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意外惊人

路建华 原创 | 2012-04-21 20:27 | 收藏 | 投票

 

 地震惊魂

  
  那还是在我下乡的第二年,1969年7月18日,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我的阳历生日。再过两天,就是我遭遇渤海地震40周年的日子了。

  在地里忙了半天的我,午饭后应本村好伙伴宁津的邀请,到他家午休。平日里,我们是经常离开知青点,和村里的同龄伙伴在一起的。

  鲁北的村舍,那时大都是土坯房,略带屋脊的平屋顶,是粗粗的树木檩条上压着厚厚的掺了麦穰的土。房屋较低,不算宽敞,但也冬暖夏凉。人们睡土炕,有灶火的烟道从炕中穿过,冬天钻被窝,很暖和。

  那天我们三个伙伴刚躺下,也就是正午12点多一点,突然间听见很响的隆隆声。宁津说,“过炮车了,出去看看”。我们那一带属于海防,时有兵车行。我们一跃而起,出门就来到了大街上。

  哪有什么炮车!隆隆声停止了,大白天里四周静悄悄!鸟不飞,树不摇,街上的几只鸡犬全都低头耷拉角,如呆如傻。怎么回事?刹那间,大地摇晃,有些站立不稳了,眼看着村民屋顶上的用砖坯垒的烟囱,左右摇晃起来,摆动幅度得有10来度。只一两个来回,便瘫倒散架了,有的房屋也塌倒了,尘土四下散起。

  地震!地震啦!人们惊呼着跑到了大街上!

  当平稳下来时,我们回到宁津那睡觉的屋子,屋顶已塌落下来,土炕已经多半埋在里面。再细看,碗口粗的檩条的一端,不偏不倚正砸在我睡觉的枕头上!好险,惊出一身冷汗!

  急回知青点,那边的几个知青也在午休。知青住的房子是村里特意给新盖的砖瓦房。房子外面没事,里面却一片狼藉。原来,卧室与舍厅的间隔是单砖垒的,地震时的这面里间墙全身心扑在了知青的床上。所幸人无大碍。大家从砖土堆里爬出来,跑到院子里,后来才把衣物被褥清理出来。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次距离震中百多里路的一次地震。这次地震,村里塌了几十间房子,几个村民受了点磕碰。事后想想,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听见地声隆隆就出来看炮车,那就......

  【资料】1969年7月18日,渤海发生7.4级地震,烈度达Ⅶ度。震中位于北纬38.2度、东经119.5度。地震发生在渤海,属深源地震,鲁北地区地广人稀,所以地震造成的人员伤亡不很严重。听说死亡人数很少,数百人受伤。这次地震波及山东、河北、辽宁等地。受灾程度依距震中远近而有别。最重地区在山东惠民地区黄河入海处,包括垦利县大部分、利津、沾化县部分,沿海个别村落灾情较重。

  
  旅途遇险

  一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自然经历的事情就越多。在经历中的事情中,有许多是难以忘怀的。上面写了地震惊魂,这里再来一段旅途遇险。

  那是十年前的冬天,记得是个周末,我从济宁乘坐到烟台的长途汽车回淄博。汽车途经曲阜时,还上来一个背着大包说到淄博的年轻人。当时我看了一下,车上连同司机、售票员、乘客一共才13个人,几乎每人一排座。我坐在后面倒数第三排,靠右窗,随身带的一个黑色手包放在腿与车厢之间,左手位子也空着。

  因为在外几天休息不好,要回家了,心情一放松,睡着了。

  恍惚中,感觉右腿似乎有点异样,便随手摸了一下,包在,腿在,眼也懒得睁开,继续睡觉。

  又一会儿,又感觉有点异样,朦胧中睁眼看去,一张脸在向上看着我,一个人正斜着身子伸出一只手在拿我那包。这时的我,睡意全无,第一反应是右手挥拳就向那人脸上打去!那人急退身,落坐在过道那边的座位上。我这才看清,是个小伙子,也就20来岁。我那一拳倒是出手了,但没有打着他。因为好像被什么拉了一下,左肩也被压摁住了。

  我急忙前趋转身,把腰靠在前面的座椅后背上。我那座位的后面也站起一个人来,细高个,长头发,都快顶着车顶了。也是一个小青年,嘴里说着“我整死你!”,张开双手就要扑过来,右手中指上,一个戒指样的东西上带着三角形刀刃!

