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药家鑫何处安梦?

刘洋波 原创 | 2011-04-22 21:4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今夜,药家鑫何处安梦?
 
“药家鑫……,犯罪动机极其卑劣,主观恶性极深,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属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4月22日,西安中级人民法院用三个“特别”、两个“极其”、一个“极”宣告了药家鑫的命运。如果不出意外,这个年仅21岁的西安音乐学院的大学生将为自己的罪恶付出最惨痛的代价。在一场长达六个月的全民大辩论中,法律最终战胜了情感,民意最终战胜了专家,而药家鑫,在泯灭人性的“激情杀人”之后,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嗅到了死亡的气息,感觉到了法律的尊严。
 
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一双会弹钢琴的无比纤细的手,一个在大多数老师和同学眼中品学兼优的大学生,竟然以这么残忍的方式来剥夺她人的生命,他手下弹奏着的已经不是当年报考键盘系所选的李斯特的《水的嬉戏》,而是扎在一个刚刚生下孩子,被他撞伤在地,向他苦苦哀求的可怜女孩身上的“血的喷涌”!
 
我们不必过于苛责药家鑫的同学善恶不分、是非不明,因为要接受一个昨天还文质彬彬、白白净净、爱美若狂的同窗好友突然变成被告席上十恶不赦的杀人狂魔确实超过人们的心理承受极限,更何况人类在情感面前往往失去对真相的辨别能力;我们也不必过于苛责李玫瑾老师的“弹琴杀人理论”,因为,即使对于一个久经沙场的资深犯罪学家来说,把一双弹出美妙音乐的手和一双杀人的手联系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我宁愿相信她是太急于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解答现实的荒诞,而完全低估了早已沸腾的民情民意。我们也不必毫无置疑地欢呼孔庆东老师的“激情拍砖”,因为在一个公平正义屡屡遭到践踏的社会,接受冷静的专业分析比朴素的感情宣泄更为不易。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要百折不挠地坚持以渐进的方式推进社会的改良,因为任何革命的火焰看起来很美但最终会灼伤大多数人。
 
此刻,我们不应该忘记张妙,一个贫穷、善良、不幸的女孩。她本来能够用很简单的方式来追求自己的幸福和快乐!然而上帝却以如此残酷的方式来捉弄她。还有张妙的丈夫、儿子以及她淳朴、善良的家人。法律固然可以用惩恶扬善的方式来告慰死者、安抚生者;社会也应该给那些被损害被侮辱的人们以最起码的尊重和关怀。拔一毛以利天下何乐而不为呢?温家宝说“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太阳没有生命却能燃烧自己而普惠万物,作为万物之灵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拿出自己幸福和快乐的一小部分与我们的同类分享呢?人们固然可以用富丽堂皇的豪宅、价值连城的香车、美若天仙的美女来表达自己成就感,但是在拥有这一切之后,你是否感受到了人生更深刻永恒的快乐呢?如果在一场赛跑中,你已经领先你的对手太多,你愿意不愿意停下来扶起被你撞倒的竞争者呢;同样,在社会竞争中,当你已经富可敌国,你愿意不愿意让哪些弯着腰为你种粮食,挥着汗为你建别墅,甚至是为混一口饭吃不辞辛劳彻夜为你捏脚解乏的农村失学女孩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呢?
 
除了受害者,人们很难理解药家鑫家人的绝望和痛苦。尽管药家鑫的父母对其犯下的罪行负有不可推卸的教养失当的责任,我仍然坚持社会应该给药家鑫父母以最大的宽容和同情。虎毒不食子,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对自己的子女的爱表现得最深沉最无私。不管这种爱是溺爱、畸爱甚至是毫无原则的爱,因为骨肉之情之切是旁人所不能理解的。尽管在判决之前,药家鑫的父母全力以赴、奋力一搏,期冀免药家鑫一死,但是随着药家鑫伏法,所有的罪恶都一笔勾销,所有的恩怨也将烟消云散。不管药家鑫的父母有背景也好,没有背景也好,他20余年的努力将付诸东流,他们的晚年也注定要在丧子之痛和社会的异样眼光中度过。因此,给予药家鑫父母以理解和同情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一个表现。
 
而所有的一切,将由药家鑫自己一个人来承担。法律的尊严、社会的公正、生命的可贵,等等等等。我不知道,今夜药家鑫在想些什么?但我可以想象这有可能是他一生中最漫长最难熬的一夜。过去的一切,仅剩下的几十天的生命,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多的意义。
 
药家鑫也许会后悔,一个人对别人的生命可以视为草芥,但是对自己的生命却不能无动于衷。药家鑫所拥有的一切,艺术学校高材生的光环,家人无以复加的疼爱,深深相爱的女友,美好的前程,雪佛兰轿车……所有这一切将不再属于他。在一个万众瞩目、谈论、争辩的死亡真人秀中,他就像《楚门世界中》的男主角一样毫无选择地走向自己预知的命运,孤独地接近死亡,而在他的对面,是亿万双怀着各种心思的窥探的眼睛。
 
药家鑫也许会遗憾,人生最大的遗憾不是犯错误,而是犯了错误以后没有机会改正错误。在拿刀捅张妙之前,药家鑫的人生是一段美妙动人的乐曲。而药家鑫拿刀捅向张妙的一刻,美妙的音符变成刺耳的杂音。药家鑫已经没有机会弹完自己人生的乐曲,他的人生乐曲也将注定以一段轻松柔和的旋律开始,而以最刺耳最嘈杂的破音结束。没人关心药家鑫在杀人以后做了什么,也没有关心药家鑫是否真的忏悔,因为即使是最虔诚的忏悔也不足以担当全国人民对法律尊严和公平正义的期望。
 
留给药家鑫的时间已经不多,未来的命运已经不由他自己来掌控。我真心地希望他能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真心忏悔,平静地面对自己的死亡,勇敢地走自己该走的路,心甘情愿地接受自己一手酿成的结果。用自己真诚的心来洗脱罪恶,来获取死者在天之灵和社会的谅解。

然而,这一切都是猜想,也许这些文字对药家鑫很残酷,对药家鑫的家人的朋友很残酷,但是我最后还是决定写下这些文字。我希望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亿万观众能够以一种更客观、更平静、更严肃的心态来看待药家鑫杀人事件。我也希望药家鑫的死能真正唤醒哪些漠视社会、漠视苍生、漠视他人生命的冷血的心灵!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刘洋波,笔名温陵羽,福建泉州人。80后。先后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师从潘维教授。 愿借助价值中国这个高端平台,广交朋友,与时俱进!email:liuyangbo97@yahoo.com.cn,qq:108902833(添加时请注…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