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神医走了 李神仙来了》

艾春明 原创 | 2010-08-03 11:56 | 收藏 | 投票

  听说这期的《人物周刊》有李一道长的专访,特意去买了本来看,但是没想到这篇专访在国内引起了宣然大波,激起了又一番针对“邪恶学术”的讨论,有学术上的争论是好事,但是在争论的过程中,会翻出来很多的“存在过的”,“不存在过的”事件,真伪难辨,中国的老百姓面临着又一次上当受骗的感觉,普通民众的眼中,捧起了一个英雄,很快又被诋毁,民众对于学术权威的信任会越来越低,直至没有信仰,没有权威;

  本人无意于参与到这场讨论,只是想通过两次缙云山的实证之行,在这里谈谈我对道教,对缙云山养生的看法;

  因为这些年工作一直比较辛苦,身体有些亚健康,主要反应是肠胃不好,容易疲劳;所以在09年8月,在一个好朋友的推荐下,我买了樊馨蔓的《世上是不是有神仙》,通过这本书了解到了李一道长,后来我跟我爱人去参加了缙云山的5日养生班,报名时要打款过去(1人3600元,当时觉得挺贵),我还担心上当受骗,心想着上当也就这几千块钱,当做旅游了;8月28日开始,在缙云山的5天学习了桩功、静功和行步功这些功法,其实最重要的听了关于道家对于生活、自然的理解和教导,让我们那颗忙碌的心能够沉寂下来,静静的关照自己;整个5天下来,除了练功以外,就是抄经;至今在我的家里还有保留着毛笔、砚台、宣纸还有《清静经》,抽空就抄写一下经文,让自己的心能够平静一下;参加养生班5天下来,体重减轻了3公斤,同时我对于生活的理解有很多的改变,《清静经》中所讲的“常应常静,常清净矣”与《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中所讲的原理大致相同,理解了所谓佛道同源;对于生命本源的追求,静静关照自己的内心。5天内安排有几次道长的课程,每次道长的课,人都很多,我当时还有一些跟参加“安利”课程一样的感觉,大家对于道长非常崇敬,只是少了些安利的人对知名的领导人的那种狂热,听道长的课可是说受益很深,用带班师兄的话讲,除了知识以外,还可以获得加持力。

  回来后,由于工作的因素,每天的打坐很难坚持,但是偶尔做做桩功,身体感觉还是比较舒适,健康状况有了明显的改善,基本不再相信西药,偶尔有个头疼脑热,吃点中药就好了。这是我第一次上缙云山的实证;

  第二次是因为10年5月,我辞去了手头的工作,想清静一个月,准备下一个工作或者是自己的项目,这时间我的朋友邀请我跟他共同去参加缙云山的七日闭关,在把手头的事情全部做了交代后,去缙云山参加了前后共8天的闭关;闭关期间要求禁语、不能对视、不能有身体接触等等严格的纪律要求,进入闭关中心后,手机和一切物品全部都交给掌管戒律的师兄。第一、二天,跟外界全部隔绝的日子让人感觉到有些无奈,尤其是世界杯期间,偶尔还会惦记外面的比分,但是内部每天8-10个小时的练功确实是很辛苦,每次在打坐都盼着一个小时早点结束,身体的疼痛让我逐渐忘了外界;第三、四天身体的疼痛加剧,当然身体也有一丝丝气感,让人感觉有些新奇,不过一旦疼痛如潮水般涌来,心烦也更加剧,有中途放弃的想法;第五天、六天,感觉已经熬过了大半,心情又开始轻松,于是对于清规戒律有些放松,晚上就在寝室内悄悄的跟同乡开始交流,第六天的两节大课(每次两个小时静坐),我支撑着坚持下来一堂,是抱着来就要对的起自己的想法来坚持的;第七天过起来就很快,尤其是最后的总结,解除禁语后跟大家的分享,把全部七天来的感受整体过滤了一次,明白了很多道理,前期那么苦苦的坚持每个小时,才有后来身体的奇妙的感觉,才有对于练功的认知,我不再认为闭关是辛苦的事,我觉得是真的应该来要经历的过程,如果有机会,我想还会再来;七天的闭关,我的体重又减轻了1公斤,身体健康明显有改善;

  缙云山闭关中心的条件比较艰苦,没有洗澡的条件,洗衣服也不方便,因为很潮湿,洗了也不干,练功时出汗很多,经常是晾干了就穿,衣服的汗味很重;后来我体会到,正是因为因为艰苦,才能体会到修行的难处,才更珍惜修行的结果;《小舟博客》里面把缙云山的艰苦条件也做了很多的描述;闭关后,根据个人的能力不同给闭关中心捐了随喜功德,我捐了600元,想想也真的的不多,在山上的农家乐吃住8天也要将近600元的样子,也有的同修现金带的不多,就没捐。

  在缙云山我看到了很多自愿在山上做义工的师兄,因为感受到山上的气场很舒适,当然也是内心对于生命的认知有了更高的需求,不再是追求奢华和名利,而是更崇尚自然与和谐。很多人就住在白云观周边的农家乐里面,每日到观里与道长们一起练功。农家乐的收费也并不高,散客每天吃住80元,如果整月租就更便宜了;

  两次上山之前,我对于道家和道教的认识可以说是一点都不通,最近我断断续续的买了些道教的书,了解到李一所教的功法是万千法门中的一个,但是让一个不懂的人去认识这些道法,很难做到,李一把复杂的道法用浅显的语言传达给有志于修行的人,是真的很大的功德,而且不仅仅是养生的功法,还有崇尚自然,道法自然的理念,也是导人向善,减少欲求,认识自我,认识道的教诲,讲究“天人合一”的概念;我只想站在客观的角度来说明一下,缙云山是弘道的场所,所做的事是在弘道,可能有人利用道长的光环做一些投机的事,所谓利益趋使,也是很正常的事。

  “道”的文化是中国文化的核心,不仅中国人在研究,日本人和韩国人也在学习,可能人家悟到的比现代中国人还要深刻,希望道学在中国没落这么长的时间后(经历战乱和文革),能有中梁砥柱式的人物能够将这一“隐学”让更多的人了解和认知。

  一切都拨云见日之后,真理和美好会呈现于众生面前,但是很多众生没有机会看到,就下地狱了;

个人简介
38岁,资深市场营销人员,在外企从事生产管理、销售和市场工作达十余年, 对市场营销、渠道策划、品牌运作、消费者沟通、 经销商管理及业务管理有丰富的经验。在团队建设方面能力突出,培训经验丰富;历任职务均为全国性企业,对…
每日关注 更多
艾春明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