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占山为王

赵华龙 原创 | 2011-04-29 20:24 | 收藏 | 投票

 三兄弟占山为王 投资商报案无门

——景泰县翠柳煤矿社会治安问题的调查

    景泰县位于甘肃省中部,县内煤、石膏、石灰石等非金属矿藏丰富,金、银、铜、锰等金属矿藏也有一定储量。随着外地投资者投资当地煤矿业的人数增多,以王某三兄弟为首的社会闲散人员便开始盯上了这些煤矿老板进行敲诈,当他们去年9月第一次在景泰县翠柳煤矿一矿点敲诈50万元得手后,就三天两头到各个矿点索要钱财。

对此事,辖区草窝滩乡派出所吴所长称,这些人到矿上去又没动手打人,如果你们双方进行打架,打起来我就好抓了,现在不好办。面对吴所长的回答,报案人很是无奈。

占山为王 为非作歹

   421日下午,记者从景泰县城向宁夏中卫方向出发行至100多公里后,车子向右拐进了通往翠柳煤矿的曲折山沟路。沟旁的山坡上见不到任何房屋和树木,小草也在这里绝迹了似的,没有一丝绿色的迹象。不时可看到土石从山坡上脱落下来,裸露出里面一层层黑色的东西,那黑色的可能就是煤,可以看得出这里的煤炭资源有多么的丰富。

  翠柳煤矿深居山坳,青灰色窑洞依山随处可见,据说是在没有开采之前是偷煤人所为。弯曲而颠簸的坑路上有各种各样的大小车辆穿梭而过,此时会扬起巨大的灰尘蒙蔽住车前的挡风玻璃,这种场面不禁让人想起电影里描述的古时兵家争斗之场面和那战火纷飞的岁月。这使人心里泛起一阵阵恐慌,手心攥了一把的冷汗,要到达的矿部好像越走越远。

不知翻过了多少山丘、绕过了多少沟壑,在一处堆满石头瓦砾的破败处见到了几间简易房子,这就是所谓的翠柳煤矿矿部。矿部何主任告诉记者,翠柳煤矿是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经甘肃省人民政府批准,是景泰县草窝滩乡合法开采的煤矿,六证一照齐全。以王某为首的社会闲散人员在此长期为非作歹、占山为王、敲诈钱财,投资商和矿工的财产及人身安全得不到应有的保护,这些人给这里的治安环境造成了极大的隐患,我们确实没有任何办法。

这是一个家族型的团伙,以王某三兄弟为首的社会闲散人员常常出没于该矿区。去年农闲时节,有几辆面包车一次就拉来了30多个人对矿区各个标段的老板进行要挟,去年9月,有一个老板不得已给了50万元才平息了事端。该团伙今年已经来了4次,今天上午就来了10多个人在矿区进行要挟活动。其实,王氏兄弟16年前就从这个村庄搬走了,现在就不是这个村的村民,他们来这里找茬是没有任何理由的。除此之外,还有35人的其他团伙也时常来矿区找茬闹事,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真是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我们敢怒不敢言。也曾多次向公安机关报案,但派出所只是偶尔来转一圈就走了,对这伙人也没有采取过任何措施。何主任无奈地说。

在一采矿点,投资商赵先生非常气愤地告诉记者,以王某为首的社会闲散人员,多次来我们工地现场进行要挟勒索。理由是矿区底下有他们的祖坟,可实际是什么都没有。又说在这里采矿破坏了他们的风水,可我们开采的标段内没有任何住户,也没有一寸可耕种的土地,都是荒山野岭,寸草不生之地,怎么会破坏他们的风水呢?风水又是什么东西、能值多少钱、怎么估算?这伙人的常常造访导致我们多次停工,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200多万元。

这个沟里的村民总共有200多人,我们逢年过节都是给他们送大米、面和油到家里进行慰问,冬季有些家庭没有煤烧就免费的送给他们煤,可有些人还是不知足,冒着巨大风险常常来工地偷煤。像王某兄弟这样的,节日慰问时从来没有见到过,今天又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到这里来进行为非作歹?赵先生说着拿出了王某20109月在一采矿点老板处敲诈50万后写下的一张收条给记者看。(图)

