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紫尖之行

章慧 原创 | 2011-08-30 00:2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千岛湖 户外 爬山 金紫尖 露营 

2011.8.26—2011.8.28

千岛湖金紫尖露营。和去年九华山认识的那帮朋友。

 

 

金紫尖之歌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
有一群大傻X
他们撑着没事干
他们翻山又越岭
他们劈荆斩棘跋涉在
那遥远的大山沟
他们迎风冒雨安寨又扎营
噢~可爱的大傻X
噢~可爱的大傻X
他们齐心合力连滚带爬
登上了金紫尖
他们英雄无畏没人伤得起
 

 

在山上的时候脑袋里无数次回唱这歌`````

困难写在前面,先把不好的感觉和印象都写完了,剩下的,就都是开心的了`````

好吧,我已经不想提,那条号称上山的路是不是向导自编的````

其实我早应该发现的,当看到他后腰上插的那把砍刀我就应该早明白的`````

鞋也穿错了,以为最多吧,就象去年九华山那种强度的野路咯,旅游鞋就够了,结果没想到是那么的滑`````

不光滑还顶脚,下山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大脚趾都快断了``````

负重登山,摔得膝盖没感觉,破皮,大腿拉伤,白T被汗水浸湿又干了``````

更不想提那要命恶心的大蚂蟥,第一次见到它的感觉不好受,弄掉了,血也不停的流```````

这个时候才知道《盗墓笔记》里写的都是真的,回想起来都起鸡皮疙瘩``````

到山顶下来的时候是几乎垂直的,我怀疑我在《谍中谍3》的电影里,腿发软,有想一头栽下去的冲动``````

到露营的地方刚好大雨,躲在农家的屋里,没电,烧柴,被烟熏得站在门口,眼泪还是不停的流```````

在屋里搭了帐篷,睡地上还是觉得凉,何况睡在外面草地上的人```````

下山日晒太强,手臂和肩膀晒伤,被蚊虫叮了N个包,象过敏一样``````

 

好吧,剩下的都是开心的了~~

周五晚上集合,两辆车直接去了千岛湖圣军家。一路高歌啊,大家心里都无比的兴奋。我们四个坐牛牛的福克斯,一路上只能追军哥SUV的车PP,一路上军哥都嚣张的开着双闪藐视牛牛,牛牛一直卯着劲追,当军哥在高速路出口掏出烟点着准备抽两口,再等我们半个小时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他眼前踩车停下,牛牛一昂头,大喝:还等啥?走了!我们四个内心里都只有一个声音:牛牛总威武!军哥无比郁闷不舍的扔了大半支烟,再次起程带路上山,到了山里,当遇到第一段修路的路面突然下沉,我们就只能看着军哥的双闪哈气了,山路九曲十八弯,又不熟悉路,路又不平,好吧,我们牛牛总心平气和的一路悠哉悠哉赏风略景的开到了目的地~~嗯~好吧,我检举,中途牛牛总还下车对着军哥的故土留下了嘘嘘的印记~~

到军哥家已经12点了,别的山里的人家早就都休息了,可军哥的父母还在等着我们,为我们准备了饭菜,那个感动啊~~就象遇到了亲人,大家也都不顾形象胡吃海喝起来了,把带来的热食也加了进来,一大桌菜,酒青也吹起了啤酒瓶,大家一起干杯,怎一个爽字了得!最难得的是柠檬从宁波赶来和我们相聚,特地带来了大螃蟹,煮了吃了,那叫一个肉肥啊,从来没吃过那么美味的螃蟹啊,怎么能那么好吃呢,这叫我以后怎么办,柠檬啊~我以后要吃螃蟹了你都给我寄好不?~~

吃得饱饱的睡了,还有点小激动半天睡不着。第二天起来吃了早饭就去爬山,男人们承担了大部分的重物,帐篷啦,吃的啦,不光是这些,还要时不时的照顾我们女生,很多路都需要互相拉一把,牛牛、涵涵、正正、还有向导都拉过我很多次,男人们也真是不容易啊,如果现在有酒,我一定高举一杯敬你们,向6个男人们致敬,再高歌一曲——不能没有你~~

虽说被大蚂蟥吸了血很恶心,我也上演了一出午日惊魂,惊恐得高声尖叫,把我身边柠檬的小心肝吓得卟腾卟腾的,可是事后想想,这事挺雷人的,就象《大话西游》里的吴孟达,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惊声尖叫:啊~~~~~~蚂蟥啊~~~~~~!第二次很紧张:又是蚂蟥啊~~~~!第三次很淡定:大家,过来看蚂蟥了。。。。。这样想怎么都觉得特别好笑了~~~

