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复兴首当感谢农民

姚中秋 原创 | 2012-12-04 10:43 | 收藏 | 投票 焦点关注

  传统为什么会复兴?过去三十年,传统在复兴,儒学在复兴。对此,有些具有反传统倾向的文人说,这还不是因为上面的有意提倡。我的不少朋友都试图通过这种论式告诉我,儒学正在被利用,我不应当参与儒学的复兴。

  然而,只要稍微考察一下过去大半个世纪的中国观念史、政治史、社会史就会发现,这种说法完全站不住脚。事实是:农民才是这一轮传统复兴、儒家复兴的先锋。

  董仲舒-汉武帝以后,儒家重建社会秩序,形成儒家社会或者儒教社会。其主导者是儒家士君子,受其教育之儒家绅士则分散于基层社会,以儒家的孝悌忠信等价值,把乡村普通民众组织起来,生产公共品,并按照“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的儒家原则分配公共品。农民或许不能直接接受儒家教育,但通过绅士的言行,通过绅士领导的自治生活,通过儒家化的神灵崇拜,包括祖先崇拜如宋明的祠堂制度,总而言之,通过儒家所塑造的风俗,农民也濡染于儒家价值,而成为儒家价值之承载者。如果说儒家社会是一块冰山,那儒家士君子、绅士就是露出海面的部分,而农民就是海面下那部分,农民就是儒家社会的底盘。

  在历史上,上层的儒家士君子与底层的农民之间形成一种有趣的互动关系。正常情况下是儒家士君子教化农民,然而,在非常情况下,这种关系却需要颠倒过来:“礼失求诸野”。原因在于,士人的思想能力较为灵敏,因而其观念也容易变化。从孔子以来,士人的理念发生过多次重大变化。农民的观念却不会随之迅速变化,因为他们不思想,他们只是默默地生活着。而士人在尝试了新观念或者经历了政治大动荡、进入秩序重建时期后很可能发现,农民的观念是健全的,思想、观念上的创新不过是少数人的智力游戏而已,农民所坚持的也许有点古老的生活,其实正是稳定的、美好的新生活的范本。士人开始向这样的生活学习,重回秩序之正道。

  20世纪的中国就经历了这样一个周期。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冲击中国,上层士大夫群体心神摇荡,迅速展开了反传统运动,摧毁了儒家赖以生存的种种制度,如书院、科举、读经。这样,儒家士君子之养成机制被废除,此为中国社会五千年来最重大的变化。代之而起的是高度不健全的现代教育训练出来的“专业人士”,他们有知识而无文化,也没有价值认同。其中有一些人具有公共精神,是为知识分子,他们倒是具有价值,虚妄的价值:反传统,摧毁中国文化。

  百年来,中国的教育体系都在系统地培养反儒家、反传统的知识人,因而现代中国的精英基本上是反传统的,最好的精英也可能对传统毫无认知、感觉。换言之,上层是非儒家的、甚至是反儒家的。正是他们发动了一轮又一轮反传统的思想、文化,乃至社会、政治运动。正是他们建立了国家全面地集中控制经济、社会、文化、思想的计划体制。这种体制绝非中国固有,而是自以为先进的知识分子从外国的书本上抄回来的。

  农民无法理解这些观念和制度。这些制度与他们所熟悉、他们的祖先世世代代生活的制度完全不同。农民完全无法理解集体所有制和集体经营,也无法理解“破四旧”运动,因为,两千年来,就是“四旧”安顿着他们的人生。因为无法理解,所以他们消极抵制知识人带入的新制度,甚至积极地反对。20世纪中期的中国历史,就是知识人把自己从书本上抄来的制度加之于农民,而农民予以抵制、反抗的历史。80年代之前,农民不断失败。但此后,农民部分地胜利了。80年代取得较大进展的农村改革,不过是政府承认农民自发回归传统制度的努力之正当性,把恢复的制度予以合法化。

  需要注意的是,农民的回归是全面的,绝不仅限于经济领域。农民自发地回归经济上的家庭经营,同时也恢复了自由商业的传统,进城经商、打工。他们自发地恢复传统礼俗,如祭拜祖先。他们用自己刚刚赚来的第一笔钱为祖先建造壮观的坟墓。他们自发地恢复乡村社会的自治组织:宗族,他们续修族谱,兴建祠堂。凡此种种制度都是传统的,渗透着儒家价值。这些价值和制度在城市被基本摧毁,在农村,倒是因为城乡分割,而有所保留。更重要的是,农民因为教育程度低,反而没有受到充满着现代迷信的现代教育、知识和文化的污染,因而在知识与制度的强制松动之后,立刻自发地回归中国文明,也即儒家价值支持的传统制度。

  在公社制度解体之后,这些制度填补了正式制度的空白,维护了乡村的基本秩序。凡此种种,在最为富裕的南方农村,表现得最为明显,而众所周知,中国市场制度最为健全的地区,正是在这里的农村。换言之,正是最为传统的农民,创造了中国最为健全的市场秩序。它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儒家价值、制度与市场、社会自治的兼容性。

  “礼失求诸野”的社会科学命题得到了验证。农民不仅开启了改革,也开启了本轮儒家复兴。散布于大地之上的农民,凭借着儒家长期浸润而具有的强韧深厚的生命力,在社会最底层,在狂风暴雨中,默默地守护着中国文化,守护者儒家价值。今天,中国人之所以尚能在经历“文化失心疯”之后,接续文化之命,首当感谢农民。

姚中秋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席、独立学者。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