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中立才永远不会有世界末日

童大焕 原创 | 2012-12-31 11:1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2012,玛雅预言中的世界末日并没有到来,但人类应该时刻警醒,末日很多时候是由人类亲手谛造。

  在2012即将过去的日子里,我特别想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说两句话:

  第一句:人命大于天,不可错杀一个。经过艰苦的努力,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法了,这是中国人权事业的大进步,可喜可贺。然而最高法肩上的担子就重了,希望每一个死刑复核案件都对得起人命,对得法律,对得起法律人的良知。因为,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2012年,值得称赞的是浙江吴英非法集资的死刑案复核,最高法没有批准死刑立即执行。

  在我有限的视野范围内,2012年还有两个影响较大的案件也进入了最高法的死刑复核程序:一个是沈阳小贩夏俊峰刺杀城管案,一年里几乎天天都有人在网络上呼喊“枪下留人”,希望慎之又慎。另一个是青岛聂磊“青岛史上最大黑社会案”,从现有信息看,这个案件同样多有蹊跷:

  从判决书来看,聂磊被判10个罪名,其中唯一将其判处死刑的是“故意伤害罪”,即多年前,其开设的游戏厅,一次因为有员工卷款潜逃,被游戏厅经理抓回后殴打一顿,后不治身亡;一次则是有人在他的游戏厅散发别的游戏厅广告,被游戏厅保安打了一顿,回家多日后死亡。

  但这两起命案中,聂磊都没有参与,甚至打人时都没到场,也没有证据证明这是他指使的。但因为被扣上“黑社会团伙”的帽子,所有其他人的犯罪,都被算到聂磊头上。于是,这两起故意伤害案的判决结果很有意思——直接打人的主犯被判几年,而没有参与的聂磊则被判死刑。

  早在2011年8月22日,时值青岛方面正大张旗鼓地宣传打掉“聂磊黑社会团伙”的政绩,当地的《半岛都市报》醒目位置登出报道说:为了打黑,青岛曾“专门赴重庆学习”。

  “向重庆学什么?不就是学习那一套非法的甚至是非人的做法吗?不就是学那一套先定罪后逼供找证据、先造声势后肆意抓人的卑劣手段吗?”青岛某大学一位法学教授说。

  据悉,据青岛市公安局一位中层透露,在办理聂磊案件的过程中,青岛曾两次组织赴重庆学习,其中一次由青岛市公安局高层通过关系“拜见”了“王立军教授”,请他介绍打黑的经验,在“接见”过程中,趾高气扬的王立军对前往取经的青岛同行说:“打黑打黑,就是要以黑制黑,甚至比黑社会更黑,才能镇住他们,扞卫我们政法机关的职业尊严。在这个问题上,如果还和法学院那些书呆子们讲什么道理,较什么劲,那就是幼稚,就是愚蠢。”

  会见中,有人就聂磊案提出:聂磊没有血债,没有命案,如果按程序走下去,恐怕没法判他死刑,这样就不像个大黑社会了。王立军打断提问人的话说:“你这就是书呆子气!他没有血债,你们难道就不会挖地三尺找吗?把他七姑八姨查个遍,上三代下三代挖个遍,公司员工关个遍,我就不信找不到问题。”

  王立军还告诫青岛来访者:“现在我们掌握着舆论工具,我们说啥群众就信啥,当年共产党说亩产十万斤都有那么多人相信,现在说一个黑社会有命案,群众能不相信吗?”

  王立军在打黑中黑打的恶劣程度的确远超想像,王倒台后重庆公安系统内部就有一千多名干警以各种方式要求伸冤。现实打黑过程中也有大量先定罪再找证据的案例,因此对于此类案件的死刑复核,应当更加小心谨慎。

  第二句话是:法律中立,才永远不会有世界末日。法律是世俗社会最高的仲裁者也是最后的仲裁者,它应该是中立的神器,而绝不是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策的奴仆和工具。法律只有成为现实社会的主宰,人间才有自由、正义和公平。不论是法律服务于经济社会,还是服务于政治,都意味着法律的天平发生了制度性倾斜,意味着我们离世界末日不远。服务于经济,则百姓末日不远,自然环境、百姓权益乃至生命常有可能被迫为企业让路,各地“招商引资”过程中多有如此。而一旦百姓和环境的容忍超过限度,法律掉转方向倒过来为政治服务,则企业家末日不远,它往往意味着个企业财产乃至企业家生命被拿来为讨好民粹的政治祭旗,重庆及一些过犹不及的打黑行动多有如此!

  12月27日,重庆市召开民营经济发展座谈会,市委书记孙政才主持会议并讲话。讲话中提到要优化法治环境。加强法制建设,坚持依法行政、公正司法,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合法财产不受侵犯、合法经营不受干扰。

  话说得很好,但归根结底,只有法律和法院中立,成为世俗社会的最高主宰和最后裁判,这一切才有可能。

个人简介
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