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人无权要求他人为正义作牺牲

童大焕 原创 | 2012-08-15 13:4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社会 正义 牺牲 

  陕西镇坪县大月龄胎儿被强制引产事件以补偿和解落幕,当事人邓吉元接受了当地政府7万元补偿金。此事引发一些网友不满,有人说邓吉元7万元就把你给收买了;你是穷疯了;还是害怕了。一些曾经帮助过他的人也有所不悦,认为邓吉元一开始可能就是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是跟政府斡旋争取最大经济利益,另一方面又隐瞒索赔的事实,对外界称只需要正义,借助外界力量扩大对当地政府的舆论攻势,增加自己的筹码。

  邓吉元自己也在微博上用错别字连篇的话向帮助过他的人和声援他的网友道歉:“我作这样的决定是对不起您及广大帮助关心我们的网友.可我只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小老白信.我有家有得癌症中期的妈妈我妈一致这样说.儿子你不知道自从你处这是我是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我真的很担心你如果你在要出点什么事我还怎么活.本来妈癌早期现在已转晨中期了.我才亲楚的任实到我作为儿子在妈的有生知年我一定要好好的照顾我妈妈.老百姓都说万事孝为先对不起我现在只有这样了.请你们原谅我吧谢谢谢谢大家。”

  我很理解邓吉元,虽然其某些做法,确实有可能让热心帮忙的人感到尴尬。但在当前的法律和国情下,他个人所能争取到的,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他的事件,通过报纸和网络的追踪,已经促成了全社会对大月份强制引产和计划生育的反思与抨击,指望它一个事件全面废除计生制度,显然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任何人、哪怕是在这个事件中给过他很多帮助的人,都没有权利和理由要求他为废除计生制度或追究相关官员的责任而违背他自己的意愿作出永不妥协的选择和主张,并为此牺牲自己和家人的生活。

  任何强制都是一种恶,哪怕它是为了一个正义的目标。一个社会,积极自由固然重要,但更能衡量社会文明水准的是消极自由,即可以不被他人干涉的自由,以及消极做某事的自由。任何要求他人为正义事业违背自主意志的行为都是非正义。

  一个社会如果真想通过个案抵达进步,请一定具备从具体个案中移开视线的能力,关注更多的同类问题。事实上比邓吉元遭遇的事件更恶劣的大月份强制引产事件还很多,甚至不乏母子双亡等恶果。从个体正义中移出去,关注更普遍的正义,才能真正促成制度性的反思,同时也避免个案事件中的不必要牺牲。我们需要一个有所妥协让步的、可以推广的普遍的正义,还是需要一个此处鱼死网破无法普及的“绝对正义”?这是我们永远需要面对的问题。不仅仅是在计生问题上如此,在任何问题上都如此。

  如果我们以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恶性的个案,就把它作为追求某项事业的救命稻草,非得将其终生绑架在为正义奋斗的路上,那么,在出头的椽子先烂的恶性示范下,敢于抗争的个案只会越来越少,正义的道路上,力量只会越来越微薄。

  所以,如果你喜欢积极自由,请始终记住这是你个体的自由,消极自由的权利,永远在每个独立的个体自己身上,而消极自由,也是自由底线。

个人简介
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