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忙碌是透支生命的无奈

姚中秋 原创 | 2012-12-07 13:35 | 收藏 | 投票

  有人会说,中国人还很穷,所以必须拼命工作,才能改善境遇。但是,相信国内很多白领的收入,未必低于中欧相应群体。很多人也一向盲目地相信,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境遇大大地好于中欧。很显然,这种认知并没有让中国人把生命的脚步放慢一点。

  行走在中欧大大小小的城市、乡村,最让人感动的是这里的悠闲。这种悠闲对于中国游客来说,首先表现为不便。游玩一天,有的时候想买点东西,竟然无处可去。在我们所经过的几乎每个城市,到傍晚六七点,所有商店都关门了。周日,商店同样关门。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在所有这些城市,到处都是咖啡馆。这里的咖啡馆,不像中国某些小资所想象或期望的那样充满情调。其实都很普通,类似于中国的小饭馆。只是随着城市改造,中国的小饭馆逐渐消失。咖啡馆则在高楼大厦中生长出来,还有一些集中的所谓咖啡馆街,比如说北京三里屯、后海。但它们从一开始,就弥漫着暧昧的气息。欧洲,咖啡馆却仍然像中国原来的小饭馆。同样是把桌子摆在门外,客人们则悠然地在这里消磨时间,也不怕“城管”来掀台。

  当然,除了看到人们不在街上,我们并不知道欧洲人在星期天、在下班之后在做什么,但总体上,还是能够感受到欧洲人的悠闲。这让我们这群匆匆忙忙的中国游客感受很深。当代中国人的生活,几乎每个人,都可用一个字来概括:忙。甚至连乞丐、流浪汉,都忙着闯红灯去办事。

  因为忙不过来,所以,国人拼命地延长工作时间。在中国,小店铺的业主自不用说,他们通常每天开业十六小时以上;南方各种制造工厂的外来劳工的工作时间之长,也是出了名的;看起来光鲜的白领们,也几乎普遍地被强制、半强制加班,以至于加班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如果不加班,白领们反而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当然,新闻媒体也告诉我们,老板们是多么地辛苦,而领导们又是如何地日以继夜地操劳。

  总之,大约除了乡村的留守人员之外,生活在城市中的各个社会群体都十分忙碌。当然,人们的这种忙碌,只有一个目的,司马迁早就说得清清楚楚: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大家都想挣钱。说到钱,恐怕不能不说,忙碌的挣钱生活,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人的心智结构。根据我的观察,欧洲人的算账技能似乎不如中国人。在中国,哪怕没有受过什么高深教育的小商贩,也有很高的心算技艺。在欧洲,收银员们进行心算似乎有点费劲。

  简单地说,短暂的旅行过程中的肤浅观察让我觉得,中国人对于钱比欧洲人更为热衷,也愿意拿出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用于挣钱。整个生命的节奏被挣钱的欲望驱动,而比欧洲人快得多,生活也就显得忙忙碌碌。前些年老有人说,现代化意味着生活节奏加快,但至少在欧洲,并非如此。在这个高度成熟的现代化世界,人们的生活节奏显然慢于中国。

  有人会说,中国人还很穷,所以必须拼命工作,才能改善境遇。但是,相信国内很多白领的收入,未必低于中欧相应群体。很多人也一向盲目地相信,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境遇大大地好于中欧。很显然,这种认知并没有让中国人把生命的脚步放慢一点。

  所以,忙碌与绝对收入、相对收入水平无关,而是由其他因素决定的。可能是文化,比如,由于缺乏宗教精神,中国人普遍具有根深蒂固的物质主义倾向,在仅有的一些宗教传统被销蚀之后的当代尤甚。也可能是制度。如果社会的各种制度安排让人觉得未来不可预期,那合理的对策就是尽可能抓紧当下的时间,拼命赚钱,好让自己在那难以预料的未来有一块立脚之地。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人的忙碌其实是一种强迫症,是透支生命的无奈。由于未来的不可预期性,单位时间的生命价值被低估,人们只能通过 “拼命”来提高生命的价值生产力,而文化则让中国人选择了通过身外之物来彰显生命的价值。心为物蔽,对生命内在价值的体会、追索,反而成为不可能。

姚中秋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席、独立学者。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