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靛蓝小孩(图)

张目分 原创 | 2012-05-22 02:3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灵性 幸福 人生 靛蓝小孩 

1

我们约在百老汇电影中心见面。我带了一本宗萨钦哲仁波切的书以及艾晓明老师的两张碟送给他。他比我先到,桌上是为我准备的一束鲜花、一杯蜂密柚子茶。“我是靛蓝小孩。”这是落座后他说的第一句话。谢天谢地,我听过这个词并略知一二,只是这个话题切入是否太精密,不符合陌生人的见面仪礼?但,这或许正是“靛蓝小孩”的特质吧,他们是属于较高层次的灵性领域的存在,不能用常规思维评判他们。他也送我一本书——《来自宇宙的新小孩》。关于靛蓝小孩维基百科这样解释——

“靛蓝小孩生来便具有与地球和其他人连结的能力,然而由于孩童的沟通能力有限,靛蓝小孩们与生俱来的特殊能力( 包含同理心,心灵感应,以及异于常人特别敏锐的感知能力)常常会因为受到来自双亲或是社会的负面压力,以至于受到压抑. 因此靛蓝小孩运动即是鼓励双亲对于这样的特殊孩童予以支持。靛蓝小孩的特征,往往在主流社会或是标准中被认为是负面,但以靛蓝小孩观点却认为是正面的。靛蓝小孩理论的支持者相信,这些特征也可能出现在非深蓝孩童身上,但是靛蓝小孩这方面的倾向将更为明显。”

他无疑具有不寻常的敏锐与聪慧,从百老汇电影中心的会员部查到我的电话号码,电话里说:“我喜欢你的《人人都爱艾末末》,前天我还去草场地见了艾婶儿……我喜欢你的灵魂。”我不是靛蓝小孩,但我有一些灵性得以感知他人的心灵。他谈起灵性特质在世俗层面所遭遇的心灵困境、他的童年和父母、他的退学,我仿佛遇见当年的自己,那个孤高骄傲玩世不恭的自己,只是当年我没有他今天的觉悟。

“为什么认为自己就是靛蓝小孩?”我问。

“我查看了很多相关资料和书,发现大多数特征都符合。”

“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靛蓝小孩的?”

“很早以前……上大学后,当我看到学校里那么多人在做同样一件事,特别不理解,觉得不可思议,很痛苦,读了一年就退学了。”他的眼神恳切而天真。

“我大学也退过学,但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件事……那时的感觉是必须退学,就像它是一件人生必须发生的事,感觉它就像一个标志,标志我的人生不会习惯性妥协下去。”

每一个勇于退学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有各种各样强烈的理念驱使吧。靛蓝小孩最怕庸俗,怕金子般充满灵性的灵魂被世俗的染缸吞噬,他们宁可牺牲物质生活也要保存心灵的纯粹与完整,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拥有不凡的与这个世界深度交流的天赋灵犀。

 

2

他比我小整整十岁。这勾起我的许多回忆。十年前我在做什么?十年前我已经当了三年全职太太,刚生完一个小孩,我每天打麻将,从不为金钱担忧,我们买了一套160平米的大房子。但我的生活总是有点忧郁,夜里常爬起来看书或发呆。离婚于我人生的意义就像生活无忧的悉达多王子悄悄走出王宫从此踏上漫漫求道路。这是一件令我骄傲和庆幸的事。当我第一次到广州打工为省钱而权衡到底要坐普通公交还是空调车的时候,我兴奋极了:这才是生活!生活应该充满奋斗!

我没有和靛蓝小孩分享这段经历。但我告诉他:“你必须投身到滚滚的生活洪流里去,成为芸芸众生的一分子而不是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你不能嫌弃他们,只有真正了解他们你才能改善他们,从而最大限度地改变这个世界。这难道不正是靛蓝小孩的使命吗?”他似乎有所触动,因为他现在的状态就和当年的我一样:无所事事,方向不明,清高得不愿去平庸的公司上班。我当年为摆脱母亲的责骂而决定嫁人,这个决定就像人生扣错的第一粒纽扣。我以为躲进婚姻的庇护就可以不必面对心灵的叩问,但一颗灵性的心并不会自动停止追寻。

 

3

灵性的唤醒常常也来自人生的负面经历及情绪,恰如我的童年承受太多父母望子成龙的期望和他们无休止的争吵所带来的创伤。童年时期我常常希望父母离婚。但眼前这个靛蓝小孩情况相反,他怨恨父母的离异,觉得自己被母亲抛弃。“要走出这种怨恨情绪而明了这是父母自己的命运。一对婚姻不幸的父母不可能作出什么选择而完全不伤害孩子,因为无论作何种选择子女都会怨恨。父母的错误不在于离婚或不离婚,而在于没有爱。”这是我的观察和体会。我花了很多年走出童年的阴影,在内心与父母和解甚至更加同情体恤他们。我想我们不能只在获得爱之后才能奉献爱,灵性的孩子要有能力创造新的爱,源源不断的爱。

我们东扯西拉,他谈到内心许多想法,比如他不愿意支配别人,如果让他去指使别人干活他会觉得很难受,因为他相信人与人之间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去支配另一个人,我告诉他:“你或许把领导者和官僚主义划上等号,就像我们一提到富人就想起‘暴发户’或‘为富不仁’一样。这是庸俗世界的一部分事实但不是它的本来面目。领导的核心是责任,而不是支配或控制。一个领导者总是意味着要承担更多责任。”

 

4

该如何区分那些困扰我们现实生活、阻碍我们在世俗社会取得更大成就的“敏感特质”,哪些属于值得珍视的超凡灵性,哪些又是心灵脆弱或智慧不足的负面情绪呢?今日之我回望来时路,若能再活一次我或许会选择继续读完大学,更不会因为想摆脱家庭而早早嫁人,因为,因为退学并没有给我的人生带来更具建设性的正面意义,而那场婚姻只存活了三年还是走向结束。所有负面情绪所带来的冲动总是给我们的人生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或难题,但它们并非毫无价值。情绪本身并不属于灵性范畴,只有掌握情绪的特征并学会降伏内心,它们才能像催化剂一样催生我们的灵性,使我们更具慈悲和智慧。

我希望眼前这个小朋友不要执著于靛蓝小孩的概念与它所召示的意义,至少不要被它束缚或控制,学会打造坚固的盔甲保护心中的灵性,回归一颗正常的健康的清澈的心,心怀善念,胸中有爱,以坚强对困境,关怀他人的命运与心灵,致力于回报社会和改善这个世界,那么这样一个人,不要说是一个小小的靛蓝小孩,在我看来甚至也接近于一个佛陀、一个上帝。

 

 

 

 

我送给他的宗萨钦哲仁波切的《人间是剧场》和艾晓明老师的纪录片《乌坎三日》和《公民调查》,桌上则是他送我的鲜花。这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不是么?祝福并相信他人生的路,会越走越好。

 

 

回家在小区看见这些美丽的花正开得热烈奔放,心生欢喜。我将铭记这一天,一个靛蓝小孩看了我的博客找到我,送我一束花、一本书。这是一件充满灵性的事。我相信真正的灵性就是能为自己以及他人带来快乐幸福。

 

 

 

                                                          2012521于北京

 

 

 

 

 

 

 

 

个人简介
广告人,佛教徒。
每日关注 更多
张目分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