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的大象

王学秀 原创 | 2012-10-11 11:4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在西方社会学界享有较高声望的美国学者伊维塔·泽鲁巴维尔有一部著名的著作《房间里的大象:生活中的沉默与否认》,从社会学角度分析人们在私密生活和公共生活中,对于某些显而易见的事实,集体保持沉默的社会现象,作者将其称为“合谋性沉默”。

  译者胡缠认为,英语中“房间里的大象”,是指某种巨大而无可回避的真相,但尽管无可回避,人们却又可以与它相安无事。著名学者刘瑜在中译本序言“沉默不是金”中说,房间里的大象,意指所有那些触目惊心地存在却又明目张胆地忽略甚至否定的事实或感受,用作者的话说,就是那些“我们知道,但是我们清楚地指导自己不该知道”的事情。

  在“合谋的沉默”一章中,泽鲁巴维尔认为“皇帝的新装”就是典型的“合谋的沉默”,即一群人形成默契心照不宣,在公开场合有意忽视某种他们私下全部清楚的舒事实。泽鲁巴维尔认为,产生合谋的沉默的原因,往往来自痛楚、恐惧、羞耻和尴尬等,比如他认为,“否认源于我们逃避痛苦的需要”,“作为一种否认的形式,沉默肯定有助于我们避免痛苦”。当然,人们所恐惧的和要逃避的,往往不一定是物质性的,如刘瑜就认为,“人们所恐惧的,甚至不是利益上的损失或肉体上的暴力伤害,而是精神上被自己的同类群体孤立。出于对归属感的依恋,他们通过沉默来实现温暖的‘合群’”。

  从社会性质上看,泽鲁巴维尔认为,需要审视沉默的高度模式化的社会动态。他举例说,当一名员工在会议中看到另一位对明显听得很清楚的话充耳不闻时,那么这些话可能是无关紧要的印象,会在第二个工作人员的继续无视中得到加强。事实上,一个恶性循环可能从此产生,每个同谋者的否认对他人都是一种支持,他们的整体沉默会彼此呼应,这时第三个、第四个也加入了共谋。如保罗·西蒙所说,沉默“如癌细胞般分裂增长”。泽鲁巴维尔认为,这正是整个社会是如何变得集体否认其领导者的无能、无视明显的暴行、以及对迫在眉睫的环境灾害视而不见的过程。

  泽鲁巴维尔研究的这种“沉默与否认”,“即便在社会学研究中也不多见。所以他说,我们在社会生活中所竭力避免的,通常也正是我们在学术领域内不会给予太多关注的。因此,合谋性沉默也仍然是一个理论不完善、研究不充分的现象”。

  尽管如此,如果我们能够在作者提示下认真地观察生活,其实可以发现大量的这一类“沉默”与“否认”。比如,在企业文化调研中,我就经常遇到这样的“心照不宣”、“王顾左右而言他”之类的事情,这些事情,有领导者的强势或刚愎自用,有管理者的不作为,有制度的不合理,有不正当关系产生的不正当利益等等。这些事情,大多是访谈者不愿意提及的,其中肯定包含着泽鲁巴维尔所以的“痛楚”和“恐惧”一类的情感,同时也应该包含着不齿、不满、愤懑、无奈一类的态度。而事实证明,恰恰是访谈中这些“合谋的沉默”,才是影响一家公司组织文化的最深层次和最致命的问题。当然我们也知道,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够通过组织化的过程得到解决,谈所谓优秀文化的建议,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这些问题,恰如房间里的大象,在时刻威胁着企业和员工的日常。如刘瑜所说,“我们尽可以堵上自己的耳朵或者捂上自己的嘴巴,但是当房间里有一只大象时,它随时可能抬起脚,踩碎我们天下太平的幻觉”。

  所以,对于企业文化建设来说,尽管你也可以在大象的注视下一点一滴地进步(我不反对),但最根本的解决办法,还是要正视房间里的大象,并想办法合众人之力,把大象从房间里轰出去!

个人简介
历史学硕士,管理学博士,南开大学商学院企业文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企业文化管理师”核心主讲教授,劳动部“企业文化师国家职业标准”制订组成员、核心主讲教授,主持与参与多家企业企业文化咨询工作。主要研究方向为企业…
每日关注 更多
王学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