蚊虫也特别多,我脑袋里无数次出现吴邪冒险的经历,大多和山、虫、水有关,难道三叔也经常这么自虐,经历过比这更险恶的环境?才能写出那么好看的书?要么想象力怎么那么丰富呢?我开始YY旁边的帅哥就是闷油瓶,遇到任何危险他都能挺身而出,YY自己有麒麟血,方圆三米之内蚊虫不侵,,,可惜啊,没有闷油瓶,也没有麒麟血,我仍然被蚂蟥和蚊虫欺负,咬着咬着也就习惯了~~~

登上山顶的风景,那真是山下的人无法体会,在山项上合影,躺下晒晒暖阳,力竭后的休憩,是最为满足感动的。一览众山小的豪情,那是登上任何山顶都能瞬间带来的征服满足感,可这次的感觉却不一样,有一种幸福感,事实上山项的风景不比我登的其他山要好,可我却觉得人生怎么能这么幸福,我该有多少东西是我从未去体验过的,原来我还可以有激情,原来我还是那么年轻~~~

露营的地方有一户人家,老爷爷72了,老婆婆也有60多,但看起来是那么精神,他们屋前种了菊花,真有一种“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的悠远意境,屋后是一大片野菊花地,有白的有粉的,很是好看。老夫妇不常住在这里,一年中只短短一二个月,为了种菊。我们来的时候吵吵闹闹的,东西也都往屋里堆,他们一直和和气气的,屋里没电,用柴给我们烧了开水,我们爬了八个多小时的山路,很想吃点热食,他们又煮了一大锅粥,我们和着饼,就着辣椒酱,把他们的剩菜茄子也呼呲呼呲的吃了,奇香无比。屋里黑灯瞎火的,我只听到身边的陈陈发出一串声音:叭啦叭啦~~嗯~稀饭真好吃~~呼呼~~叭啦叭啦~~茄子也好吃~~~。。。真正正的满足啊,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稀饭和茄子,喝下去胃也暖了,身体也暖洋洋的~~~

晚上和柠檬晓霞睡在屋内,我被她俩当肉饼夹在中间,晓霞用她的PP顶我,柠檬用她的脑袋顶我,于是我就装虾米~~半夜被老鼠吵醒和柠檬一块起来嘘嘘,在外面才发现山上的天空是这么的透明,星光是这么的亮,一闪一闪的,就好象是一块黑布,破了几个洞在漏光,我和柠檬都快看痴了~真可惜我们不会看星座,我想如果看得懂,该多么有意思,我从小就希望自己有个天文望远镜,很多年我都觉得自己快忘了,现在看到这美丽的星空才发现这个梦想一直都在我心里,没有消失过~~~

第三天下山路要好很多,原来这才是正规上山的野路,也比较平缓,比较滑的地方小心些也没多大问题,同行也看到有几拨人越过我们下山,基本上都是周边过来的,不晓得要是他们头天也和我们一样是从后山爬上来的,现在还是不是能箭步如飞的下山。当我们腿脚发抖小心翼翼往下爬的时候,牛牛却是一路高歌,这精力真不是盖的,不光高歌,他还不忘和柠檬调情,简直无视我们的存在,于是在他满含深情地对着柠檬说了一句“````檬檬你表酱紫~你看,我把我的第一次金紫尖都给你了~”之后,我跟在后面冷冷的接了一句:牛牛总,你把那个‘尖’字去掉再说一遍?。。。。。。全场静默两分钟之后~集体爆笑~~

后半段牛牛和圣军跟向导先走了,要先去开车过来,我落了单,慢慢走别有一番滋味,遇到一处水渠,旁边都是大石头,被太阳晒得暖暖的,我也懒得走了,脱了鞋袜泡下脚等后面的人,别提多惬意,水凉凉的,还不是很冰,正好泡一下我那被鞋子折磨得不成样子的大脚趾,再在石头上躺一会,真想睡一觉,可没多久,后面的陈陈拖了玲珑那三女人就到了,又一块拍照啦休息了半个小时,玲珑她们要等后面的人,我和陈陈就先下山了~~

接下来的路很平很好走,一直到了山下的村庄遇到正正,他正可怜兮兮的站在马路边等我们,没水没食物,我们找到了一家副食,买了棒冰和一大瓶冰雪碧,这大热天的,运动过后再一解暑气,真是舒服,后来又有卖西瓜的,三个人买了一个瓜分了,实在是太舒服了,都有犯罪感了,简直象三只偷腥的猫,吃完赶紧连瓶带皮扔了~哈~

一个小时之后人才全部到齐,车也到了,准备往回走,没多久碰到一个农家餐馆,下来午餐,也真好吃的。嗯~~饭前还有个插曲,是这样子滴:

酒青高声喊:过来打牌吧~~!

