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好词——凤凰台上忆吹箫

段军山 原创 | 2010-05-07 17:56 | 收藏 | 投票

 

   读叶嘉莹先生的书,大多是在晚饭后散步前,很舒服地享受书中美妙的新意,叶先生作为当代中国古典诗词研究的权威,古典诗词讲解第一人,她特别推崇张惠言还有贺双卿。翻了下书柜里的《中国历代诗歌名篇鉴赏辞典》,还没有双卿的词,比较丧气。叶先生在著作中提到的“凤凰台上忆吹箫”,还真是让人伤怀,从艺术水准来看,不让李清照,甚至清代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评曰:“其情哀,其词苦。用双字至二十余叠,亦可谓广大神通矣。易安见之,亦当避席。”

 

 

凤凰台上忆吹箫  赠邻女韩西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

      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有同学发短信问我,老师你为何不写股市方面的文章,哎,老师误打误撞教金融糊口谋生,对于巫术师干的预测游戏确乎没有兴趣,再说,中国的股市就是个宰杀无权无势老百姓的屠场,穷人向富人输血的管道,有何研究的价值?远不如听听叶嘉莹先生讲讲《小词中的儒学修养》,看看星云大师的《金刚经讲话》,何其快哉!赚钱并非第一要义,快乐健康才是! 

 

附:

贺双卿(1715——1735),字秋碧,江苏丹阳人。据其同里史震林《西青散记》载:双卿生在绡山一农家,负绝世才秉绝代姿,嫁金坛村夫周某,姑恶夫暴,劳瘁以死。生平所为诗词,不愿留墨迹,每以粉笔书芦叶上,以粉易脱,叶易败也。因此作品多散佚,流传下来的词只有14首,后人辑为《雪压轩词》。

 

个人简介
言近其旨,近于泥土之根;若思如风,风当行于华夏之顶。俯瞰之与仰望,当尽平生之心力,在思想喷薄若镣铐之舞里,倚醉当歌,如犁行大地,吾当扶锄,吾本农民。
每日关注 更多
段军山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