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分化、体制固化和教学改革

张增国 原创 | 2012-04-23 23:5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体制 教学改革 学生分化 

学生分化、体制固化和教学改革

/张增国

时至今日,高等教育已呈现大众化趋势。在这一时代背景下,如何进行有效的教学工作?

我一直认为在大学教学工作中,至少需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基础知识的讲授和考核(督促学生消化、掌握);第二是教育、引导学生运用所学基础知识尝试分析社会现实问题(例如,学习《经济学》知识后,就应该试着像经济学家那样去思考问题:问题出现的环境假设是什么、决策选择的机会成本是什么、传导机理是什么)。

然而,随着信息化和功利化对高等教育影响越来越明显,再加上学生本身分化,教学工作呈现诸多问题。如同一位教师所言,信息化让学生知道了更多,但也让他们更加迷惑了。毫无疑问,过多的选择需要他们更多富有成效的思考;但在他们尚未形成正确思考问题的模式之前,过多的信息所带来的未必是件好事。因此,这更要他们能静下心来学习如何思考,从而具有敏锐的辨别能力。显然,这是不太可能的,因为这个时代充斥着太多的功利化,大家在做事之前,都要问“这有用吗、那有用?”

记得曾在2008年写过一篇杂文《何为大学之大兼论大学里学什么》,我的看法是“大学当以培养个人品格、独立思考能力与专业素养为第一要务”。因此,“大学不是技术学院,更不是职业培训班,她应该是一个培养、历练人的地方。”“每个人在这里,他的学习能力、认识能力、分析问题的能力都得到真正的提高”;同时,大学生在大学里应该“懂得做人的道理,学会如何去爱,学会如何珍惜生命。”该文为新华网以及各大院校等多家网站转载,尤其是被转载《AH工业大学百度贴吧》里,尽管得到了很多学生的认可,但更多的是谩骂,我是第一次感受了网络的可怕,这或许是我放弃在网上“晒”个人思想的原因吧。简而言之,我对功利化的冲击是无任何办法,只能做一个逃兵而已。

在这里,我主要谈谈大学生分化对大学教育的影响。大学生分化主要是指,由于大学生各自的学习成绩以及家庭环境不同,学生在学校期间可能会出现群体的划分,如厌学—乐于社会活动、好学—专注于知识的学习,当然还有一部人丧失了高考前的斗志,整天不知所云。自高校扩招以来,学生分化趋势是越来越明显,而且分化的时间也越来越早,由往日的大三年级分流为考研群体和就业群体到现在大二学年就分流为热爱学习的群体和校外兼职、打工挣钱的群体。

坦率地讲,学生“分化早”、“势头猛”带来冲击还是比较大的。我曾经在《公共经济学》课堂上进行过教学革新,在基础知识介绍后,我分析了一些例子,开始尝试引导学生去分析身边的事例。尽管整体效果相当好,但我却发现两级分化非常严重,主要表现在:女生在发言上积极、思考问题比较深刻,甚至多次和我交流、讨论;两个班的男生近四十多人,仅有一人出来讲个人观点,这对我的触动是非常大的——大学里的男生到底怎么了?

这显然和以前的教育模式存在着很大的区别,如果以对好学者的风格对待厌学者则势必适得其反,说得难听点就是,如果以过去的考试安排,将会出现一大批不及格者。

很显然,大学生分化的后果就是一大批学生不能很好地掌握基础知识。原因大体是信息量较大,如果翘课、睡觉肯定不晓得教师授课思路和学习内容的重难点,再加上课下不进行复习,就会导致基础知识体系是非常差的。曾有学生和我交流过,当求职面试的时候,才知道“书到用时方恨少”,才知道所学的知识并不是无用的。

即便是把这一凄惨的“杯具”告诉下一届的学生,他们可能是听进了,但是上课时则会把它抛之九霄云外的。因此,大学便出现了见怪不怪的怪现象:平时,自习室空闲的很,一近考试,人满为患;课堂出勤则是,平时翘课,最后一课必定满员。

简单来说,现在大学学习基本上这么一个流程:平时翘课、不做学习,考前要求教师划题、复印考试范围、囫囵吞枣式的背诵,考试时将所记忆的东西照搬上去。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教师出题灵活的话,势必招惹骂声一片。

对于大学生分化的问题,我曾经进行过思考,但一直未得其解,至今无法真正解决。对于大学生分化,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既然已个体分化,那就区别以对之——最低要求是必须通过课程考试;对有余力且有兴趣和行动者开小灶辅导之;对兴趣盎然切勤奋者重点培养。其实,这也是一些学生给我的忠告,这样是不是也符合孔夫子的因材施教呢?

但是,对于“划题”这一无理要求,我是在我们院系第一个站出来说NO的,我是无法容忍这一恶习存在下去的,师道尊严何在?同时,我还基本上在每一门试题上都会出一道“如何从整体上把握本课程体系?”如果未听课、不进行整体复习,该题必然是胡说八道,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平时是否努力。

对于大学生基础知识的掌握方面,教师可能要负很大的责任。原因是,上课前对学生掌握情况是需要进行检测的,但教师做的不是很好——其实也很简单,大家不想被学生骂“一天老是课堂提问”。有意思的是,很多学生在考试结束后告诉我“老师其实你应该多在课堂多提问的”。对于这些话,我并不敢确定就是真的;如果是真的,他们为什么要在考试后才说呢?

对于治理平时不努力,靠考试前死记硬背就能考出好成绩的不良现象。我的看法是:提高平时成绩的分值,奖勤罚懒是最好的办法。如果在平时成绩上没有好的改进,大学教育的效果只能越来越差。当然,做这些的前提是教师要好好备课授课,且能调动学生积极性——正人先正己嘛。

我曾经使用提高平时成绩的方法进行激励学生在平时强化学习。一是在综合成绩处理中使用“三七开”,增加平时成绩在综合成绩的比例;二是在平时考核中拉开差距,不仅考察出勤,更要考察课堂学习效果和课下对问题进行思考的程度——只要课堂积极发言、课下积极思考、尝试分析解决问题者以优奖之。

但一些前辈劝告我,不能“三七开”要“二八开”、平时成绩不能太高。对此,我很是不解。坦率地讲,一般情况下,工科院校的教学体制大多存在僵板固化,教师可发挥的空间就太小了。如果仅需要在教学制度有所改善,我们就可以做的更好,但由于体制所限,无法实现这种改进确实令人遗憾。其实,我很不明白的是,只要我能提供出我打平时成绩的依据,怎么打分是我的自由和权力,为什么不可以呢。现在,我在尝试着小范围地做这些工作。

 

作者系安徽工业大学讲师(南京农业大学博士生)

个人简介
张增国,山东郓城人,主要从事管理学、福利经济学和社会保障学教学与研究;运营天知行工作室,坚持推广大学校园公益文化。Email:jingxinshuzhai@163.com
每日关注 更多
张增国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