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永信“开光门”事件 剥掉了谁的外衣?

李海波 原创 | 2011-05-12 12:2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老子 释永信 李海波 道商 开光 

 

 

                                                   

这几天,佛门CEO释永信大和尚很火——既火热、又恼火。

火热是因为他再一次被推倒了舆论的风头浪尖上,成为大众关注的对象。

恼火是因为这次的关注度似乎并非永信和尚所愿,因为有人说他因为给“失足妇女开光”而被逮成了大鱼。

落到舆论砧板上的释永信,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给“失足妇女”开光,但他绝对是被舆论给绑架和扒光了。

看着满身大肉的释永信,群众们欣喜若狂。

在唾沫星子里的释永信,会不会被熬成一锅“酸菜鱼汤”?

 

有人在我的空间留言说:你跟释永信都站在一起照相了,你跟他肯定是一路货色,都不是啥好人。

我不知道这是啥逻辑和理论。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永信和尚真不愧是少林寺的方丈,他在火一把的同时,仍不忘将我也“提携”进去。

大概永信和尚想,好好的一锅酸菜鱼,肯定缺少不了最调味的“野山椒”吧。

我的脾气与无情,似乎也只有做野山椒才合适了。

 

事情是这样的。

去年的这段时间,曾经为游学郑州的北大乾元国学班学员授课,事后主办方安排游访河南的儒释道文化古迹,自然就少不了代表道教的中岳庙、代表儒家的嵩阳书院与代表佛教的少林寺。

去少林寺,释永信就自然不得不接待我们。

说实话,此前我也不喜欢释永信的。虽然我赞赏他经营少林寺的商业模式,但是对于修行,我觉得他离自己的身份还是有距离的。更多的原因,可能是看多了媒体对释永信的渲染和调侃,先入为主吧。

在与释永信的交谈过程中,意外发觉释永信并非外界传说的那样满肚子油膘,他也能谈佛理,而且也还是头头是道;他也有苦恼,并非外界传说的得意忘形;他也会害羞,面对我们,他也会偶尔露出羞涩的表情,甚至不善言辞……

在伟大的神,他的一半都是人。

释永信肯定还不是神,我喜欢真实而可爱的释永信。

哪怕这个释永信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我都丝毫不掩饰我对释永信在那一瞬间表现出的真实与可爱的喜欢。

每个人,都有捍卫自己喜欢与维护自己被喜欢的权利。

 

释永信“开光门”事件后,估计是万恶的腾讯为了招揽生意,吸引眼球,翻出了我曾经的日志《可爱的释永信》。

一时间,弹出的被告知转载的对话框让人不生厌烦。

当然,还有那些看了让人很不舒服的评论留言,虽然这些评论都没有通过审核而大众化。

 

我喜欢挑战,甚至是战斗。

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一个修道的人,就把自己变得唯唯诺诺、低三下四、与世无争。

我也从来不认为一个修道的人,就应该顺应大流,人云亦云,闭目低调,逆来顺受。

哪怕全世界的喧嚣蜂拥而来,我也必须保持我的独立思考、响亮声音,以及不被俗并,不为俗扰的行动举止。

如果失去了这些,修什么修?

夹尾巴做狗好了。

 

我们这个民族怎么啦?

我们这些同胞怎么啦?

无良的媒体,热衷于炒作“人咬狗”的卖点新闻。

无知的世人,喜欢传“很黄很暴力”的空穴之风。

牢骚满腹,你思考过什么?

道德沦丧,你呼喊过什么?

世风日下,你做出过什么?

一方面假扮清高,冷言恶语,尽显卑劣小人之心。一方面却热搜奇闻,罗列异趣,广传恶俗,最后却不忘义正言辞的骂一句——“妈拉个巴子!”

 

释永信有没有去给“失足妇女开光”?这里面会不会又是恶俗媒体“人咬狗”的炒作?

这都值得思考!

从很世俗的常识来讨论:

第一,释永信假如真的是被“扫黄”逮住的大鱼,恐怕在当前的体制下,也没有哪家媒体敢捅出来。我们不要忘记,释永信的政治身份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这个身份有什么用?是多大的政治级别?套用一句流行词——“我们大家都懂的。”

第二,释永信有了这个政治身份,有了少林CEO的经济实力,假如他想破戒给失足妇女“开光”,这样一个公众人物会不会选择被警方“扫黄”的场所去活动?从马斯洛的欲望五层次分析,释永信现在虽然是和尚,但是如果他有生理需求,肯定不会饥不择食的选择没有安全系数的场所。除非他脑子被驴踢了,或者进水了。

第三,释永信是河南省的公众人物,作为对当地旅游有突出贡献者,地方政府还曾在奖励过他一辆价值百万的越野车。假如释永信真的去“开光”了,地方政府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一个对地方旅游有功的公众人物形象倒塌。释永信被打倒,损失的不仅仅是少林寺,而是地方旅游人气与GDP,这个创伤绝对是漫长而难以恢复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河南的警察就算真抓住释永信这条大鱼,也不敢把他放在砧板上的。因为割掉的还是自己的肉。

更何况,此事的真假虚实尚无公论,坊间流传版本到底代表是正义的审判?还是邪恶的奸笑?

大众缺乏冷静、客观、独立的思考。那些自以为正义与道德的审判者,其实才是被一个看不见的黑影所操控、烹炸的可怜小鱼虾。

 

 

从释永信“开光门”事件上,我们再一次见证了恶搞带来的恶俗。人性的卑劣、大众的无脑,搬舌弄非,以耻为乐,再一次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从释永信“开光门”事件上,我们再一次证实了满目疮痍的大众道德危机、宗教信仰危机、民族正气危机。

释永信的“开光门”事件,让中国人在日本地震后疯狂抢盐的道德沦丧中,再一次集中表演了一次自己的低俗、低级、低能。

 

中华民族,你啥时候才能真正的站起来?

释永信“开光门”事件,到底剥光了谁的外衣?让谁赤裸裸地奔走、欢呼,却忘记了自己的德性?

 

 

 

个人简介
李海波,号终南先生,道学学者、国学讲师、职业谋士、国际道商文化研究院院长、安徽涡阳县人民政府高级顾问、中国道商知识体系奠基人。主要著作有《势—人生谋势之道》、《道商》等。
每日关注 更多
李海波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