  我那时不知怎么了,出奇的镇静,出奇的得无所畏惧!我大喊一声:你们要干什么?!那分贝的响亮,在车厢里绝对震耳欲聋!一车人都回头看。我又喊道,司机师傅,开车到派出所,有小偷!当时我还想,隔着座椅呢,你要弯下身子,我就先抓住他的头发。

  不知道是把他们镇住了,还是他们做贼心虚,他们坐下了说:“老大爷,你的东西又没丢,就别喊了,我们下车还不行?还想咋整?”一口东北腔。结果,车停了,他们下了车,路过我的窗口下,还竟然向我招了招手。让我莫名其诧!

  定下神来看看表,16:20,也就是刚离开曲阜不远。

  晚上9点多回到家,一进门,老伴惊呼:你怎么了?把衣服穿成这样!

  衣服怎么了?脱下来一看,西服的右肩靠近领子处,一道长长的裂口,拿尺子一量,5.5公分!

  仔细回想,这个裂口就是那出拳时被拉了一下的结果啊!他们一个在前作案,一个在后面“保护”你,我右手出拳有点猛,他没摁住,但那戴在中指上的戒指刀把我的衣服划破了。我的衣服啊,那可是我出门喝茶才穿的西服呀!

  幸亏我还穿着毛衣,要不然,岂不让他们给抹了脖子了?唉,你说这事能忘得了吗?



  午夜车祸

  俗语说,祸不单行。就在那次旅途遭遇小偷险遭斩首的不久,临近年底的时候,又出了一起午夜车祸。

  那晚8时许,有人敲门。是老弟玉成来了。

  玉成是和我一起下乡、一起回城的知青,同在一个单位工作。他下乡时才16岁,知青中年龄最小。平时我们经常相聚。

  这天晚上,他满身酒气来到家,进门就喊:大哥大嫂,泡水!我喝多了!感情是到我这里解酒来了。

  我问他怎么过来的,他说开车!吓我一跳,喝成这样还敢开车!那就赶快喝水!猛喝!

  一直喝到9点半,玉成起身要走。我让他把车留下打的走,他说一定要开车走。犟不过他,我说,“那我送你,陪你到家”。临出门,老伴嘱咐玉成一定要慢一点,再嘱咐我把玉成送到家门口就赶快打的回来,别在那里磨蹭。

  开车到开发区玉成的家也就20分钟。停车,上三楼,敲门。弟妹小孙开门见到我,直让进屋坐坐。我说,我把玉成安全送到你手上,就不进屋了,奉旨回家!小孙又送我到小区外,看着我打的上了车。

  夜里,车挺快。就在过一个十字路口直行时,横向里一辆小面包急冲过来,直接撞到的哥的左后方!我眼看着撞上的,当时在车内只听见咣的一声巨响,只觉得身子弹了起来,头撞在车门窗框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有感觉的时候,觉得有人搬我的腿,拽我的胳膊。怎么回事?我挣扎开来,“你们要干什么”?我以为遇到绑架的了。

  当在地面站定,看到有人扶着我,两个交警在处理事故,的车和那辆闯红灯瞎飚的面包玻璃几乎全碎了。啊!我遇到车祸了,车祸猛于虎啊!

  交警看我醒过来,问我是去医院还是回家。我说回家。交警就招呼了另一的车,告诉司机把我送回家。

  到了王舍,司机说这里是王舍,下车吗?那时我家在王舍,我就下车了。

  下车朝着家的方向走,走啊走,走啊走,还不到家,这是哪里?不知是哪里。不能再走了,等个车问问吧。又来了一个的,上车告诉司机去的具体位置。又问司机这是在哪儿,司机说,快出张店进周村了。啊!夜行十多里,向西去了。

  回到家,下一点了,一家人正着急的到处打电话找我呢。

  事后好几天,慢慢转头也头晕,脑震荡了。唉,再过几天就新年了,差点让我不能跨世纪。

 

 

个人简介
路建华,1950年出生,山东淄博人。1968年初中毕业下乡,1971年被招工就业大型国企,1981年加入共产党。1985年始连任企业党委委员、宣传部长,直至2008年初因年龄原因退到二线,2010年退休。著有经济评论《国企春秋新论语》、长…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