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者们的天堂

蒋伏利 原创 | 2012-02-09 23:31 | 收藏 | 投票



 

三亚是美丽的,但美丽的三亚不是款款少妇迷人的笑脸,而是一朵天价宰客恶之花。其正在经受的一场近乎崩盘的危机(2月4日中国经营报),旅游产业链的每个环节在春节假期都同时出险,并强烈表现出整体商业环境系统性“病变”,包括价格欺诈、价格扭曲、价格歧视,等等。

 

对此,@罗迪微博揭露说,朋友一家三口节后在三亚吃海鲜,三个普通的菜被宰近4000元。他说是被出租车推荐的。邻座一哥们儿指着池里一大鱼刚问价,店家手脚麻利将鱼捞出摔晕,一称11斤,每斤580元,共6000多元。那哥们儿刚想说理,出来几个东北大汉,见此那哥们儿只好认栽。@中国企业家杂志(微博)说,春节三亚房费已经8800元一夜,然而一个早餐还要300元+20%服务费,出租去大东海要价400元!…………2009年十一黄金周我在三亚也被宰过,一碗西红柿鸡蛋汤被敲诈了70元!

 

作为在海南已经生活了近4年的大陆客,如果不想像三亚市旅游局一样睁着眼睛说瞎话,基本上,每一个到过海南的人都被宰过。换言之,被宰不是新闻,在三亚,在海南,不被宰才是新闻;投诉被受理是新闻,不被受理早就不是新闻了。

 

所以,我们不要惊叹天价宰客事件发生后,海南有媒体像黑社会一般高呼“罗迪和高先生,三亚请你们站出来!”因为三亚工商局在接受该报记者采访时说,在1月24日至27日4天,没有发现罗迪微博中反映的3个菜消费3600多元的消费凭证,也未发现一条鱼11斤6000多元的凭证。而且,该店26名员工中无东北人。经该报记者询问,该店员工均表示没有接待过类似的客人,而据反映“宰客”的微博描述,消费者用餐时间是1月25日晚7时30分左右,此时,正是三亚市工商局上岗巡查时段,当时值班的工作人员均表示未发现有人争执,也没有接到任何投诉。

 

这就不难理解,三亚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为什么在1月29日先后发布了两条内容矛盾的微博(2月4日中国经营报)。第一条微博写道:“今年春节黄金周在食品卫生、诚信经营等方面,三亚没有接到一个投诉、举报电话,说明整个旅游市场秩序稳定、良好。”该帖迅速激起众多网友的不满,“零投诉”一说更被网友指责政府态度傲慢。于是有了第二条微博,说,“上一条微博表述有误,是我们工作的失误,敬请广大网友见谅。”1月31日三亚市新闻办主任孙苏向公众进一步解释说,第一条微博表述不清,本意是“春节期间三亚海鲜排档、水果零投诉”,而非旅游消费零投诉。

 

毋庸讳言,事发之初,三亚政府与公众完全不在一个语言体系内沟通。否则,在一片讨伐声中三亚官方微博怎么会发布“零投诉”的公告?这只能说明三亚的官方微博仍被三亚当成了发布红头文件的平台。虽然,后来,三亚市委书记姜斯宪就旅游宰客事件道歉(2月1日中新网),表示将以此次事件为契机,虚心接受批评,但消费者已经不买账了。

 

人们的不满在于,提起三亚旅游,很多人想起的都是挨宰的记忆(2月1日中国青年报),美丽如画的三亚,早就可悲地与宰客符号联系在了一起。尤其是“三个普通菜被宰四千多元”的曝光和“超七成受访者在三亚遭遇过宰客”的调查,让三亚市政府之“春节期间零投诉”的官方数据成为一个笑柄,让骄人的黄金周旅游进账尴尬无比。

 

据知情人士透露,“宰客三亚”之海鲜市场的猫腻,与三亚旅游服务场所消费不透明、存在关联交易的行为有很大的关系。其次,“东北三亚”之经营海鲜排档是不少东北人来三亚做生意的首选,因此,海鲜店挨宰投诉中,有太多东北人的影子。第三,三亚的春节病症中,“权贵三亚”公款消费的繁荣是最大的核心和最深的病根(广州日报)。第四,目前针对三亚问题的种种指责,也暴露了三亚市政府的城市管理水平低效和应急不足的事实。这也是不久前国家旅游局(微博)公布的2011年游客满意度调查报告中将三亚列为倒数第六的根源(私以为,倒数第一都不止)。

 

作为旅游城市,三亚宰客问题由来已久(1月31日深圳商报),早在2007年春节前,山西省政协副主席吕日周就曾以亲身遭遇写信给海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卫留成投诉三亚政府管理水平低,旅游服务环境差。同样是在2007年春节,三亚还发生四川遂宁游客一家5口被打的恶性事件,事件经网络曝光后,三亚有关方面迅速处理此事,并派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萍带队到四川道歉。此后,三亚市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对旅游市场进行整顿,甚至要求四套班子领导每个月都要乘坐不少于3次公交车或出租车,以进行明察暗访,可事实上效果却并不理想。虽然官方的投诉统计数据好看了许多,甚至出现了“零投诉”,但网络上大家对三亚的负面评价却是有增无减。

 

问题是,在严打和高压政策之下,为什么三亚还一再发生宰客事件?对此,一位三亚海鲜档主自爆内幕说,“不宰客会被同行排斥”(2月3日广州日报 )。该海鲜档主称,海鲜档宰客在三亚几乎是“显规则”,因的哥、导游要收取回扣,海鲜价格也被抬高,回扣率高达40%,不宰客的海鲜店反倒会被同行视为“异类”,甚至被排斥。相对于本次崩盘危机中,三亚各部门快速出击,果断处理涉事海鲜店,在微博上进行危机公关,撇清政府的责任,或许三亚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运用管理智慧,利用现代管理科学管理好城市,确保类似的事件不再反复上演。

 

毕竟,2011年国务院才正式颁布《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说,到2020年,海南旅游服务设施、经营管理和服务水平将与国际通行的旅游服务标准全面接轨,初步建成世界一流的海岛休闲度假旅游胜地。然而,发生在眼前的这场三亚旅游崩盘危机告诉我们,今年春节黄金周期间,三亚地区是投诉重点,占全省举报申诉的45.36%。三亚只有直面问题,才能解决问题;只有承认现实,才能获得谅解,凝聚共识。否则,被抛弃不过是早晚的事。(蒋伏利)

正在读取...

蒋伏利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客座教授,WSF V-GM,高级媒体、政府、NGO、社会意见领袖、校园学生社团等公共关系专家,首都媒体资深报人,高级记者,CBSA高级商务策划师。
每日关注 更多
蒋伏利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