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故事

池军 原创 | 2012-06-04 03:4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 故事 散文 

 雪还在下。在雪声中一个门被打开了,这时走出一个女人。她三十岁左右,有一头乌黑的头发,身穿着黑色的棉衣。她在落雪中凝视着远方的天空。
  
  而在这间简陋的小屋子里,有女人的孩子正在熟睡的呼吸声,带着雪的祥和。
  
  女人无奈地回过头来看着这里,然后似下了决心的向远处走去,她没有注意到雪的颜色,把天空染白了。
  
  屋子里,孩子醒了,他用小手揉着眼睛发现妈妈不在身边,就不停地哭。这是一个刚刚满三岁的孩子,可是他的爸爸从来就没有在过他的身边。
  
  “妈妈……”孩子的哭泣声。
  
  女人走到车站,买了车票,在上车的时候,雪花已经把她的衣服、头发都染白了。这一刻,女人的心里满是哀困。
  
  这辆车是到远方的城市的,听说女人的丈夫就在那里工作,已经四年不回家了。女人的心比起爱恨更加容易破碎的是距离,把它一下子拉起来,看着车窗外的雪,已经开始融化了。
  
  “难道他真的这样狠心?四年没有一个电话打回来,连孩子也不曾看过一眼。”女人这时说着心里听不到的言语,双唇间颤动着却再也没有支援的吻合。
  
  两天过去了,这一辆列车是在奔跑,那场雪也是在奔跑,和它们一起奔跑的那个女人,现在已经来到南方的这个城市。
  
  女人拿着一张地址不停地问人,不停地走了很多地方,终于来到了丈夫的工作单位。
  
  “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不好意思。”这里的员工都这么说。就在女人无奈要离开的时候,一张曾经熟悉的脸出现了。女人深深地看着看着,说一声:“老公。”
  
  那男人正是这里的厂长,员工们都十分惊讶,口头接耳的私论着:“我们的厂长怎么还有两个老婆啊?”
  
  厂长:“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老公。”
  
  女人再深深地看着他,熟悉的他再一次次呈现在女人的记忆里。女人:“我告诉你,我不会认错人,你为什么不回家,你是不是抛弃我了,是不是抛弃我们的孩子了?这三年来,你知道我是怎样熬过来的吗?”
  
  厂长脸色变得很不稳定,走上前一步:“你真的认错人了,好吧,我带你去找他。”说完,拉着女人的手走了出去,还对自己的员工说了声:“看什么看,还不继续工作?”
  
  在黄昏洗礼的城市,两个人坐在车子里。厂长问女人:“你说我们的孩子,什么意思?”
  
  女人:“你自己播下的种,你还不知道。”
  
  男人:“什么时候的?”
  
  女人:“你当初播种的时候的。”
  
  男人沉思一下,隐隐记起四年前的那个夜晚,那时候和自己相爱的情人发生了关系,后来都准备结婚了,但由于没有经济基础不得以选择到远方繁华的城市打工赚钱。后来,男人看上老板的女儿,经过苦苦追求终于赢得了她的芳心,两人便结婚了。男人又当上厂长,早就把以前的那个女人抛弃了。因为男人是改了名进厂的,所以他手下的员工都不知道他原来的名字。
  
  男人:“你听住,我会给你钱,你把孩子养大,不关我的事,我已经有自己的家庭了,我给你100万元,我们就此了事。”
  
  女人哈哈哈惨笑了几声:“100万元,就能把我收买吗?我告诉你,是你亲手毁了我的一生,我要你不得好死。”
  
  男人火了起来:“你***吧。”说着停了车,把女人推在路边,开着车消失在没有雪的黄昏。
  
  女人用尽全身的力气,为了孩子还要继续奔跑,追着自己刚才坐过的那辆车。不幸,从前面来的一辆的士撞过女人的身体,鲜血染红了这个黄昏。
  
  最后抢救无效,女人死了。
  
  女人生前就嘱咐过别人来照顾孩子的,本来在女人离开孩子时就会有人来照顾她的孩子,但因为那人老了已经离世了所以没有来照顾孩子。女人死后也想不到自己的外婆会在三天前接自己的电话来照顾孩子时,在路上已经倒下了。
  
  那个抛弃自己爱人和孩子的男人,知道死掉这三个人后,从此他像阴影一样生活着,再也没有美丽的雪出现过。

池军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我不亚于我的梦!
每日关注 更多
池军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