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王予 转载自 熊飞骏的BLOG | 2010-06-05 11:41 | 收藏 | 投票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2010-01-24 21:23:16)

  
  文化分类:国民劣根性反思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熊飞骏

  

  在繁星闪烁的世界文学大师中,我最敬重的人物是歌德和索尔仁尼琴。

  对人类精神世界的不懈探索和揭示人类社会历史现实的真相是文化人的两大主要职能。

  不屈服于淫威;不诱惑于权钱;坚守良知说真话是文化人的必备品格。

  歌德和索尔仁尼琴是人文精神和良知真相的典型代表!

  歌德是青少年时期的我最为迷恋的作家,他的成名作《少年维特的烦恼》我差不多能够背下来。有段时间我和维特一样陷入了不可救药的单相思,只差那么一点就跳下了庐山龙首崖。

  《少年维特的烦恼》点燃了欧洲整整几代年轻人的希望与梦想,一个人的青春激情原来可以燃烧得如此美丽而感伤。

  因为创作《少年维特的烦恼》的巨大成功,歌德成为德意志民族无可匹敌的青春偶像,并因此被魏玛公国聘为宰相。欧洲就算在封建割据时代也一样对人才极为尊重。

  那一年歌德才26岁!如此年轻的“和平宰相”在中国只有童话世界里才有。

  歌德在魏玛宫庭呆了十年,整个青壮年时期都在那里度过。他的官和文学一样做得很出色,以至他执政后期公国的元首臣民都认定他是不可替代的。

  青壮年时期本应是歌德创作的黄金时期;可实际情况是宫庭中的歌德创作灵感濒临涸绝,虽然断断续续创作了诗歌《漫游者夜歌》、《致月亮》和叙事谣曲《魔王》、《渔夫》,但却是他创作生涯中最为平庸的篇章。理想与权钱从来都是相克的,就算在相对开明的欧洲也不例外。当歌德沉溺于维护和经营权力时,那个曾对他情有独钟的美丽文学天使就移情别恋了。

  歌德在执政后期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在中国人看来他的苦恼应该纯属神经方面的问题。那时的歌德功成名就春风得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权有权要钱有钱要美女有美女,是万民景仰羡慕的中心人物,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可歌德就是歌德!他要的不是权钱享受和众星捧月的虚荣,而是能够点燃激发人类精神世界的希望与梦想,激励人们在精神层面上完成从动物到大写人的飞跃。

  经历了精神世界的痛苦反思权衡后,歌德终于下定了那个令世界文学欢欣鼓舞的决心,告别权钱名位回归精神自我,毅然决然向公国元首递上了辞呈。

  歌德的官做得太出色了,他的辞呈被元首退回,理由自然是“人民不答应”?歌德又接连递上了N 个辞呈,结果依旧是N个“人民不答应”?

  歌德不愧是歌德,在“人民不答应”的海洛英烟雾中,一国宰相居然玩起了“失踪”?在一个月光朗照的午夜逃离了魏玛宫庭,一直逃往魏玛政权鞭长莫及的意大利,一个不知道魏玛宰相是男是女的地方。在那里,歌德成了百分百的普通平民。

  歌德的超凡出众之举又一次征服了文学女神,告别官场的他很快找回了创作灵感,步入了创作的黄金时期,开始了史诗巨著《浮士德》的创作。

  《浮士德》是里程碑式的伟大史诗;是世界文学的巅峰巨著!

  《浮士德》塑造了一个不断探索人生真谛、不断进取、不断战胜自我超越自我的艺术形象;是歌德一生追求真理、自强不息的缩影。主人公浮士德博士年届百岁、双目失明时,仍然认为,人生应当“每天每日去开拓生活和自由,然后才能作自由和生活的享受”……

  歌德成功实现了人生的第二次飞跃。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战胜痛苦逆境的人有很多;但能够战胜权钱超越成功的人则寥若晨星;在中国则一个也没有。

  假设当初歌德恋栈权力,不能勇敢告别官场,他就不可能演绎出星光灿烂的人生,世界文学史上就会少了一位不朽的伟人。

  …………

  索尔仁尼琴是前苏联最伟大的作家,极权专制时代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被今天的俄罗斯人誉为“俄罗斯的良心”。

  索尔仁尼琴的伟大出众之处就是在专制高压文明失语、良知泯灭、人性沦丧、众人皆浊的无耻社会里坚守良知说真话,不屈服于暴力的淫威,拒绝被权钱收买,自始至终用良心撰文,用智慧求真,无论是牢狱还是主席台都不能毁灭他捍卫人性和真相的气节。

