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哲学——第一章 公共化生良知:迎接全球“前生态社会”

大国哲学

——第一章 公共化生良知:迎接全球“前生态社会”

 

任玉岭 钱 

 

 

第一章 公共化生良知:迎接全球“前生态社会”

 

大道至简。中国的事,说起来无比复杂,其实也很简单。

 

一、解套中国问题与创新的大背景

 

如果说现代、现代世界,标志着环大西洋国家的工商文明在“强权与正义的冲突”中诞生,那么“后现代”或“后工业社会”,则标志着“西方”底层劳工阶级、女权主义登上历史舞台,同时,东方智者开始了解现代、现代世界的秘密,并在政治经济上“用夷变夏”、“师夷之长技”、“以夷制夷”。

毫无疑问,中国过去三个世纪一百多年、六十年、三十年的“后现代”进程,遭受的困境和取得的成就,往大背景上说,既是世界的,又是中国的。说是世界的,因为在过去100年至当下,我们正赶上19世纪以来工商文明的现代、后现代的拓展、扩张,以及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遭受的增长的极限、对抗的极限、施恶的极限三大极限;说是中国的,因为在过去100年至当下,我们开放了国门,被迫也好主动也罢总体上采取了学习、复制或选择复制工商文明的现代、后现代,吃了很多苦头也尝到了许多甜头,如今,却又遇到泛中等收入、泛产业化、丘陵山地人口大国城市化、外向型制造陷阱四大陷阱与领导干部“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消极腐败”四种危险的叠加效应。

世界性的三大极限+中国特色四大陷阱×四种危险,构成了中国当下问题的基本面。

但同时,全球化、信息化、生态化进程中,新媒体、新技术、新工艺的出现,又昭示了一种全新文明形态正在成为世界与中国历史的现在进行时。我们正处于又一次世界性历史大变局的前夜,我们注定要探索、开拓一种 “中国特色世界新文明路径”。

20世纪60年代以来,从宽容的智慧、和解的智慧,到变化的智慧、共生的智慧,我们看到了人类“地球智慧”半个多世纪缓慢而淡定的进步。

今天,人类正面临着一次数百年、上千年一遇的变化,包括经济、科学、技术、艺术、文化、政治、思想、哲学,以至生活方式文明形态在内的巨大变化,这是一种思维结构上的重大转变,它预示着地球村居民从今天渴望权力和征服的逻各斯文明(Logos-civilizaiton)时代,将转向以人类社会和生物圈的可持续发展为中心的全息文明或贺洛斯文明(Holos-civilization)即“全息生态文明”时代。

我们这代人,注定要亲历并参与人类进化史上一个全新变化的过程,也可以说,我们注定要亲历并参与一个包括世界各个领域在内的整体结构性改变的时代,注定要亲历并参与一个价值观改变的自组织更生过程。

我们不妨把这一大背景称之为:当代性甚或当代主义。这个当代主义的内涵可以有很多表述,但其核心内涵就是:全息生态社会建设。

 

二、现代“后工业社会”不合时势

 

我们知道,丹尼尔·贝尔是一位对人类社会未来发展具有深刻预见力的学者。今年1月25日, 91岁高龄的贝尔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的家中去世,他的《后工业社会的来临》被公认为是未来学领域的经典著作,与托夫勒的《第三次浪潮》、奈斯比特的《大趋势》齐名,揭示了未来学与世界文明进程的新风貌、新精神。

但是,从乔伊斯的“现代主义”,到汤因比、查尔斯·奥尔森的“后现代”、“后西方”,到丹尼尔·贝尔的“后工业社会”,都只是一种基于“工商文明范畴”的描述,而所有的描述,是否具有真理性,则要看它对“当代”人类社会生活方式的变化,是否具有必须而充分的判断力或解释力。

我们以为,任何理论的充分解释力或判断力,都来自理论对当代人类社会生产、生活、生态的历史状况和变化的充分且系统性的了解,单是依据某个标志性事件的发生,或从某种所谓“文化历史观”出发,提出一种理论,也许具有片面的深刻性,但很可能是以偏概全、不切实际。

