归宿。三个月后,妈妈无憾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87岁。

  4.谁是大哥的亲生父亲?

  一直以来,我都有个疑问深埋心间,就是大哥石来发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是蔡协民还是夏明震?这是根据大哥的出生日期是1928年11月7日,而夏明震牺牲于当年3月份,母亲与蔡协民的结合是夏明震牺牲以后的事。如此推算,大哥应该是夏明震的遗腹子,但出生时的父亲是蔡协民,而真正养育他的是石连长。

  对母亲而言,谁是大哥的亲生父亲并不重要,因为他们都是革命先烈。特别是她觉得石家全家被国民党杀害,惟独保留了大哥这么一个红军后代,大哥理应传承石家香火。蔡协民是看着大哥出生的,又是井冈山的高级领导人之一,在井冈山有很高的声望,大哥拿到的烈士遗属证就是蔡协民的。一辈子在井冈山务农的大哥,一方面守候着石家的祖墓,一方面望着蔡协民的英魂。他并不知道有个叫夏明震的人。

  直到离母亲逝世前几天,我才下决心问个究竟,我说:“妈,你一定要回答我个问题,大哥是不是夏明震的儿子?这很重要,爸爸有我,蔡协民有春华,可是夏家几乎满门抄斩,都那么年轻,没来得及留下后代就遇害了。‘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只是烈士的豪言壮语,可如果大哥真是夏家的后代,那对在中国革命史上牺牲最惨重的家庭来说该是多大的安慰啊!”母亲沉默良久,突然说了句:“石来发长得就跟夏明震一个样子!”“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呢?”“都是烈士后代么,不要搞那么复杂。”我真不能赞同母亲的逻辑,搞革命就可以不讲血缘啦?

  母亲去世4个月后,我带着井冈山的两个侄子和侄孙女,特地到郴州为夏明震扫墓。夏明震若地下有知,那么,现在他不仅有儿子,还有两个孙子,一个重孙子,四个重孙女,还有两个第五代孙儿孙女。这正是:杀了夏明震,还有后来人!

  5.母亲留给孩子们的话

  1998年的4月4日,是母亲87岁大寿。她知道这将是她最后的一个生日,清晨6点就起来了,擦了点头油(这可少见),换上一身干净的病号服,又让我用鲜花布置了房间。10点钟,全家人齐刷刷地来给她祝寿。

  自1995年母亲病后,二哥春华和二嫂统惠就一直住北京家里,但这次我特意从井冈山请来了大哥石来发。我们兄妹三人共同为母亲祝寿还是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母亲今天有点激动,讲了不少话,她对大哥和二哥说:“我对不住你们,让你们吃了很多苦。春华残疾了,石来发至今还是个农民劳动者。但是当时我也是没办法,我也只是个小孩子,又要行军打仗,环境很苦,没有办法养孩子,要请你们原谅!” 这是我第一次听母亲向她的两个儿子讲这样的话,这话可能已在她心里埋藏了很久很久。我早看出她企图以关爱的行动去补偿,但晚了!她和他们都老了!从不说温存话的母亲,今天能讲出这么情真意切的一番话来,说明她心中始终在惦念着这两个苦命的儿子。

  春华几次哽咽流泪,他对母亲的感情太复杂了,可以说是爱怨交加,有一肚子的委曲,我很同情他。相比之下大哥简单得多,他诚恳地对母亲说:“你白养我们了,你病了我们都不能来照顾你,劳累妹妹一个人了。”

