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哉,绩溪行

冯笑 原创 | 2013-10-26 09:3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绩溪 龙川 

 美哉,绩溪行

      

与其他游玩不同,本人这次出行,毫无目的,走到哪儿算哪儿,在芜湖下了火车,意欲到芜湖的古玩城转一圈,岂知到了安徽师大站,意欲看看四十年前就羡慕的安师大,就下车,正好在车上遇到一个安师大的小女生聊了几句,于是这个漂亮的小女生指引了去步行街的方向,在门口溜了几眼,就一直往前,原来芜湖步行街就在旁边,在步行街溜了一圈,看看旧书店,地摊的假古董,到一家看起来有点儿现代的什么煲店吃了一顿所谓青年人时髦的煲,也就是一碗米饭加一点儿炒菜而已,吃了,才发现上当了,原来本地人都是拿了盘子排队自己点菜,我这份等的时间太长,浪费了我的宝贵时间,已经没有时间去古玩城了,只好回到汽车站。

见车站有到绩溪的票,就买了,上车。出了芜湖,一路上空气尤为新鲜,过了南陵,宣城、渐渐有些低矮的山丘出现,一片绿色,接着过泾县,山势渐高,到了旌德,看到这座县城简直就是包在山丘中,后悔没有在这儿下车,车在左弯右弯的山道中前行,不时见山中流水潺潺,群鸭鹅在草丛中啃食,心中愉悦极也。

车快到绩溪,只见远山含黛,一条大河清澈见底,原来这就是美丽的,心中朝思暮想的新安江,在河道与青山之间则是一栋栋粉墙黛瓦的具有徽州一带特色的民居,我下车第一件事就是急急忙忙找旅社,问到第一家,回说全满了,头脑一懵,吓了一跳,以为这里游客太多,那岂不是要露宿街头,问道第二家,回说有,大喜若望,付费一百二,顺利入住,问老板路后,按照老板指点,立刻上街,一家家小店看,转到一个四岔路口,一看前面是步行街,此时天色已晚,但是越晚,反而店铺开的越多,肚子已饥,四处找饭店,却是不多,一家烧饼摊位前,和北方一样大的烧饼,开价却是两元五,而且已经是最后一块,继续走路,一家店里放得几个大瓶,一看就是泡的酒,一问,原来是一瓶是杨梅酒,一瓶是人参鹿茸酒,四十元一斤,女老板过来介绍她的人参鹿茸酒,原来这鹿茸是自家有个梅花鹿养殖场,她从冰箱里端出一个冻得如冻肉的东西,一股腥气溢出,仿佛是鱼的腥味,老板说这就是梅花鹿鹿角顶端的最嫩的位置的鹿茸,最是珍贵,我买了一斤酒,再让老板切了一块老板说的最嫩的鹿茸,切成小片,泡到酒中。

至于杨梅酒我是每年都泡,兴致所至,告诉女老板一个泡杨梅酒的配方,女老板大感兴趣,立刻把男老板喊来,我详细告知,道传统炮制杨梅酒都有些苦味,我这种配方不仅没有一点苦味,反而酸甜可口,老少都喜欢喝,我家小毛孩有一次还喝醉了,呵呵,而且这种杨梅酒和街上卖的苹果酒不差那点儿,不会坏,一年做个几千,几万斤都不会有问题,我这个配方实际解决了每年大量生产杨梅来不及卖掉而烂掉的问题。

出了小酒店,来到一家福建人的馄饨店,吃了一碗馄饨,半饥半饱,可是周围实在找不到一家卖馒头,烧瓶的店铺,此时大约七点半左右,再往前,突然发现古玩两字,原来是几家古玩店,都是卖鸡血石的,大块的鸡血石,却没有什么特点。吸引不了我。