与其抱定“工商文明”范畴,把以信息化、生态化、全球化相联系的当代人类生活,描述为“后工业社会”,我们更乐意从一种新的文明形态,即“生态文明”范畴,对这种当代生活的新变化,描述为“前生态社会”。

任何文明形态,都是对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自己三大关系性质基本面的重构,整个工业文明在这三大关系性质的基本面上,是确立权力、支配、改造关系。而面对健康可持续生活(乐活)、简约(低碳)生活、创意生活、“宅生活”、“森生活”等等新情况、新生活状况与价值诉求,面对“地球变小”和新媒体、新技术、新工艺对“信息不对称”、“权责不对称”、“资源占有不对称”局面的打破,我们觉得“后工业社会”的描述,充其量是一种“老瓶装新酒”的理论,解释力很有限。

 

三、前生态社会已经到来

 

钱学森肯定注意到了丹尼尔·贝尔“后工业社会”的描述,同时又不大满意其解释力的有限性,所以,早在1992年12月11日他就在一次谈话中提出一个“世界社会”概念。他把当前各个国家和地区密切联系在一起、谁也不能完全孤立的世界,称作一个“大社会”,并把这个“大社会”称作“世界社会形态”。它将逐渐打破地区、国家的界限,日益促进全世界政治、经济一体化,为实现共产主义、走向世界大同,奠定物质、精神、文化的坚实基础(钱学敏)。其后,安东尼奥·克拉里等提出一个与“民族社会形态”概念相对应的“全球社会形态”概念,并且认为世界体系理论代表了这种社会形态研究的“非正统方法”(俞可平)。

“世界社会”显然比“后工业社会”的描述更加周延,但是,单从“社会形态”来描述人类生活方式的文明形态,并没有跳出“阶段论”的历史窠臼。我们认为,对于人类生活方式的文明形态,还是从“文明形态”本身入手,比较切题。即用“生态文明”和“全生态社会”,来描述当下和未来世界文明社会形态,可能更恰当一些。因此,钱学森提出的“世界社会”,就是我们这里描述的“前生态社会”。

从社会生活方式的变化上看,当代化的前生态社会,植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环太平洋、环印度洋国家直接参与推动的互联网、物联网、卫星传媒、视听通讯、高速航运、全球经贸、国际组织、环境保护、“千年计划”、“气候政治”、生态文明建设。

生态文明、全生态社会及“前生态社会”的出现,反映了人类在一定程度上,开始由工商文明、后工业社会,向农耕文明“天道化生”的回归,也是对工业社会、后工业社会的超越,而且更能体现“天下为公”这一富有东方情怀和世界担当的良知。

实际上,我们已然处于一个需要当代人“发动良知、发现良心、发挥良能”的“前生态社会”。

而“前生态社会”的描述,不但更符合实际变化了的情况,而且与“生态文明”将建构起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自己的合作、伙伴、协同等共生关系相吻合,同时,与中国农耕文明传统文化中的“天道、地道、人道”和“参赞化育”意识具有历史承接关系、通约关系,即共生关系。

前生态社会,是世界文明形态发展到全球化、信息化、生态化时代的产物;是人类和解共生(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自己三大和解)年代的产物;是工商文明范畴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国家主义制度文明趋同融合的产物。

前生态社会的到来,表明人类的交往由民族、国家内的交往发展为跨越民族、国家、个人及民间团体、城市社区组织界限的普遍交往的事实状态,是人类交往的普遍性、世界性理念和立场的体现。

前生态社会,具有去国家化、去区域化趋势,其主要推动力量来自以互联网、卫星传播、移动通讯、绿色经济、高速交通等为媒介的跨国传媒和跨国公司及地区性、世界性经贸组织(如WTO、世界银行)、政治组织(如联合国、欧盟)、公益组织(如绿色和平、无国界)。

前生态社会,是全生态共生社会的奠基期,人类已经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富于良知、文明、共生的时代。

 

四、共生智慧的三维延展

 

当增长的极限、对抗的极限、施恶的极限日益显现之际,人类幸运地步入了信息社会,全球化、生态化势不可挡,对人类生产、生活、生态构成核心支配作用的力量,渐次由资本、能源、权力的垄断和操纵,转向信息、文化、艺术、社会生活的创造力,转向个体生命的自组织力为基础的社会自组织力、政府自组织力和公民自组织力。