  6.曾志的儿女

  A: 曾志的第一个儿子——蔡石红

  1949年,井冈山解放了!此时,来发的外婆已经去世了,石来发分了田。讨上媳妇,过上无忧无虑,丰衣足食的舒心日子。

  平静的生活孕育着波澜,孕育着一出出人间悲喜剧。20年来,一,直奔驰疆场。转战南北的曾志无时无刻不思念她留在井冈山的骨肉,但因战争和工作原因,她没有闲暇去寻找。机会终于降临了, 1951年,曾志时任广州市委副书记。一次中央革命老区慰问团正在广州慰问演出,她得知访问团将北上途经井冈山访问,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赶忙写了一张纸条,请一位同志寻找当年托孤的战友石礼保,查找儿子喜讯。访问团到达井冈山后,因为时间紧,加上井冈山经国民党多次烧杀,人口急骤减少,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寥寥无几,儿子沓无消息。曾志的心凉了!问团返回广州后,当时井冈山副区长柳辛林同志恰好随队到广州(1949年至1958年井冈山划为区)。“踏破铁靴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柳副区长是大井人,是土生土长的老表,一听说此事,马上向曾志汇报:“石礼保我识得识得,是大井老乡,不过已经牺牲了,他儿子石来发如今还在乡下种田”。曾志听了柳副区长所描绘的特征,一种酸楚的喜悦涌上心头,那是她的儿子!她的眼眶不禁湿润了。来发一家当时住在大船村。一天,来发的爱人刘乙娥被通知到乡里开会。会长劈头就问:“石来发家里有没人来开会?”老实巴脚的刘乙娥听到问话,忐忑不安他说:“这么大的领导还要同我说话?”柳问,“你有妈妈吗?”同样也是孤儿长大的刘乙娥说:“有妈妈就好了!”柳连忙说:“那我给你找个妈妈!你妈妈还健在呢!”柳副区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向她讲述。

  石来发,在苦海里挣扎了二十几个春秋,从没有享受过母爱,听到此事后,眼眶里不禁热泪盈眶:我有妈妈?我有妈妈!他压根没想到自己的母亲还健在,而且是大首长!

  阔别24个年头后,母子俩终于在广州相见,他们凝视着对方,似乎想从对方沟壑纵横的脸庞上找到二十年来的风雨和坎坷,他们的眼睛噙满了幸福的泪水!石来发了解自己的身世后,改名为蔡石红,因为他忘不了抚育他的石家,更忘不了养育他的这块深情的红土地。在广州,蔡石红吃住在母亲家里,没有任何特殊的照顾,但从母亲那里得到了温馨的补偿,他感到了从未享受过的母爱!

  想想过去的苦日子,蔡石红斗胆向母亲提出希望能调到亲身边,吃上皇粮。曾志一口回绝:“毛主席的儿子都去前线打仗,你为什么不能安心在家务农呢?!”蔡石红无言以对。

  他三次南下广州,三次空手而归。从母亲严厉的目光、倔强的表情里他悟出了母亲的良苦用心;蔡家的光荣不应躺在烈士的名份上,而要靠自己的努力奋斗!

  曾志何尝不心疼儿子?她总想设法补偿多年来对儿子的感情,以慰藉心中的歉疚。她也想给儿子安排一个工作,但她更清楚,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她不能这样做。

  一晃30多年过去了,蔡家人还是种田老表,直到1987年,由于地方的烈士优惠政策,石红一个小儿子和大儿媳才参加了工作,大儿子也凭一身过硬的驾驶技术,当上司机,去年刚刚吃到井冈山垦殖场的场销粮。

  1987年,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60周年之际,曾老终于在阔别井冈山60周年后作为特邀贵宾重上井冈山,她兴致勃勃地和邓力群同志、肖克将军。彭儒大姐等一同上山,故地重游,当年战斗过的地方,一草一木都勾起她心中层层波澜。半个世纪后她终于回到蔡家吃上第一顿团圆饭,筵席上曾志了解到蔡家人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情况后,非常满意地说:“你们家安在井冈山,就要为老区争光,为蔡家争荣誉!”

  B: 曾志的第二个儿子——蔡铁牛

  那是1931年生下的她和蔡协民的儿子。原本,她是要将孩子送回外婆家抚养,外婆将盘缠都给准备好了,只待曾志同志有时间就请假出发。就在这时,厦门中心市委书记王海平找到了曾志,结结巴巴地向她吐露了真情。

   因为厦门中心市委急缺经费,听说曾志又生了一个男孩,就由组织决定将这个孩子送给了一位有钱的医生,换得了100块银元给组织应急。这种事在今天来说,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但是那时候,对共产党人来说革命利益高于一切,除了自己的信仰外,一切都可以抛弃。曾志听后只说了一句:“既然组织上决定了,我坚决服从。”孩子就被送走了。走后由于孩子太小,小铁牛又接二连三地患了可怕的传染病,养父也没能挽救这个年幼的小生命,去了一个月就夭折了。就这样曾志为革命献出了这个儿子。也许这隐痛已经被曾志阿姨深深地埋葬在心底了。她对谁都从不提及这个儿子。我也不敢问起,怕触动她心底深处的伤痛。

  C:曾志的第三个儿子——蔡春华

  曾志忍受着新婚不久的巨大悲痛到了井冈山。后来与蔡协民结为夫妻。

  蔡协民是朱德的部下、工农红军郴州第七师的党代表。1928年4月28日朱德和毛泽东在井冈山胜利的会师,郴州第七师正式编入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

