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火车:坐票要加钱

袁峻 原创 | 2013-01-21 09:0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德国 火车 坐票 站票半价 

 德国火车:坐票要加钱

 

岁岁春运,今又春运,铁路车票分外俏。

一年一度的“中国好春运”又降临到回家过年的漂漂族的身上。一票难求的局面,年复一年地上演着,围绕着回家车票的购买与价格,年年都成为舆论的焦点。今年引发车票口水大战的是要求站票半价。理由是:同样的价格应该享受平等的待遇!站票和硬座坐票的价格是一样的,但上车却没有座位。不同的服务却必须缴纳同样的票价,对站票乘客的极大不公平。所以站票应该半价!

在上述“站票半价”的观点中,“不公平”的理由似乎是显而易见,但是“半价”的要求却有些唐突,依据不足。与坐票相比,站票受到的“损失”到底有多大?需要用“半价”来补偿?换句话说,即使站票应该比坐票便宜,为什么是半价,而不是80%,或者其他什么养的比例?

讨论这个问题,似乎很复杂。从目前火车票的构成里看,一张火车票,即使是普通的硬座车票也是多种票费累加构成的:基础票价+加快票+空调费。。。而这些票费的计算都是以“人公里”的方式按距离的远近分区段来计算的。比如硬座的基础票价是按照0.05861/KM,加快票空调票等也都是按照基础票价按比例计算的。可见,我国现有的火车票的价格构成均是以将旅客运送的距离来计算的。并没有考虑“座”与“站”的因素,所以“坐”和“站”在票价中的比例也就无从谈起。

其次,在火车票的构成中,加快票是按照基本票价的20%累加进去的,而特快则要累加2次加快票,简单地理解就是火车越快,票价越贵。这符合人们正常的感受。但是如果简单要求“站票半价”,势必会造成越快的列车的站票折价比相同距离慢车的站票折价还要高,这似乎也不合情理。

更为重要的是,从客车车厢的设计来看,根本就没有考虑所谓站票的位置。众所周知,在长途的公路客运中是严格禁止站立的。所以,从运输安全角度来看,也不应该设置站票的位置。铁路目前出售站票实乃为缓解铁路运力紧张情况下的无奈之举,并非一种常态化的行为。如果从安全角度来分析,问题就变成了:火车能不能出售站票?这似乎不是这里要讨论的问题。

从旅客权益的角度来说,火车出售站票,权利受到损失最大的当属买到坐票的旅客。前面说过,客车车厢的设计根本就没有考虑站票的位置。旅客买坐票旅行享受的也不仅仅是座位,还有与座位相连接的过道,卫生间等,而站票的出售,让车厢的空间变得狭窄、通道变得不畅、卫生间变得拥挤,还有水箱、餐车。。。购买坐票的旅客原本应该享受到的服务被大打折扣。

还应该强调的一点,在一般情况下,购买站票的人,在购票时都会被明确告知:无座!所以,他们是在知晓无座位的情况下购买的车票,可谓是自愿放弃了“座位”的权利,以换取先行的便利。但是购买有座票的旅客,显然是在不知的情况下被强迫改变了旅行环境。他们在权利上受到的损害或许更大一些。大量站票涌入车厢的结果是:解决了购站票者出行的需求,铁路部门得到了现金的收入,唯有购买坐票的旅客的权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损害。

“站票半价”或者“站票折扣”在操作性上的一个障碍还在于:如果车上出现空余的座位,买站票的人能不能坐?如果不能坐,显然有失人性;如果可以坐,显然又与买坐票的旅客形成了“同质不同价”的不公平。这与提出“站票半价”的初衷又大相径庭。火车上有硬座,有软座,票价上也有差别。所以,你如果持有硬座车票,即使软座车厢有座,你也不能去坐。甚至都不能进软座车厢站着。同样的道理,当“坐票”和“站票”在价格上有差别的话,“站票”能不能坐下来又会成为一个新的话题。无聊的教授们又会喊出“不公平”。

旅客乘坐火车的第一需求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其次,才是旅行的舒适。所以,客运火车最初等级的车厢首先要承担运载旅客的基本任务,所以,不论是哪个国家的火车,最初等的列车车厢,都会出现有座、无座的问题,在德国也不例外。德国火车上的二等座(相当于我国的硬座车)也经常会有很多无座票乘客,但他们花的钱未必比有座旅客要少。有时甚至还要多。

德国的铁路是所谓的市场化运作,同样的二等座票,在不同的时间预定,会有不同的折扣。但不论折扣如何,都与是否有座没有关联。不同折扣的票价中都不含有“座位”,所以也就不存在“有座”“无座”之别。如果你想预定座位,再加4欧元,这样,你的票上才会有一个确定的座位号。德国的火车不拥挤,很多时候上车都可以找到座位,而定座后,车厢、座位都受到限制,万一隔几排坐着一位漂亮美眉,也不方便搭讪,所以,不少人也就省了这4块钱,上车后,找个漂亮美眉的对面一坐,即使不能搭讪,至少也可餐秀色。当然,如果你没有定位,而你坐的位子是其他旅客订好了的座,人家上车后,你就必须让给他。

现在,用计算机管理票务,分区分段订位已经没有技术上的障碍,德国铁路的定座方法可供中国铁路借鉴。但中国铁路的运营范围毕竟比德国大了好多,路程远,行车时间长,旅客又多,还应考虑自身的特点。但目前中国铁路运输的模式,一定要改革。否则,年年会成为舆论的焦点为百姓所诟病。

个人简介
毕业于山东大学数学系数学专业,就教于北京邮电大学。后不务正业,下海谋生。曾先后从事金融、投资与管理等工作。在金融机构做过财务,管理过资金;参与过上市公司的收购和重组;参与投资房地产、基础设施以及彩票发行等。现为…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