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漂族”背后的人口流向与乡村复兴

童大焕 原创 | 2012-11-12 10:2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社会 人口流向 乡村复兴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埋在这春天里。”诗歌和想像,多诗意表达,现实生活中,更多的却是沧桑与无奈。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就让我漂在,漂在这孤独的城市里!这才是当下,许多老年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年迈的她们,离开家乡,来到一座座完全陌生的城市,敲开一扇。门里,住着她们的儿子儿媳或女儿女婿,还有与她们的1/8基因相同的小生命。她们的内心有着不少因漂泊异乡而产生的孤独和烦恼……这些为照顾第三代,或者因寻求被照顾而远离家乡、来到陌生大城市的父母,被称为“老漂族”。微型网络快调结果显示,74%的网友,身边有“老漂族”;而“没有朋友”、“精神上缺乏慰藉”和“想家”,被认为是老漂族们最大的烦恼。对于步入中老年的“老漂族”来说,离开家乡的最大损失,就是与原来的社会支持系统相脱离,感觉自己像是个“被人遗忘的角落”。

  我曾经在《世纪大迁徙——决定中国命运的大城市化》一书里,专门一节介绍《城市化和计划生育共同改变财富流向》,而这财富流向是在人口流向改变的基础上发生的。计划生育导致的子女大规模减少和史无前例的中国城市化运动,打破了几千年中国历史上“以父母为中心”、“父母的家就是家”的传统居住和养老格局,改为“父母迁就子女”,独生子女双方父母的养老居住地都变成了“以子女为中心”。这便是“老漂族”诞生的根源。

  再怎么样的田园挽歌都挡不住城市化的潮流,人口由小村向集镇转移,年轻人由乡村向城市转移,是一个谁也无法阻挡的规律。但是老有所养、老有精神归依不应该成为奢望!老有所养,不仅仅意味着物质和医疗有基本保障,同时还应该意味着精神和文化认同有所依托。文化是精神的纽带,是生活幸福的重要指标。但是“老漂族”的大量存在,却是老年人精神和文化的断裂,这绝非他们所情愿,而是面对现实无可奈何。

  中国平均每天有将近200座村庄消失,与之相伴的是大量宅基地的湮灭和大量田园的荒芜。不论是从节约和利用宝贵的土地资源的角度,还是从老年人精神和文化养老的角度,及时启动农房、宅基地和耕地等土地资源的市场化改革与流转,都是时不我待,即使现在就实行最彻底的自由市场化改革,都已经是为时过晚了。

  我们应该鼓励和引导投资者“文化回乡”,因地制宜,以完全市场化的手段,进行乡村集镇的“集中养老”建设。比如通过土地和宅基地置换,让小村庄的老人能够在完全自愿前提下,用自己的宅基地免费置换集镇房屋,耕地之类的产权则可以不变。而置换出来的小村庄宅基地,其实并不具备直接做建设用地的价值,而只能复耕或复原为林地。它的真正价值,就在于在集镇置换出同等面积的建设用地,而保证总耕地面积不变。

  这样一种不动耕地只动宅基地的完全市场化的乡村重建,跟政府主导的农民上楼有本质不同,不仅没有强迫,而且让日渐消失的小村镇农民在失去劳动能力后,仍然拥有耕地用于出租等,而且能够实现有高度文化认同的“就地养老”,不再让他们成为没有精神归宿的城市“老漂族”。这,应该成为当代中国“乡村重建”的主流。

  而大量置换出来的耕地,则可以通过机械化耕作等形式,大幅度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从而通过规模经营,增加科技含量和农业附加值。

个人简介
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