全场寂静无声。

酒青又高声喊:嘿~过来打牌啊!

全场寂静无声。。

酒青无奈的说了一声:给点面子行不行?

全场爆笑。

人家酒青都这样了,也不好意思不回应啊是不是~~于是心善的小颖三人就上了~~

打了一半,上了第一道菜:一大盘鱼。

坐在桌边的陈陈一声吆喝:哦吼~~吃饭了~~~

于是起了连锁反应,旁边的人开始哦哦起哄抢板凳抢筷子抢碗抢杯子~~

酒青把牌一扔就扑了过来,一点也夸张,真是扑过来的,抓起筷子就开始夹鱼~~

这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钟,桌子就坐满了,都在抢,,,军哥在旁边还站着没抢着,不甘心的说了一句:你们有点素质!!

全体笑翻。

我说:酒青你这样,难怪没人和你一块打牌。

陈陈说:酒青抓的这副牌肯定很烂。

小颖很愤怒:我还在想出哪张牌呢,人就没影了!

老板接着上菜也在笑:你们别急,菜还有得是~~

简直是自娱自乐闹得笑死人。

鸡汤很好喝,蔬菜也新鲜无害,感觉象人间天堂啊~~老板说:我们这里都是绿色食品,你们城里只有三氯氢胺。呵~我们贪吃了很多,杯来盏去的,一大桌菜都光了,老板的狗狗一直蹲在我们桌下讨吃的,真是那山那水那狗啊~~说到养狗,才知道原来涵涵是我老乡亲人呐,他家有大斑点狗狗,马上要生仔仔了哦,可惜啊我在杭州不好养~~5555~~

农家旁边就是一个小河,水不深,不会游泳也没多大危险,还有皮艇和竹筏,他们大多穿着裤衩就跑下去游泳了。俺没下水,坐在上面欣赏,哇塞~~白花花的胸和大腿啊~~养眼呐!后悔没带个高倍望远镜观看!竹筏经不起二三个人,他们还总想站上去,结果总是又落到水里,把人笑翻。

正正也没下水,我们靠了几个板凳躺着一边晒太阳,一边看水里的人玩。陈陈和军哥最先上来,刚游完也懒得穿衣服,我们四人就凑一块玩起了双扣,军哥要老板倒点茶水给我们,指着陈陈对老板说:给那个没衣服的倒杯水!陈陈后来又回嘴回去:那个穿内裤的快出牌!搞笑死,那个下午不晓得军哥那么牛的人火怎么那么差,以前和我们打牌都不用动脑筋的,结果一下午都在输,跟谁谁输,最后他自己跑去穿裤子,说:穿了裤子跟你们打!结果还是输,打得最后都没脾气了,只抿嘴皱眉。中间有一把我和陈陈对家,我先上游了,陈陈手里9张牌两付炸弹,先扔了一个炸,又出了1张,军哥突然说:等等!我要炸!免得你们不知道我手里有炸弹!我要让你们知道我手上是有炸的!只是我不炸你们!于是扔了4个6出来,陈陈也很配合,说:好吧,既然你都这样了,让你出次牌!都快笑翻了,很HAPPY啊~~~

又吃了晚饭走山路回杭州,本来军哥是让牛牛总先行开路的,可牛牛的速度最后终于让军哥忍无可忍,于是越过我们绝尘而去,,,啊~我终于明白绝尘而去到底是个啥意境了,那真的全是灰啊,前面白茫茫的,啥也看不见了,只隐约看到车P的红灯,,,,我们说没事,牛牛总您慢慢开,安全第一,说归说,陈陈可是坐后排都把安全带系上了哈。前面我们还能说说话,到了高速脑袋都有些犯迷糊,幸亏一路有飞飞总坐在副驾跟牛牛总调情,这样牛牛总一路精力旺盛的开到了杭州,这真不是盖的,两夜加起来他就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要爬山,露营,来回又要开车,我们不禁都对牛牛总膜拜了:牛牛总威武!牛牛总回呼:为人民服务!

 

回到家已转钟了,这场经历虽说有苦痛,可快乐仍然难忘,给我的体验也是不一般的。

人生难得几回疯~~乘还年轻~~哈哈~~

个人简介
一个优秀的造梦师,心中有很多的梦想,一个长大的孩子,认为自己永远十八岁,一个称职的宅女,所以至今未婚,一个很好的朋友,善于倾听和倾叙。相信世上任何奇迹,羡慕至死不渝的爱情,认为骑马的男人比开车的男人帅。
每日关注 更多
章慧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