人类与个体生命,与信息、文化、传统、栖息地、能量场及环境、气候、星际的生态关系,成为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关系。个体生命的价值以生态关系即“共生关系”的方式显现出来。于是,世界共生关系中形成的生态政治,开始取代传统“权力关系”中形成的地缘政治。生态政治与地缘政治的质的区别,这就是随着时间推移,人、事、物发展处于不断变化之中。这是因为,人类生命的动态变化及其新陈代谢过程是一个持续动态平衡的耗散结构。所以,人们必须整体性地把握生命的动态变化,超越和整合近500年来的近代化、现代化(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所形成的“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和科学主义的切割式专业分工,及其学科化教育体制带来的人格异化和生产、生活的片面性发展问题,才能拥有未来。

于是,共生的智慧将向着广度、深度、高度三维延展。共生智慧远不只是包涵艺术、文化、政治、经济、科学、技术、哲学、宗教、历史、未来等人文领域,而且,共生概念真正涉及人和自然界的共生,异质文化的共生、科学与艺术的共生、宗教与科学的共生、理性与感性的共生、定势与创新的共生、自由与平等的共生、传统与时尚的共生、地域性与全球性的共生、历史与未来的共生、不同年代的共生、城市与乡村的共生、海洋与森林的共生、抽象与象征的共生、部分与整体的共生、肉体与精神的共生、保守与革新的共生、开发与保护的共生、精英与草根的共生、偏利与互利的共生、竞争与竞和的共生、工业与农业的共生、消费(需求)与服务(供应)的共生、效率与公平的共生、政府管制与市场自由的共生、人与神的共生、人与他者的共生、不同语言(象形文字与拼音文字、简体字与繁体字)的共生、不同思维方式的共生、一国一地区公民与全球公民的共生、对称性与非对称性的共生、东西南北中左右的共生、江湖庙堂农工商的共生,等等。总之,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自己的内外共生,不同领域、场域、层次、方面、内容的共生、共栖、共济,将构成人类世界、地球宇宙自然联系愿景,形成一个从量子场到零点场、 子场,以至全息共生场,形成生态文明的健康、高尚、简约、低碳、可持续幸福而富有尊严的共生主义全新生活方式!

综合中外人士的探索,共生的智慧有如下表现:

共生,是在给予和被给予的生命自组织活动中共同进化的关系。

共生,不是弱者向强者的乞求,不是强者对弱者的恩赐,而是精神强大者主动伸出的和解、和睦、和合之手,以便全生态地走向协同生、协熵生、协和生,走向“三协生”,即共生。

共生,是对新与旧、外来与自有生活方式与审美旨趣的超越、整合而创新的关系。

共生,并不排斥激励性的竞争、竞艺、创优,更不是对人类游戏规则(games)的取消。共生,是保持、发扬、获得个性(多元-多边-多彩)、差异性(生物-文化-文明多样性)、优越性的激励、互助、相长。

共生,是在时间上延迟冲突、空间上设置缓冲地带扩展的同时,积极地相互接受个性差异并扩展共通领域的关系。

共生,是相互对立和否定的同时,相互给予必要的理解和肯定的关系。

共生,是包含了经济增长、政治对抗、人性施恶在内的竞争、紧张和强权关系中建构起来的一种赋有创造性的关系,是一种价值合众与联盟。

共生,是在相互调和、妥协、合作中创建和解共存、和衷共济、协和共享的关系——公民共生体是共生关系在社会生态领域的最佳组织形式。

后,通过上述理念,而直接涉及到国号和政体不符,共和国至少需要象共生,是追寻可能的世界,并创造人事物新的可能性的关系。

最后,通过上述时间、空间、物质、能量、信息和生命自组织的相互关系,亦即共生关系的综合阐述,我对重建共生范式,试给出如下主体要素、能源要素、规矩要素三大要素的结构性表达。

