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雅是一种心态 低俗是一种状态

吴德强 原创 | 2010-08-11 17:55 | 收藏 | 投票

不想讲什么道理,先来看看《三国演义》跌宕起伏的命运。

庙堂之上的高雅会鄙夷喧嚣集市的低俗。可惜,朝代会更替,庙堂会换招牌,集市却万古长青。

每个朝代都有不同的高雅,从诗经的《雅》和《颂》,到骈体文,这些华丽和颂扬,文绉绉的为帝王歌功颂德的文章,早已绝迹。他们远不及描述民众生活的《风》和通俗白话读本《三国演义》流传更广。

人民群众是利益导向,谁对他们有利,他们就会选择谁。从字典上的成语、歇后语,可以看出历朝历代民众口碑传播的选择。“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三个臭皮匠抵一个诸葛亮”,通俗文化的生命力,源自民间的智慧。大多数的时候,庙堂之上的人会嗤之为低俗。

《三国演义》就是这样一部优秀的通俗小说读本,但好的东西也并不总是就有好的命运。

文革它就遭了难。在网上看到的,文革时《三国演义》被冠以“封建唯心主义”等罪名被彻底禁毁,不仅买不到、借不到,连看也不行。他父亲当时读初中,特别喜欢三国,就和几个同学偷偷传看《三国》连环画(文革前版本),结果被学校以“偷看黄色反动书籍”批斗。《三国演义》就这样被扣上了帽子,与黄色反动为伍,低俗!《三国演义》文革的时候堕落了。

《三国演义》的苦日子熬了10年。改革开放,社会发展,人民进步,通俗的《三国演义》与《红楼梦》、《水浒》、《西游记》被并称为古典四大名著。越来越简单的民众,把《三国演义》变成了高雅,这是人民群众的自然选择。

从低俗的黄色读物到高雅的四大名著,《三国演义》的堕落与涅槃,折射的是社会变迁,是庙堂之上的黑白颠倒,对民众喜好强制地抹杀。好在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民众对文化的追求是刚性的,对《三国演义》等文化读物的渴求,催生了手抄本,这也是最早期的口碑营销和传播。

听父亲说,他那个时代,周围没读过《三国演义》的青年人几乎没有,除非不识字。

谁知道10年后,郭德纲是高雅或是低俗。他现在是被低俗了,以后呢?曾经非著名的他,最拿手的还是中国传统的相声段子,这些也是曾经被视为低俗和不堪的东西。问题是,为什么只有这些段子流传下来,而那些对所谓千古帝王歌颂的高雅诗词,奏本都哪里去了?

文革时期,还有一种文艺形式是最为常见的:样板戏。现在,估计很少还有人看那8个样板戏,强制推行,反而加速了他们的死亡进程。庙堂之上的那些人,口口声声反低俗,如果郭德纲低俗,那高雅的又是什么呢?

高雅应该是一种姿态,一种向善的姿态和对善良的选择。一个人,即便去国家大剧院看芭蕾舞,听交响乐,如果他拥有的是肮脏的心,卑鄙的灵魂,高雅吗?相反,有个人,他的段子,有些不太适合的句子,但他的善意娱乐的大众,他就低俗吗?

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也不可能总不食人间烟火。想被饿死的,除外。

个人简介
媒体从业者,厮混互联网。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