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期身影在线访谈:做不了太阳,就做萤火虫吧

17期身影在线访谈:做不了太阳,就做萤火虫吧

——访广东省作家协会《作品》网刊编辑苏景文先生

 

主持人:  汪漪

 

  宾:  苏景文

 

  间:201224日晚2000-2200

 

  点:身影在线访谈群(QQ:108634701

 

 

【本期身影人物介绍】

 

牛犊子,韶关始兴客家人,原名苏景文,广东省青工作协会员.70后,农民,打工族,7岁到生产队下田捞禾挣工分,10岁上山采矿,12岁得过作文一等奖,16岁养过蚕种过桑,烤过黄烟,上山伐过木材。自学过大学课程,曾在某学院学习,考过电工证,电动工具维修资格证,在某木制品厂、鞋厂、家私厂、五金厂做过电工,机修工,水电维修工,做过广州市政协住宅小区管理员等等,现为某建筑模型公司建筑部经理。90年代开始在《韶关日报》发表小说民间故事等,出来打工后在《佛山文艺》连续发表诗歌,由于工作和生活的压力,停笔十多年后涉足网络重新提笔,曾任从零诗社副社长,于《作品》(网络版)发表散文,评论等,并任省作协网络文学论坛超级版主兼网刊编辑。有诗评发表在中国史料研究会主办的《黄河诗报》,诗歌作品组诗发表在山西省文联主办的《九州诗文》,黑龙江某市主办的《家园文学》。散文《童年系列》发表在中国作家网等等。

命运多舛,受过严重的伤害,哭过,痛过,失落过,但对美好的生活的追求没有停止过。相信生活有美好的一天到来。相信人间真情,坚信祖国越来越富强。最大的理想是做一个真正的作家,但不强求,一切随缘。

 

汪漪:身影人物,榜样力量。这里是团中央“分类引导青年工作优秀活动案例”-榜样人物大型影视系列专题《身影》在线访谈栏目。我是主持人汪漪,欢迎您, 苏景文先生。

 

 

苏景文:您好!主持人,身影在线访谈群和转载本次访谈的所有网络媒体,网友们:大家好!

 

 

汪漪苏景文先生,你打工时间很长,应该有很多难忘的打工故事,我相信广大网友,已经等不及了,希望和你一起分享。

 

苏景文:我出生一个农民的家庭,生活很苦,虽然我父亲曾是大队书记,但那时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时代。我一直都认为我父亲是老黄牛,所以我取我的网名:牛犊子。我希望我像牛犊子一样有活力,有成长空间。我记得我小时候,有时连饭都吃不饱,吃番薯芋头喝粥到怕。七岁时,我就到生产队捞禾挣工分,十岁上山采矿,十六岁种烟养蚕伐木,二十多岁到广州打工。打工也非常辛苦,赶货时常常是加班到凌晨2点,休息几个钟头后,还要准时上班。但我不屈服这种命运,我努力学习,我自学了高中大学的课程。我订阅了《语文月刊》,《作品》,《人民文学》,还买了很多文学评论专著,例如开放文丛等,并在某学院进修。我做过很多工作,做过学徒工,做过门卫,做过物业管理员,做过电工,做过电动工具维修工,做过磨刀工,机械维修人员,做过建筑模型工艺师,直到现在某建筑模型建筑部经理。我哭过痛过,但我没放弃过,我的文字,我的诗,没有颓废的情绪,我表达的都是在逆境中永不放弃的精神。例如我的《童年系列》,童年虽然苦,但我是快乐的回忆,快乐的童年;例如我的打工诗,我念给你听听:

                  【一个人在途上】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又是一个雨天

人们和我

忙着争夺

小小遮雨的地方

                        

行旅包里

鼓塞年轻人欲翅的向往

人生的天平上

你选择了痛苦和忧伤

把筋骨雕凿成

丑树般的坚韧和倔强

折得断的是骨头

折不断的是脊梁

心底呐喊已久的声音

但愿所有屈卷的渴望和理想

如壮锦铺展

 

又是一个艳阳天

人们和我

忙着寻找

小小荫凉的地方

 

看看我某诗歌的节选:

身心的伤痕何止千百/已然习惯了疼痛/又何惧多添一道/新的鲜血涌出来/终究把荆棘浇灌出花蕊// 岁月的痕迹/不会徒添锈迹斑斑/只会砥砺我们日渐锃亮的脚步和胸怀/直至凝聚成一滴/可以浇灌的净水//我近期也在写一些诗歌评论,我主要是看到很多诗歌评论都是在唱高调,或太学术化,离普通读者太远。文学,应该是大众的,而不是几个人的象牙塔的依依呀呀。我的评论从读者的体验出发,力求通俗易懂,让更多人读懂诗歌,喜欢诗歌。评论杨克老师诗歌的《一切与己有关》,评论一个女诗人小雨的《一个青春期少女的梦幻》,评论王竞成老师诗歌的《小溪的情书》,被文迪借书网转载,居然都有七千六百以上的浏览量。还有评论我的诗歌大哥姚宏伟诗歌的《在旧信封里偷渡》发表在《黄河诗报》,评论博士唐诗老师的诗歌的《乡村宁静早晨的空气》,被南方都市报奥一网原创文学版头条推荐,等等。在《乡村宁静早晨的空气》中,我提到了一个概念:“贵族气质写作。”我这贵族气质写作,并不是一定要是贵族才能写,而是说即使出身草根的诗人,也可以有贵族气质的,只要你有修养有内涵,即有贵族气质。

 

汪漪:我很欣赏先生的这句话:童年虽然苦,但我是快乐的回忆。作为70后的新生代农民工,你期待什么样的企业就业,你感到比较幸福?

 

苏景文::我作为70后,当然期待在一个比较正规的福利待遇好有盼头的企业上班,工作八小时制,有一定的企业文化,有发展空间,不是血汗工厂,有一定的业余时间搞自己喜欢的事,如写作等,能和家人相聚。幸福不是完全靠钱来衡量的,一个企业,给工人一个家的感觉,就是对幸福一种解释。

 

汪漪:真的,先生,我倒希望有朝一日,你不再打工,而是拥有自己的一个工作室,轻松写作,快乐生活。先生,做为70后的新生代工人,我想理解下你的的价值观,你的价值观又如何跟这样的企业对接?

 

苏景文:纯讲奉献不实际,单讲回报那是蛀虫。有付出,也要讲收获,有收获的公司才是一个活力的公司,才是有一个有潜力的公司。现在不是原始社会,因为金钱是维持一家人的衣食住行的前提条件。为社会多创造财富,为这个社会的进步出一点点力,多多学习先进的管理经验,多读有关方面的书,我做为有一个由生产工人提升的管理人员,理论知识是非常缺乏的,所以我是在学习中成长,在成长中学习。摸着石头过河的。

 

汪漪先生,你是广东省新生代工人作协首批会员,你认为国家如今提出文化强国,跟这个大环境有关吗?这个大趋势给你了什么样的契机?

 

苏景文:文化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不少哲学家、 社会学家、 人类学家、历史学家和语言学家一直努力,试图从各自学科的角度来界定文化的概念。然而,迄今为止仍没有获得一个公认的、令人满意的定义。据统计,有关 “文化” 的各种不同的定义至少有二百多种。笼统地说,文化是一种社会现象,是人们长期创造形成的产物。同时又是一种历史现象,是社会历史的积淀物。确切地说,文化是指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传统习俗、生活方式、文学艺术、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

一个只讲经济的国家不是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不是一个幸福的国家。我们国家的gdp年年在增长,幸福指数却在年年下行,所以说,幸福和钱不是成正比的,但幸福感和文化是成正比的,有相辅相成的效果。广东抓住这个历史机遇,提升产业工人的文化素养,其实就是提升一个企业的整体素质水平,为我们国家的经济转型做好准备。产业工人作协的成立,即是要把散沙一般的工人团结起来,为他们打通一个向上的通道。

写诗写文章,和作画一样,讲究一个心“静”,这“静”就是修养,涵养,就是一个“和”字,心静则家和,家和则万事兴,万事兴则国家兴。这刚好切合了胡主席提出的“和谐”。我也在努力修炼自己的内涵,少些暴戾,多些和谐。

 

汪漪:广东在全国是较早提出网络文学的,而且建立了网络文学研究院,省作协也推出了相应的网刊和网络文学论坛,据悉,你又是《作品》网刊的编辑。先生,我想听听你对网络文学的发展的看法。

 

苏景文:纸质文学因为有编辑把关,过于粗糙的文字是不会出版的。网络文学和纸质文学不同,因为网络容量大,门槛低,只要你会用电脑,在论坛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在网络发表你的文章,即使狗屁不通的文字也可以发表。但是也不能说,网络文学都是垃圾,有很多网络文学,是相当好的。很多有才华的写手,一直被纸质(体制)压制,没有出头之日,现在有了网络,有了发表文章的地方,也就有了更多渠道,人人都有说话的地方,人人都有表达感情的地方,人人都是作家。网络文学也越来越被体制承认,连申请加入中国作协的入会的材料也可以是网络文学了。有很多网络作家在网络上赚到了相当多的钱,为自己的生活提供了一定的保障。但是,网络文学也有非常大的败笔,有些为了吸引眼球,故事情节非常低级暴力色情。所以网络文学也要一个正确的引导,作协要担当起这个引导的角色。广东省作协在2011年成功举办了四次网络文学研讨会,我有幸被邀请参加了。我也在积极参与网络文学的编辑引导,尽量选一些高素质的作品入选,广东作协主席廖红球老师在他2011年工作报告中,就用两个段落提到由杨克老师主编的网刊《作品》,并对网刊有了积极的评价。