   在一天晚上纳凉时,曾阿姨还告诉了我,她另一个儿子的伤心事。现在还有一个苦命的儿子——蔡春华,他是革命烈士蔡协民的骨肉。在生下来还没满十三天,就被送给了一位做地下工作的警官婶婶。这位婶婶五十多岁,家境贫寒,膝下无子,收留了这个孩子后又交给了一个奶妈去喂养。这个奶妈自己有个两岁的孩子还在吃奶,因为奶水不够,只好用稀饭馒头来喂养这个可怜的婴儿。这孩子从小营养不良,还患了全身淋巴结核和肾结核。后来做手术去掉了两根肋骨和一个肾脏,并进行了髋关节的清创手术。命虽被保住了,但是一条腿却比正常人短了三、四寸成了残废。

  全国解放以后,曾阿姨就托当时任福建省副省长的方毅同志,为她寻找这个儿子。1950年终于找到了他,回到了母亲的身边。曾阿姨回想起他们母子会面的情景时,我第一次看到这位无比坚强的女革命家的眼里满含着闪烁欲滴的泪水,但是她很快地强忍着悲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她用手比划着他的这个苦命的儿子的个头,告诉我他17岁的个头只有10岁孩子那样高,像一个侏儒。

  回到母亲身边后,他才开始上学。由于他的刻苦和努力,后来考取了西安化工工业技术学校,毕业后在东北长期从事黄色炸药研制工作,后来才调到广东乐昌任工程师。现在也成了三个孩子的父亲。凭着勤劳和智慧的双手,过着俭朴的自食其力的生活,从来没有要求母亲对他过去的遭遇做出任何的补偿。

  D:曾志的女儿——陶斯亮

  陶思亮,是党和国家的优秀领导人陶铸的女儿。陶思亮现在是中国市长协会女市长分会会长(中国市长协会常务会长)。 1941年生下了两人惟一的女儿陶斯亮。

  7.曾志遗嘱

  曾志在遗嘱中交待:“死后不开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在家里设灵堂;京外家里人不要来奔丧;北京的任何战友都不要通知打搅;遗体送医院解剖,有用的留下,没用的火化;骨灰埋在井岗山一棵树下当肥料,另一部分埋在白云山有手印的那块大石头下。绝不要搞什么仪式,静悄悄地,三个月后再发讣告,只登消息,不要写简历生平。”曾志说“我想这样做才是真正做到节约不铺张。人死了,本人什么都不知道,亲友战友们来悼念,对后人安慰也不大,倒是增加了一些悲哀和忙碌。让我死后做一名彻底的丧事改革者!”曾志在弥留之际,昏醒发现身边有许多人时,失声费力地请求“不要把我抬得太高!不要把我抬得太高!”曾志在临终前不久,对自己那80只装工资的信封袋再三嘱咐“一定不要扔掉,因为它们可以证明这些都是我的辛苦钱,每一笔都是清白的。”曾志在癌症疼痛、神志恍惚中,仍口述了另一份遗嘱,说“共产党员不应该有遗产”。对自己多年来积蓄的几万元现金和存款也作了规定:“我的子女们不得分我的这些钱。”“要将钱给贫困地区建希望小学”。把个人存款6万多元钱全部捐献“希望工程”和建立机关老干部活动基金。当年,陶铸同志逝世后,留下的稿费、公债连同后来组织上补发的抚恤金,大姐和孩子们都没有要,全部交公。

  1998年6月21日,曾志走完了她87年的生命历程,魂归苍山。后事完全按老人家的遗嘱办理。6月26日,曾志的遗体火化时,尽管没有通知任何人,但还是有300多人得到消息后从四面八方赶到北京医院为她送行。没有灵堂、没有花圈……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遗体火化过程,令人难以相信这是在与一位德高望重的功勋老人做最后的告别。望着老人家的遗容,许多老同志泪湿衣衫,久久不愿离去;许多中青年人失声痛哭,“曾志同志——再见了!”“曾妈妈——您一路走好!”颤抖的哀祝声起伏不断、撼人心肺,那情那景感人至深。陶斯亮的女儿深受触动,感慨地说:“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精神不死!”

  陶斯亮在给妈妈的小花圈上这样写道:“您所奉献的远远超过一个女人,您所给予的远远超过一个母亲!”

  井冈山上小井红军医院旁山上的一个小小的幕,上面写着:魂归井冈!没有墓碑、没有生平介绍比普通人的还要普通!

  

  曾志,向你致敬!

  

个人简介
个人特别喜欢关注经济,喜欢、兴趣市场营销!
每日关注 更多
刘财根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