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南极

蒋伟 转载自 《 中国青年报 》文/桂杰 | 2012-07-17 14:2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南极 刘润 

  在地球上,去过月球的人屈指可数。同样,去过南极的人数量也很有限。

  现代都市的快节奏把青年人变成了不知疲倦的追梦人,脚上的魔力红舞鞋一旦穿上似乎永远脱不下来。在微软中国,刘润一待就是13年,他是微软中国目前任职时间最长的老员工之一。在工作中,刘润的状态与很多高管相似,不错且稳定的收入,受人尊敬,一周出差3至4天,外人看来似乎永远充满理想,不知疲倦。

  2006年,微软中国内部进行人员调整,他转战前台,成为市场部门的一员。几年后,他成为微软(中国)有限公司的战略合作总监,完成了由技术人才到管理者的转型。

  刘润国内国外的差总是出不完。他不缺出游,缺的是一次彻彻底底的逃离。

  去南极。对。几乎不会有人把南极作为旅行的第一个目的地。

  “幸福,有时候就是自己作践自己。”这是刘润的结论。这位成功的70后,把去南极当成对自己极限的另外一种挑战。5万元的船票、1.6万元的机票、2000元的签证费,还有照相机、摄像机、服装、太阳镜等各种装备,除了这些还有将近10天的时间不能开手机,不能上网,与外界完全中断联系的封闭式生活。

  《2012,买张船票去南极》记录的就是一段南极之旅。这是一本将旅行、梦想、逃离、超脱,“编程”在一起的图书。它记录了一个都市白领在南极追梦之旅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

  2009年5月,他曾来到甘肃省的戈壁沙滩,参与了一场120公里、为期4日的徒步之旅。第二天,他碰到了一个独自行走的上海交大女孩。因为担心她的安全,刘润与朋友们邀请女孩共同开启征战沙漠的征途。他问女孩如果走累了怎么办,女孩说那就跑两步吧。就这样,他们走累了就跑,跑累了再走。结果晚上休息时腿肿得无法行走了,脚上全是水泡。随行的医生每晚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每个人脚上的水泡扎破,再用纱布包上。这也是刘润每晚的必修课。第三天,刘润的腿肿得已经无法前进。但他依然从医生那儿要了云南白药,喷到痛处,等稍稍好一点就继续走,痛了再喷。领队几次请他上车。“不,决不!”就这样他走完了这次戈壁之旅,也完成一次脱胎换骨的洗礼。

  这一次,他开始邀约A同学B同学C同学D同学,一共约了20位同学。但到最后真正成行的时候,除了Y,几乎所有的人都选择了放弃。“你还真疯了!”他们说。

  在书中,刘润感慨一个人应该有梦想。只有把梦想当成燃料,才能在生活中点燃激情。激情是梦想燃烧后的火焰。在城市里生活久了,朝九晚五的生活现实,每个人都会变成一台机器,每天睡眼惺忪地从城市的边上挤进黑压压的地铁,又进入钢筋和水泥的格子中……身体枯竭,是“身死”;大脑停转,是“脑死”;失去梦想,是“心死”。

  2012年年初,去南极成了他人生终于实现的梦想。

  从某种意义上说,下决心的过程,丝毫不比去南极本身容易。南极给刘润的回报是——眼神纯净的企鹅,干净且暗藏可怕力量的大海,炫目的雪山,甚至透明的空气,还有一切能够见到的东西。刘润终于成行并凯旋。他在《2012,买张船票去南极》里这样与所有人分享自己的感受:“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南极。有的人有勇气去抵达那个地方,而有的人只能永远在梦中遥望。”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开心面对每一天~
每日关注 更多
蒋伟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