我在广东作协的作家网做《作品》网刊编辑,我在其中一期写的卷首语就明确说:我们选稿,在往现实中倾斜。就是说,有担当有社会责任的文章优先选用。一个作家,不要天天风花雪月,而是要有一点“人类灵魂工程师”的作用,我不建议作家像战士一样去厮杀,但我们也不建议逃避现实,作家要有担当,要有社会责任,要有做人的良知。

 

汪漪:写作需要付出很多,很多作家奋斗终生,但最终默默无闻。面对自己的选择,能否谈谈你的苦与乐?

 

苏景文:是的,写作可以说是痛苦的快乐。我们出来打工,条件非常差,连桌子都没有,一般都是坐在地上,以床做桌子,能写多少就是多少,最要命的是住集体宿舍,非常吵,休息不好,根本没办法写作,非常痛苦。

我最希望我能出我的诗集,散文集,小说集,做一个真正作家,有生活保障的作家,能被国家作协承认的作家。当我老去时,我能自豪的拿出我的书给后辈看,让后辈能得到一点启发,一点教育。我要告诉我的后人,我没白来这世上。我留给后人的,不是金钱,但是是财富。

 

汪漪:现在我们的话题该转入你的家庭,据说,写作的人都有自己的粉丝,能否谈下你的粉丝?你的爱人是你的粉丝吗?

 

苏景文:真的,爱文学的恋爱相对容易。我记得我在《佛山文艺》发表诗歌《一个人在途上》后(发这首诗时编辑老师没缀上我的联系地址),有个叫王燕女孩子甚至跑到佛山文艺编辑部要我的联系地址。后来编辑老师在发表我的诗歌《梦学堂》时,连联系地址一起发出来,就收到相当多的读者来信,而且全是女孩子。我和一个女孩子足足通信有两年之久,可惜这样那样的原因,遗憾告终。我的第一个女朋友,也拿我的作品和她的闺蜜炫耀。我和我现在的妻子相亲时,还没见面,我妻子在介绍人一听到我的名字,立即说:“苏景文,哦,我知道,很有名。”结果很容易就成了。本来我妻子在我们那里镇是出名的傲气的,一般人她根本看不上眼。哈哈哈。看来文学也有一定的征服力。

 

汪漪:你妻子好像和你没有什么共同爱好,你们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她是如何支持你的文学创作的?

 

苏景文:说来好笑,我和我妻子是相亲认识的,并没有恋爱就结婚了。我妻子不写作,但她认为,能写作的人都是了不起的人,丈夫能写作,是一种荣耀,是值得大家尊敬的人,作家是一种非常高尚的职业。(可惜我还没到这高尚的行业中来。)我妻子是非常节省持家的人,从来不乱花钱。她在家带好了我两个小孩,就是对我的最好的支持。我没有为我妻子写过诗,结婚时也没有奔驰宝马,甚至连婚纱都没有,平平淡淡才是真,但我相信,最质朴的情感往往会最长久。

 

 

汪漪:我们都期待苏景文有影响当代的文学作品出现,最后,我们的网友都希望同你一起展望美好的未来,你能否跟大家说说吗?

 

苏景文:我也希望我能写出有社会影响里的作品来。我在努力。我的计划是,积累一定成果后,厚积薄发,出版自己的书。多写积极进取的作品,讴歌时代人物,为和谐社会多出力。我做不到伟大人物,但一样影响一整代人,做不了太阳,就做萤火虫吧,一点光也是光,总比黑暗好。

   现在的少年人,基本上没吃过苦,我非常担心他们是“垮掉的一代”,希望在我的故事中,能给他们有一点启发。

汪漪:本期的采访到此就要结束了,但苏景文那个不服输的身影依然在我眼前浮现。苏景文说得好,作家是一种非常高尚的职业。只有看重高尚职业的人,他才会坚守他心中的梦,让我们祝愿苏景文先生在新的一年美梦成真,破茧成蝶。我是主持人汪漪,下期再见。

 

 

 

个人简介
王万兵系广东省作协会员,广东省青年作协特约副秘书长(广东省团委主管)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组成员,广东网络文学院2013年高级研修班学员,2014年度广东文学院文学评论研修班学员《江山文学》首席签约作家,《贵州文学》顾问,…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