1、主体(组织)要素:生命自组织的主体要素,是身心灵健全的人以及由人构成的社会组织。从男女恋爱结婚繁衍生产的家庭组织,到政治、经济集团,以至国家集团、世界性全球性组织,包括各种各样形形色色正式的、非正式的、合法的、非法的、常设的、临时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等等社会组织,莫不由这种由生命自组织主体构成。而且,任何社会组织,皆是由内共生而外共生关系的主体构成。

2、能源(价值)要素:社会组织之间的共生关系,莫不以主体能量及相关资源转换为纽带相联结。这里的能源,与英语中Energy相当,涵盖能源、资源、能量、活力、产能、干劲、精力、能力、活力、能效等多重含义,而且,一切自然物质运动、社会生产运动和精神文化运动都是以一定量的Energy Conversion(能源转换)为信息介质来完成的,因而,能源要素,是在一定的时间、地点、条件下,能产生某些效能以满足生命自组织主体之需要,因而,其能源转换作为共生关系的基本参量,可以用于将人自身的生产、人的物质精神工艺生产,以及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自己三大关系全方位、全生态地加以观照参赞化育的价值基础。

3、规矩(伦理)要素:从混沌到有序,“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宇宙运行、生物进化、人类文化,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主体要素、能源要素即由规矩要素为结合节点,物种种群内外、大树与小草、小鱼与巨鲨、农夫与禽畜、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没有规矩要素的约束、契约、履约和分工、交换、信用行为,全生态的共生关系就无法维系。规矩要素,即是共生关系的各主体都必须遵守的条件和底线。一旦主体要素、能源要素失去规矩要素的支撑,就是从有序走向混沌、混乱的开始,相应的一组共生关系也宣告崩溃,无法存在和继续。我们熟知的道德、法律、宗教、礼仪、风俗习惯、意识形态、契约协定等等,都是人类共生体、共生场赖以存在与可持续发展的伦理底线。

三者对于共生体系来说是必要条件,三者相互作用关系用数学语言可表达为:

因此,我们需要用共生价值观为一切人类过往认定的硬道理导航。

 

五、一切为了创建一个共生世界

 

于是,进入全生态共生社会,再没有共生价值观以外的普世价值了,一切偏颇、偏袒、东方、西方、唯物、唯心、财富、权力、社会、资本、国家、政党、组织、个人的价值诉求,都应当在共生价值观中重新阐释并获得新解、新意、新生。共生哲学应当,也能够重新阐释人类现有一切普世价值或硬道理。

例如游戏规则。在共生价值观和共生思维方式架构中重新阐释的游戏规则是这样的:“运动会”即英语的games,它不但含有游戏(国正人君子的语境中多为娱乐)的意思,而且还有博弈、对策的意思。games的概念在世界各种语境中,不但历史悠久,同时也是一个很普通的概念。我们的一切行为,都可以看作一种游戏,而这种游戏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规则。很小的时候,听到一位老者说“人生是一场游戏”,说这话的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国农民,而且,他这样说时,目光从我脸上转向了天空。后来,看到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的报道,其中有一句话叫“联大压倒多数通过”很不理解,于是向一位从上海来的“牛鬼蛇神”请教。他告诉我“这是一种游戏规则”,是一种确立中国进入联合国活动合法地位和权责的方式。再后来,当我接触到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时才明白,原来“游戏”(games)不是简单的娱乐的意思,它实际上涉及人们的一切日常行为。从中国小孩子玩的“剪刀、石头、布”,到联合国、世界银行、WTO,从嫦娥奔月的遐想,到奥林匹克运动会(games),实际上都是那位普通中国农民说的游戏。

最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如事实和常识告诉我们的那样,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是游戏规则的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不是乱中取胜,不是以消灭竞技、赛艺对手的生命为代价的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而且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也不是一劳永逸的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更不是坚持压制对手(实行专政)条件下的一枝独秀(幻像),而只是在一定规则下,一个时间段内的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胜负、高下、荣辱、正错双方或各方,在一场决赛、一出演义落幕后,要握手致意,表示鼓励:“下次看你的了,欢迎你超过我,当然我也会继续努力”。体育比赛、商业竞争、政治角逐(甚至战争,如美国南北战争)莫不如此。

