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招生的公平幻象

童大焕 原创 | 2012-09-06 10:08 | 收藏 | 投票 焦点关注
关键字:公平 大学招生 幻象 

  21世纪的国家竞争,归根结底是制度竞争、人才竞争和城际竞争,资源的重要性退居二线。

  但长期落后的大学招生与教育制度,使中国严重匮乏具有独立思想自由精神质疑勇气的创新型人才。诚如前中国科技大学校长、现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所言,近30年来,中国大学没有培养出优秀人才来。

  中国大学没有培养出优秀人才,原因无非有二:一是大学没有真正择天下良才而育之,传统的招生考试制度严重妨碍了大学自由选拔人才。二是大学的教育方式方法没有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偏重灌输和服从、奴化教育,而不是以质疑精神为主的独立人格和创新精神培养。本文着重谈前者,就是当前僵化的大学招生考试和录取制度。

  古今中外,优秀的大学无一例外都是自主招生自授文凭,但当代中国内地却是例外,设什么专业招什么学生授予什么级别的文凭,上面全都有一个教育部审批。统一大纲统一高考统一分数统一录取甚至被捧到“中国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公平竞争净土”的神坛上顶礼膜拜,把大学办学自主招生自授文凭的动议一次次打回原形,牢牢维护着中国内地“最后一个计划经济的堡垒”!完全计划经济思维和体制下的人才培养机制,却要为市场经济提供人才,可以想象,其中的裂痕有多深、鸿沟有多大。

  事实上,现行高考和大学招生的所谓公平,不过是舆论宣传刻意制造的一个假象,一个完全不存在的幻觉。

  首先,大学招生名额分配这个计划之手本身就极不公平公正,名校招生名额大量向大学所在地城市倾斜,“重点大学本地化”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它违背了教育公平的原则,也违背了教育效率的原则。因为研究证明,智商在人口中的分布一直是固定的。那么公平而又有效率的录取方式,就应该是按考生比例分配招生名额,而非大城市名额明显偏高。但这样与大学自身的培养方向也会产生矛盾。

  其次,现行大学招生过程中的加分制度,使中国内地2000多所高校招生权力面临被县一级行政力量架空的危险,事实上也就是说县一级有实权的小小干部,就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大学招生,你可知道,学生哪怕只加一分,这一分可是对全国几千所高校同时生效!在具体实施过程中,高考加分腐败的症结在于行政权力主导,县招生办主任甚至最多只是个正科级,随便一个干部都可以利用权钱交易将其摆平,甚至相关主要权力都未必在他手里。2009年重庆19.6万考生,获高考加分人数高达7万人,占比35.7%!2009年4月,北京大学招生负责人做客人民网时曾透露,根据往年的统计,北京大学近几年在北京录取的考生,40%以上都存在加分投档的情况。有教育界人士对2008年北京市高考考生成绩分布表(文史类)分析后得出,在考取600分以上的所有599名考生中,得到加分照顾的考生达到了214人,这个比例高达35.7%,与重庆考生的加分占比惊人地一致!2008年北大在重庆招录的24名文科考生中,就有17名是获得了加分的,比例高达71%!其中重庆文科裸分状元刘超然也因为加分者太多,差点与北大擦肩而过。多亏了北大最后“扩招”,在重庆临时增加了4个文科招生名额。

  第三,很多人说大学自主招生会导致权力寻租,对平民子弟不公平。事实上如前所述,中低层官员可以通过高考加分制度相当程度上影响大学招生。而更高层级的官员更是绝大多数都不必通过腐败的方式,为孩子创造更好的国内大学教育机会,因为他们中相当多数的孩子早早就送到了国外,中国早已是一个裸官遍地的国家。叶檀博士在《裸官的风险对冲》一文中写道:“笔者几年前偶遇一位在美国常青藤大学执教的朋友,他忧心忡忡地说,十年前美国常青藤大学的中国学生大多考试选拔而来,而目前官员子女尤其是高官成为常青藤大学的一景。”所以多数时候,根本不存在官员子女尤其是高官子女和平民子弟争夺大学教育机会的问题。

  随着现行大学招生公平幻象的破灭,以及大学生源的锐减,虚假公平彻底让位于效率的时代已经到来,没有大学自主办学自主招生自授文凭自聘教授,人才培养的高效率就绝对不可能产生。此等情形,和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区别完全一样!

  自2008年以来,中国内地的高考考生数量已经从1050万人减少到2012年的915万,4年减少150万。与之相应,高考录取率从2008年的57%一跃升到2012年的75%,按照这个速度计算,6年后,也即2018年中国高考录取率将超过100%!而在美国,高中生上大学才75%左右,2012年中国高考录取率已经赶上美国!《东方早报》报道,上海高考人数2012年仅5.5万,5年跌掉一半。据2010年3月15日《京华时报》报道,当年北京高校招生计划就已经超过报名人数:当年高考报名人数约为8万人左右,为近6年来高考报名人数最低。而市属高校总体招生计划仍将维持在8.2万人左右,市属高校将不得不扩招京外生源。

  所以,从今往后的高考竞争,更多的是所谓名校与非名校的竞争,但其实,根据旅美学者薛涌先生等人的研究,同样资质和秉赋的同一个人,上名校和非名校对日后成就的影响未必很大。

  有鉴于此,我认为彻底改革大学办学和招生制度,还大学以完全的自主权,已经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一件事。关键只在于,有没有明智的决策者拿出决心和勇气。

个人简介
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