在该标段记者见到了负责施工安全管理的杨先生,他头戴钢盔,满脸被灰尘蒙蔽的只能看到眼睛在动,身上的服装沾满了成分复杂的各种泥土根本分辨不出来是什么颜色,他动着干裂而起了皮的嘴唇说,这伙人一来就往正在施工的车下面一站,叫喊着让我们停工,我们怕正在施工的车辆及其它机械伤着他们只好停工,他们可能想着我们好欺负就一而再的来闹事。可我们一停下来就会造成很惨重的损失,这里的投资环境实在是太恶劣,干完这个工期绝不会再来这里了。(图)

就在前几天,以王某为首的社会闲散人员,很有组织的开着面包车来了十几个人在我们矿区阻止开工干活,每个标段开口要价100万元,否则就不让施工,由此,造成我们多次停工,经济损失达100多万元。在该矿点河南投资商和山东投资商的标段都遭到他们的威胁。这些人还扬言说,谁要敢动,就要谁的命。这些人在这里闹事,已经严重威胁到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可又有哪个部门能为我们做主呢?真是叫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啊!另一标段的老王告诉记者。(图)

小王老板是20095月来这里投资采矿的,据他说,在这个沟里时常有人来工地要煤,来了我也就给他们点,可姓王的去年说让我的工地停工,不让干活,后来竟然断了我们的生活用水,到现在我们都是到外地拉水吃,在此,我们确实受了很多的罪,吃了不少的苦,脏点累点不用说,但来自这些人的各种精神上的压力和金钱上的压榨实在让人很累。由于没有生活用水,在房子的地上、桌上四处散落的锅碗瓢勺看来好久没有洗刷过,到处沾满了油迹及灰尘,脏的不堪入目。

报案无门 四处投诉

421日中午,记者跟随赵先生来到景泰县草窝滩派出所进行报案,目睹了这次报案的全过程。

110分左右,草窝滩派出所的铁大门紧琐着,在赵先生的多次敲门下,从房子里面走出了一位身着警服的警员,他隔着紧琐的铁大门,眯着还没有睡醒的眼睛,懒洋洋的对着站在门外的报案人说,现在没人,两点半上班了再来。之后,转身又钻进了房子里再没有了任何消息。这时,赵先生想起了给该派出所的吴所长打电话联系,许久,吴所长从里面的房间里走出来才打开了大门,在吴所长的办公室兼卧室里,他一边和报案人谈话一边整理起了自己的被褥。吴所长说:“这事我知道,也把王某他们叫来问过,可王某说他们没有去过矿区,这事最好是你们两家打架,架打起来我就好办了。”赵先生听到此言很无奈的说道:“我们是来这里投资的,不想惹那么多的麻烦,希望我们的人身及财产能得到保护、能有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之后,吴所长让报案人找出当时王某闹事时的照片作为证据。

221140分,在景泰县公安局,正在二楼值班的副局长赵定晶斜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电脑,听到有来人进去他头也不回一下的说道,这事找一楼的刑侦二队张队长谈。在没有敲开张队长办公室的门后,不得已来到对面刑侦一队的办公区域,见有一间办公室的门开着,凑过去便问此事,一警员说等会有人来了再谈。过了片刻,进来了一身着便装的警员不耐烦的说道:“这事归二队管,去、去、去……”随手关上了房门。

下午1440分,又一次来到景泰县公安局,门口保安说张队长开会,1630分左右赵先生接到张队长打来的电话,说这事归草窝滩派出所管,找吴所长谈。

     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先生他们只能通过各种媒体反映现在的处境,

赵华龙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本人出生在沂蒙山区的苍山东哨村,先在宁夏石嘴山矿业集团王泉沟煤矿。后在甘肃白银煤矿。现任山西酱香世家酒业有限公司、金涌医疗的总经理,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江苏金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华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