所以,共生哲学并不排斥激励性的竞争、竞艺、创优,更不是对人类游戏规则(games)的取消。共生,是保持、发扬、获得个性(多元-多边-多彩)、差异性(生物-文化-文明多样性)、优越性的激励、互助、相长。因而,共生在其背景上,从思维方式上将过去的二元对立逻辑跃迁到主体、能量、规矩三元全息思维,从价值取向上将过去的平面线性展开跃迁到立体网络互动,通过丰富或拉开个体、族群价值诉求差异、需求差异,达到共生的效果与目的。

于是,正如马克思和孔德不承认“马克思主义”和“孔德主义”,达尔文也没有标榜过“达尔文主义”,作为达尔文主义、马克思主义、孔德主义的社会进化理论和伦理价值观念,最后也被整合进入共生(进化)哲学。所以,共生哲学并不想打倒什么主义。物竞的“天择”法则与“人择”法则,达尔文的进化与马古利斯的进化,在共生哲学这里走向融合。因而,苏式的共产社会主义和德式国家社会主义、原始资本主义和垄断资本主义固然不符合共生法则,同时,极端的福利国家与民主社会主义,以及中式的儒家大同世界,也不符合共生法则。特别是在全球化、信息化、生态化背景下,中国人必须走出“远近亲疏,内外有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子不语怪力乱神”和“取法于上”的狭隘观念和斗争哲学,而应当去大力发扬“天道酬勤”、“三生万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和“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的精神(玄德)。

例如宪政。在共生价值观和共生思维方式架构中重新阐释的宪政,有益于以下观点的现实展开敞开绿灯,因为其阐释本身已经具有“共生法则”(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意味:在宪政体制下,统治者们虽然要忍受公众的挑剔和对手的责难,却不再会因为追逐权力而被竞争对手投入监狱或送上绞架,也无坐在火山口上之忧。在历史上,统治者们的身家性命,从未比在宪政体制下得到更有效的保障。所以,从对统治者的驯化这一历史过程中受益的,应该同时包括统治者与被统治者。

例如民主。在共生价值观和共生思维方式架构中重新阐释的民主,是权与能的共生,说得最透彻的是写过《政治互助论》的孙中山先生,他在回答上海《民国日报》总编辑叶楚伧关于“民主政治与人民知识程度”的提问时,有一个更为具体,更可把握性的阐释和比譬喻:“许多人以为中国不适用民主政治,因为人民知识程度太低。我不信有这话,我认为说这话的人还没有明白‘权能’两个字意义。要解释‘权能’两个字的意义,有一个譬喻在此:譬如坐汽车的与开汽车的,坐汽车的是主人,他有的是权,不必有能,他只要说得出要到的地方,就可以到要到的地方,不必知道汽车如何开法;开汽车的是雇员,他有的是能,他有动摇机关左右进退迟速行止,但是他并没有开到哪里的权。行使坐乘人的权,取用开车人的能,汽车便很顺利地会到目的地了。……人民知识程度虽低,只要说得出‘要到那里’一句话来,就无害于民主政治。”当然,孙中山这里说的“权”,指的是“公民权”,这里说的“能”,也是以“权”的形式,即“公权”来表现的。那么,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简明的结论:民主的本质,是共和制度条件下“公民权与公权”的分工互助、互补、互联。

其他,如共和、自由、平等、科学、发展、公平、效率、帝国、党国、民国、道统、法统、体统、文风、学风、官风、民风、经济、政治、文化、协和、和睦、和平、全球化、信息化、生态化、气候政治、无核世界……由此类推,一切为了创建一个共生世界!

总之,全生态共生社会向我们昭示:一切观念、规则、制度,包括1648年以来建构的地缘政治、“主权国家”的世界秩序,一切理论、政策、实践,包括500年来人类尝试过的形形色色的“主义”……都要进行重新反思和价值重估而重建,因而,人类往后的一切智、谋、行,都得由此出发和以此为归宿。

 

(请待续)

个人简介
共生是活体自组织力及活体间连接能力的存在方式 Symbiosism is the mode of existence of self-organizing dynamics and Synergetic ability between living beings.
每日关注 更多
钱宏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