  索尔仁尼琴在人生的黄金时期因为说真话被专制统治者关进了政治监狱,在西伯利亚劳改营受尽折磨。他没有屈服于专制暴力与淫威,誓死与邪恶抗争,在狱中把真话变成了良知文字,开始了自己的创作生涯。

  出狱后索尔仁尼琴继续关注俄罗斯社会的苦难和悲剧,向生活在谎言中的俄罗斯人揭示极权暴政的真相,在漆黑的夜空点燃了一盏穿透黑夜的烛光。他的良心文字被前苏联的“良知元首”赫鲁晓夫发现并赏视,作品得以正式出版。索尔仁尼琴自此时来运转,成为前苏联举足轻重的文化名人。荣誉、金钱、权力、美女也以不可思议的热情包围了他。

  索尔仁尼琴并没有满足于专制机器的知遇之恩,转而与“体制内施恩者”合作撰写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马屁文字。他不为权钱名位所动,继续捍卫良知和真相,继续以罕见的勇气、智慧和强烈的社会责任心,揭露前苏联国家社会的问题和悲剧,揭露谎言幕布后的阴暗和罪恶,置个人的地位荣誉于不顾,置个人的安危于不顾,一次又一次挑战专制政体的“容忍底线”,为俄罗斯社会的“文明开化”鞠躬尽瘁……

  索尔仁尼琴的不识时务给自己带来了灾难。他很快从命运的巅峰跌入了低谷,被苏联作协开除,作品不能在国内出版,并进而被驱逐出境。

  被苏联作协开除的明年,瑞典皇家学院“因为他在追求俄罗斯文学不可或缺的传统时所具有的道义力量”授予索尔仁尼琴诺贝尔文学奖金。

  …………

  对照歌德和索尔仁尼琴的胸襟和气节,新中国的文化人恐怕只有自惭形秽的份。

  毛中国和斯大林苏联很相似,政治高压扼杀了真话的生存空间,但中国没有出索尔仁尼琴,而是出了“钱学森现象”和“郭沫若现象”,文化人不是集体失语就是厚颜无耻歌功颂德拍马屁。钱学森在大跃时期论证粮食亩产可超四万斤的文字;郭沫若吹捧政治新星江青、辱骂权力失势者邓小平和四人帮的应制诗就是那个时代中国文人的丑陋面谱。

  改革开放后的权钱中国与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很相似,无耻成为体面的通行证。文化人只要勇于无耻,就能很轻松地捞到权和钱。结果我们的文化人集体被权钱收买,为了多快好省捞钱不惜站在权威岗位上说昏话;不惜牺牲最基本的人格尊严去撰写迎合权贵的马屁文字。为了捞到一顶官帽子,就算给上司的一双臭脚撰写万言颂歌也乐此不疲。象歌德那种挂冠而去的潇洒风范,我们文化人的骨子深层找不到一丝一毫。结果我们出不了为探索人生终极理想拒绝当大官的歌德,也出不了为说真话貌视权钱的索尔仁尼琴;而出了“余秋雨现象”,“王兆山现象”和“方绍伟现象”。

  余秋雨含泪劝告灾民;王兆山的“纵做鬼也幸福”;向往民主政治的方绍伟,全家移民到民主法治的美国,却转而为了专制的“赏赐”,揣着民主国家的绿卡来到他弃如破鞋的祖国到处演讲美化专制丑化民主,为“丢骨头”的专制特权人物大唱赞歌,欺骗愚弄渴望民主权利的祖国同胞?

  这是一群什么文人?

  这样的文人能够赢得诺贝尔文学奖吗?

  不可能!

  如果中国文人的媚骨和势利劣根性得不到根本的扭转,别说十年二十年,就是一千年也一样与诺贝尔奖无缘!

  与诺贝尔奖无缘的某些无耻文人居然混说什么诺贝尔文学奖评比不公平,打上了西方意识形态的标记,是专为资本主义政治服务的?这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是什么?要知道索尔仁尼琴时代的前苏联是社会主义的老大哥,可前苏联却出了三位诺贝尔文学奖。

  贫穷的印度早在九十年前就赢得诺贝尔文学奖了。

  看看挂冠而去不当宰相当平民的歌德;再看看拒绝谎言从权贵沦为无家可归者的索尔仁尼琴,就知道中国为何出不了里程碑式的史诗性文学巨著?为何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了。

  二0一0年元月二十四日

个人简介
一个对价值问题非常感兴趣的人。 A man who is interesting about the value problems very much. 1988年“闯海”,有近20年的商战经历。爱好阅读、观察、思考,尤其热衷探究社会经济方面的问题。现为王予工作站价值专务。…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