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直是制造精神的大国

吴德强 原创 | 2010-07-03 22:47 | 收藏 | 投票

《你周刊》从本期开始,有了一个新栏目:主编对话。本期,我们请到了《双休日周刊》社长兼总编辑钱宏老师。

主持人:《你周刊》这期的主题是“中国制造的朝鲜精神”,您怎么看待中国人的朝鲜精神情结。

钱宏:是要赞扬朝鲜精神吗?

主持人:说不上赞扬,只是想把朝鲜精神是什么搞清楚。实际上,朝鲜精神这个词,是中国人制造的。

钱宏:你这个题目有点怪,我的意思是:如果是中国人制造了朝鲜精神,那么,只能说明一点,即中国人自己精神贫乏到了极点,又不方便这样说,因为这样说可能遭致民粹主义者、极端民族主义者,甚至精英主流们的联合攻击,拿朝鲜精神——显然掺水、放大了——来说事儿,撒泡尿照自己罢了!

主持人:朝鲜精神,是中国人提出的概念,也是中国人制造的概念。简单说,就是我们借用朝鲜足球的表现,提炼出了一种概念,来影射中国缺乏朝鲜精神。实际上,中国一直是制造精神的大国,也可以说是制造精神病的大国。现在经常能再新闻里看到,犯罪嫌疑人被精神病的报道。包括雷锋精神,女排精神,也都是先有了结果,后赋予的内涵和意义。

中国是善于制造精神和偶像的国家,人为塑造然后让所有人学习,一直这样周而往复1949年后尤甚。

朝鲜精神,确实可以说是,中国在90年代之后,这个什么都可以拿钱买的时代的集体困惑。我们失去了精神,失去了信仰,但同时又迷信过去的精神和信仰。一边享受着经济发展,一边又对中国人的颓废精神状态不满,怀念那个全民精神病的时代,所谓当年穷得叮当响说路不拾遗,也如城市青年失业下乡的战天斗地。

钱宏:有句老话,叫缺什么叫唤什么、强调什么。缺钱时自然要叫恭喜发财,缺教育医疗住房,且被其压迫,自然就有“新三座大山”的叫法,还有所谓普世价值,马克思主义、把社会放在首要位置的主义,即信仰等等。我想说的是,不管怎么说,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在中国大陆,还不失为一种弱势群体争取自己权利和政府中开明人士可以运用的现成的精神武器。都用了几十年了,现在是真正需要举起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旗帜的时候,国人们,不要自废武功!所以,在昨天(7月1日)这个特殊日子里,我写篇小文《再论重建“有社会的社会主义”》。

主持人:中国缺乏精神信仰,实际是80年代改革派与保守派决战后,改革派全面败北理想主义彻底破灭,但改革派的经济改革方案确保留并一直执行着。但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文化等领域停滞不前,从而导致中国人的集体盲目感和失落感。

缺乏了理想主义的人文精神依托,人会用各种方式麻醉自己,因为找不到能找回自我的方向,只能四处漂泊流浪,这应该也是现今社会现象在精神层面的折射。

钱宏:国人或代表国人的人,包括三个代表都事实上缺位了,于是就有了变相的朝鲜精神的尖叫!这个尖叫,据我在地铁看人人们手里的报纸,好象是《南方周末》先叫起来的。足见是有用意的!

主持人:中国人的精神缺位。

钱宏:有点象女人不期而遇的野合,被朝鲜人刺激得尖叫——跟叫床差不太多少!意思是这种快感是不可持续的快感,所以有的叫就猛叫一把。

中国人太规矩了,国家到了这种地步,国人精神状态如此低迷,居然还能天天娱乐,什么都拿来娱乐,包括文化也都被河蟹娱乐致死——审美疲劳!

主持人:都很盲目。

钱宏:猛不丁有个流氓出现在众人面前,邪乎得很,跟上去按倒就上,简直爽死了,尖叫吧尖叫,不在尖叫中暴发,就在尖叫中绝望死亡!

主持人:民众们盲目,当权者失职,只能对一些精神这样的最后一根稻草,进行歇斯底里的幻想,并希冀用这种反思,来寻求一种自我安慰和内心的平静。

钱宏:恕我直言,讲“朝鲜精神”,拿流氓说事,真的是无话找话窝囊废,穷途末路之兆。日本和巴拉奎踢得比朝鲜更有精神,为什么不说,因为心有顾虑。当然,赞扬朝鲜精神者,可能还有毛泽东情结,即敢于和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摔交的精神——中美在朝鲜打个平手,这就是赢了!

主持人:还有美国的精神,拼搏到最后,抢到了16强的入场券。

钱宏:生活贫乏的人渴望被强奸也是常有的事。不过,尽管这种撒泡尿照自己的行为有些可笑,但总的说来还是要鼓励一下这种照镜子的诉求和寻求出路的努力。假镜子被发现后,总会寻找新镜子、真镜子的——最后发现自己就是最真实的镜子,国人就会开始不等、靠、要了,就会开始发挥自己的生命自组织力。相信我们的同胞吧!

哀莫大于心死,想照镜子,甚至没有镜子时撒泡尿照那么一下子,也说明国人内心尚有审美诉求,心还活着!所以,“拿朝鲜精神来说事儿——撒泡尿照自己!”还是值得肯定。

有审美诉求,总比审美疲劳好

欢迎继续阅读《你周刊》:中国制造的“朝鲜精神”的其他精彩内容http://blog.ifeng.com/dir_cdn/static_special/eyou/Korean/

个人简介
媒体从业者,厮混互联网。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