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共生哲学重释普世价值和一切硬道理

钱宏 原创 | 2011-02-17 12:2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例如游戏规则 

用共生哲学重释普世价值和一切硬道理

 

昨日与大才子军宁畅叙,感觉他沉积十年,必有厚积薄发惠泽天下之时!我亦深受军宁鼓励,得如下开示:

用共生价值观为一切硬道理导航

以后,没有共生价值观以外的普世价值了,一切偏颇、偏袒、东方、西方、唯物、唯心、财富、权力、社会、资本、国家、政党、组织、个人的价值诉求,都应当在共生价值观中重新阐释并获得新解、新意、新生。共生哲学应当,也能够重新阐释人类现有一切普世价值或硬道理。

例如游戏规则

在共生价值观和共生思维方式架构中重新阐释的游戏规则,是这样的:很小的时候,听到一位老者说“人生是一场游戏”,说这话的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国农民,而且,他这样说时,目光从我脸上转向了天空。后来,看到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的报导,其中有一句话叫“联大压倒多数通过”很不理解,于是向一位从上海来的“牛鬼蛇神”请教。他告诉我“这是一种游戏规则”,是一种确立中国进入联合国活动合法地位和权责的方式。再后来,当我接触到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时才明白,原来“游戏”(games)不是简单的娱乐的意思,它实际上涉及到人们的一切日常行为。从中国小孩子玩的“剪刀、石头、布”,到联合国、世界银行、WTO,从嫦娥奔月的遐想,到奥林匹克运动会(games),实际上都是那位普通中国农民说的游戏。

“运动会”即英语的games,它不但含有游戏(中国正人君子的语境中多为娱乐)的意思,而且还有博弈、对策的意思。games的概念在世界各种语境中,不但历史悠久,同时也是一个很普通的概念。我们的一切行为,都可以看作一种游戏,而这种游戏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规则。

最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如事实和常识告诉我们的那样,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是游戏规则的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不是乱中取胜,不是以消灭竞技、赛艺对手的生命为代价的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而且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也不是一劳永逸的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更不是坚持压制对手(实行专政)条件下的一枝独秀(幻像),而只是在一定规则下,一个时间段内的胜利和伟大、光荣、正确。胜负、高下、荣辱、正错双方或各方,在一场决赛、一出演义落幕后,要握手致意,表示鼓励:“下次看你的了,欢迎你超过我,当然我也会继续努力”。体育比赛、商业竞争、政治角逐(甚至战争收场,如美国南北战争)莫不如此。

所以,共生哲学并不排斥激励性的竞争、竞艺、创优,更不是对人类游戏规则(games)的取消。共生,是保持、发扬、获得个性(多元-多边-多彩)、差异性(生物-文化-文明多样性)、优越性的激励、互助、相长。于是,正如马克思和孔德不承认“马克思主义”和“孔德主义”,达尔文也没有标榜过“达尔文主义”,作为达尔文主义、马克思主义、孔德主义的社会进化理论和伦理价值观念,最后也被整合进入共生(进化)哲学。所以,共生哲学并不想打倒什么主义。物竞的“天择”法则与“人择”法则,达尔文的进化与马古利斯的进化,在共生哲学这里走向融合。因而,苏式的共产社会主义和德式国家社会主义、原始资本主义和垄断资本主义固然不符合共生法则,同时,极端的福利国家与民主社会主义,以及中式的儒家大同世界,也不符合共生法则。特别是在全球化、信息化、生态化背景下,中国人必须走出“远近亲疏,内外有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子不语怪力乱神”和“取法于上”的狭隘观念和斗争哲学,而应当去大力发扬“天道酬勤”、“三生万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和“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的精神(玄德)。

例如宪政。

在共生价值观和共生思维方式架构中重新阐释的宪政,有益于军宁先生以下观点的现实展开敞开绿灯,因为他的阐释本身已经具有“共生法则”(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意味:在宪政体制下,统治者们虽然要忍受公众的挑剔和对手的责难,却不再会因为追逐权力而被竞争对手投入监狱或送上绞架,也无坐在火山口上之忧。在历史上,统治者们的身家性命从未比在宪政体制下得到更有效的保障。所以,从对统治者的驯化这一历史过程中受益的,应该同时包括统治者与被统治者。

例如民主。

在共生价值观和共生思维方式架构中重新阐释的民主,是权与能的共生,说得最透彻的是写过《政治互助论》的孙中山先生,他在回答上海《民国日报》总编辑叶楚伧关于“民主政治与人民知识程度”的提问时,有一个更为具体,更可把握性的阐释和比譬喻:“许多人以为中国不适用民主政治,因为人民知识程度太低。我不信有这话,我认为说这话的人还没有明白‘权能’两个字意义。要解释‘权能’两个字的意义,有一个譬喻在此:譬如坐汽车的与开汽车的,坐汽车的是主人,他有的是权,不必有能,他只要说得出要到的地方,就可以到要到的地方,不必知道汽车如何开法;开汽车的是雇员,他有的是能,他有动摇机关左右进退迟速行止,但是他并没有开到哪里的权。行使坐乘人的权,取用开车人的能,汽车便很顺利地会到目的地了。……人民知识程度虽低,只要说得出‘要到那里’一句话来,就无害于民主政治。”当然,孙中山说这里说的“权”,指的是“公民权”,这里说的“能”,也是以“权”的形式,即“公权”来表现的。那么,我就可以得出一个简明的结论:民主的本质,是共和制度条件下“公民权与公权”的分工互助。

其他,如共和、自由、平等、科学、发展、帝国、党国、民国、道统、法统、体统、文风、学风、官风、民风、经济、政治、文化、和谐、和睦、和平、全球化、信息化、生态化、气候政治、无核世界……由此类推,一切为了创建一个共生世界!

结论还是那句话:

如果中国人能较快较顺畅地理顺自己的内部事务,如果中国注定要在全球化背景中重新崛起,成为继罗马帝国、大英帝国和美利坚合众国之后,那样引领世界潮流的公民共同体,那么,中国人带给当今世界的,绝不再是以军事强权、政治强权和经济强权为先导的文化,而必是一种更加上进、更具兼容、更有德性的全球良知、文明、共生的普世福音——一种健康、高尚、简约、低碳、可持续幸福而富有尊严的共生主义生活方式在全球的普及!

 

2011217元宵佳节于开关居

 

 

个人简介
共生是活体自组织力及活体间连接能力的存在方式 Symbiosism is the mode of existence of self-organizing dynamics and Synergetic ability between living beings.
每日关注 更多
钱宏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