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6日新闻述评:绯红

蒋伏利 原创 | 2012-01-16 10:56 | 收藏 | 投票

滚滚红尘,一元复始。四川巴中市平昌县1名副局长因为上班迟到被免职(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同样原因被免职的还有巴中市委党史办主任王某。虽然语焉不详,但如此精彩的新年开局还是给人鼓舞。可是,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没有制度的保障,这样的开局将很难继续。

不可继续,除了官场还有残酷的人生。

譬如,安微学子徐孟南。别人参加高考,挥汗如雨,冥思苦想,他却在高考试卷上四处乱写“我的名字叫徐孟南,我的考号是×××……”他以考零分为骄傲的目的是要以此对抗当下腐朽的教育制度。三年后的今天他后悔了,并说“零分是我一辈子的痛”(金羊网-羊城晚报微博)。


 

又如,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博士、副教授张显。作为药家鑫案被害人张妙家属的代理人同时也是张妙丈夫的亲戚的张显,最近有点烦。因为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以名誉侵权将其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张显因此反思自己的出现和做法或许是这个时代的悲哀(新京报)。

再如,前国美电器董事会主席陈晓。因为违约“多嘴”,被国美起诉要求返还千万封口费(正义网)。此案缘于2011年5月10日,国内一家财经媒体发表《国美事件再露面陈晓大爆国美财务漏洞》的报道。文章大量引述陈晓离职后对国美电器的评论,如“他本人将尽快抛售国美股票”,对国美经营模式,以及昔日的对手、现在的继任者张大中的看法等。陈晓对此曾辩解道:“从一场无议题的私人闲聊中,片面抽取内容所发表的文章,是缺乏常识的个人理解。既非我原意,更不代表我的观点和言论”。

当然,江苏泰州市政府也没有例外。虽然,江苏泰州市政府称芦苇杆当钢筋筑堤坝报道不实(中新网),但倒车男子揭开的泰州南官河河堤工程亦即泰州市政府强调的这条“便道”,在浇筑时的确没有用钢筋,的确用芦苇杆、细木板做过“外衬”。

在理性与非理性之间,我们期待正义与公开。

譬如,聂磊涉黑案。虽然,青岛法院结束了对聂磊涉黑团伙骨干成员的庭审(新华网),但因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贩卖毒品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聂磊涉黑案”让我们有理由怀疑青岛官场是否干净。

又如,广东紫金矿业溃坝。虽然,17名死者家属索赔超过860万(中新网),但死者长已矣托体同山阿,后续整改并没有见诸报端。

再如,云南曲靖铬渣案。虽然,自“6-12”铬渣非法倾倒致污事件发生后,截止2011年12月31日,共无害化处理铬渣48623吨(云南网),但已经污染的江河湖海与生命还在寒风中哭泣,如何补偿大自然与生命的损失没有任何片言只语。

还有,东莞活婴当死婴丢弃案。当活婴当死婴被医院丢弃厕所的家属索赔百万只获赔7万(新华网)的消息传来时,我们震惊广东和谐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震惊南海区卫生部门的“高额索赔无依据”,震惊“如协商不成,希望婴儿家属循法律途径解决此事,政府部门将全力协助”的话语。

诚然,甚嚣尘上的郭美美事件后中国红十字总会首次公开选拔四个职位负责人(中新网),是时代的进步也是网络的胜利。蒙牛牛奶供应地牧场董事长因为污染严重欲辞职(中国网),有媒体压力也有良心发现。但蒙牛、伊利、三元等国产奶集体再涨价已经涉嫌价格联盟(人民网微博)。因为从“三聚氰胺门”到“早熟门”、“生鲜乳国标降低门”,再到最近的“黄曲霉毒素M1超标门”,在行业危机尚未消失产品质量还没有保证的当下,用集体涨价转移公众的注意力,国产奶已然不怕伤透消费者的心。

值得欣慰的是,深圳120名人禽流感病例密切接触者解除观察(金羊网-羊城晚报)。自2011年12月30日广东省卫生厅确诊陈某某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疑似病例,疾控人员第一时间追踪患者的密切接触者,针对患者居住地,开展终末消毒,做到消灭可能存在的传染源。对于负面新闻不断的广东和中国的卫生部门来说,这无疑是一抹温暖的亮色。(蒋伏利)

蒋伏利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客座教授,WSF V-GM,高级媒体、政府、NGO、社会意见领袖、校园学生社团等公共关系专家,首都媒体资深报人,高级记者,CBSA高级商务策划师。
每日关注 更多
蒋伏利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