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沧桑过后

刘建军 原创 | 2012-02-21 12:5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散文 沧桑过后 
沧桑过后是什么?我真的说不清楚。是鬓角斑白的鬓发,还是面颊苍苍的容颜?树上的枝条绿了又黄,黄了又绿;池塘的绿水凝了又化,化了又凝;布谷鸟飞来了,雁阵又随之远去;岁月的印痕在一切的一切事物上,都一视同仁地留下鲜活的年轮。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沧桑,也不知道沧桑过后,还会有什么样的沧桑。。。。。。
我曾经见过西北大漠的胡杨,据说胡杨生之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下一年不腐,胡杨三千年的岁月沧桑过后,给我们昭示的是生命的不屈和坚强。
我曾见过深埋地下煤炭和滚滚的原油,据说他们分别由亿万年的植物和动物尸体凝化而成,在长夜慢慢地地壳下面,他们亿万年生聚幻化,岁月的沧桑过后,它们提供给人类赖以发展的宝贵能源和矿藏。
我曾在博物馆里看见过恐龙和多种植物的化石,它们虽然倒下,抑或将自己的枝叶印记在坚硬的岩石上,我发现她们倒下的身躯抑或留在岩石上的影像,依然保持了那份生命的激情和张扬,提示我们她们也曾是我们现在主宰的这个世界的不可忘却的主人。
我在九寨沟旅游的时候,还曾见过无数株千年老树,静静地躺在大山深处的湖泊中,她们或钙化为石柱,或行将就腐,在她们钙化或将腐的躯体上,我也分明地看到了新生的枝芽在迎风摇曳,沧桑岁月流过,她们并没有完全地死去,她们用新生的那抹嫩绿和娇黄,默默地给我们讲述着枯木逢春的故事和腐而不朽的生命歌唱。
在拍卖行里和珠宝店中,我曾见过熠熠闪光的黄金和琳琅夺目的钻石,她们耀眼的光辉,足以令世间所有的人们痴狂,和煤炭石油一样,它们也是在漫长暗夜中生长的结晶精华,沧桑的岁月,无法埋没它们的光辉和价值,无论埋藏多深,深居地下多久,她们始终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始终坚信岁月沧桑过后,她们依然不减固有的风采和尊贵的价值。
我曾经在无数个乡野山村,见过无数个颤巍巍的耄耋老人,他们或手脚不再灵便,或牙齿早已脱落,或曲背如弓,但是当他们从你面前缓缓走过的时候,难道你看到的只是他们风烛残年的背影么?难道你没觉得在他们任岁月雕刻的沧桑面孔上,依然保持着那种对生命的执着吗?又有谁知道,在这每一位耄耋老人的背影身后,不会珍藏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传说?但就他们的生命而言,就足以让我们这些晚辈后生顿感肃然起敬。
滔滔黄河水,默默万古流,沧桑过后,留给大地的是丰饶的沃土;滚滚长江水,一路两岸绿,沧桑过后,留给人间的是稻米香。沧海横流,大浪淘沙,显示的是英雄的本色。在茫茫宇宙,浩淼人间,面对亘古沧桑,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匆匆过客。或许这所有的过客,或江山风流,或转瞬消失,或曾经不可一世,或曾经草木一秋,但这都丝毫不能否定她们的价值,沧桑过后,岁月会印证她们曾经的往过。就像胡杨,就像煤油矿藏,就像枯藤新枝,就像长江黄河,就像你村里那位岁风烛残年但仍觉夕阳无限美好的耄耋老人。。。。。。
个人简介
大学文化,高级政工师,曾任《语文周报》兼职编辑,苏鲁豫皖中学研究会会员,胜利油田作家协会会员,具有教育、政工和行政管理经验,先后多篇文学、管理文章在报刊杂志发表。出生在黄河岸边,工作在黄河入海口共和国最年轻的土…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