再往前,已经黑暗一片,路灯也没有了,只好回头,到底是县城,连路灯都不亮,假如不是到处都是小店的灯光闪烁,这个县城真是黑暗一片了。

回到岔路口,见一条幽暗的小路,有一家牛肉汤面馆,可是此时肚子也许刚才馄饨起作用了,居然不饿,就去一家水果店买了一斤青提子,又走了一段,这条小巷子还是没到头,可是已经没有什么店,路两侧的路灯尤其昏暗,而且已经没有行人,就有些胆怯,只好不走,退回来,回到四岔路口,往热闹处走,只见一条小路,摆满的饭桌,原来这都是饭铺,那些吃饭的人男男女女聚在一起无拘无束的喝酒吃肉,倒有点像徐州伏羊节的光景,转过另外两条街,也是一样,这几条小街,不能走汽车,故正适宜摆酒桌,我看那些饭店的菜多为徽州当地特产,香菇,竹笋一类,我奇怪在北方随处可见的羊肉店何以不见,难道这地方人不吃羊肉。

其余超市都和大城市一样,倒是一处房产公司的广告,开价三千八,有钱在这儿买套房都是不错,总比到山东银滩买鬼城的房子强。

回到旅店,已经快九点,客房在二楼一个单间,是家私人旅馆,老板和老板娘两个人,这时清风徐徐,晚凉之夜,空气尤为清新,大口呼吸这个大城市绝对呼吸不到的清新空气,真是一种稀缺的享受。

一夜无话,第二天不到四点,已经毫无睡意,遥望窗外星空,只有几颗星星,周围却是万籁无声,绩溪,到底还是个包在丛山中的县城,静谧,安宁,让我们这些在大城市里天天饱尝噪音的人感到这里的寂静的幸福。

五点半,我就起身,洗漱后,就出店,此时大约六点左右,来到马路上,马路上昨晚抛下的垃圾还没人扫,这个城市显然还没有醒来,行人极少,连小吃铺开门的都极少,很奇怪,难道这里人不吃早点,走了很长一截路,发现一个店门开着,里面的人还在准备,大约离开门还有一段时间,意外发现他们有羊肉面条,问多少钱,答二十元,要一碗,就看一个妇女慢悠悠的在准备,等不及,不要了,转身出来,继续往前,意外发现一个小巷,居然是一个菜市场,巷口就有卖包子的,往里走,还有卖馒头的,买了四个馒头,见一个老太太卖青青的小腌菜,买了一元钱的,夹了馒头里吃,这时想到还不如仔仔细细看看绩溪的菜市场到底怎么样,果然有特点,只见肉摊前,挂了十来个剥了皮的牛腿,那边的猪肉摊位则都是当地的土猪,肉都是肋条和下面的肉整个卖,不像合肥这地方肋条是剥离的单卖的。

看那边有家卖糖炒栗子的,正好趁热买了一斤,一边提了袋子,剥了还烫手的毛栗子吃,一边想起当年沈从文老先生写的在冬季躺在床上吃烤毛栗子的小说。透着那香味,往前行,突然眼前一亮,只见对面一条碧绿青山横在眼前,眼前又是一条大江,水很浅,水中飘着一些塑料袋,突然想到绩溪人怎么解决水污染的问题的。

江边行人多为老人,且迈着四平八稳方步,慢悠悠的,很让人想到我们曾经的老胡干事也是四平八稳,原来这就都是来自绩溪人的性格,慢悠悠,不折腾,呵呵。

来到大桥边,见一家小食店,进去喝了一碗稀饭,一块梅干菜油饼,里面食客和老板显然都是熟人,用外面人听不懂的话聊着,我吃完,出来,继续走,见一个老汉在扫马路,就问路,到龙川怎么走,老汉道:“有公交车,招手停,你只要招手,车子人不多就会停。”我问老汉龙川有什么景色,老汉答这是龙脉啊,胡锦涛就是那地方人,你去看看胡锦涛的老祖胡宗宪的祠堂,我才知道原来如此。我问老汉你们这儿租房子多少钱一个月,我原以为他回说六百,谁知他说二百,三百,我吃一惊,这大城市还不够一顿饭钱,大城市里普通租金都到了一千元左右,北京、上海更贵,现在人只想去大城市,宁愿天天饱尝恶臭的空气,喝污染的臭水也不愿离开,其实现在中国最美的地方还是在无人注意的县城以下。

我找老汉要了手机号码,准备有一天真来这儿住一段时间。

我等在路边,一会儿真来了一辆去龙川的公交车,只要两元,不到十五分钟,就到了龙川,原来这就是老胡的老家,一个平静的小山村,我下车,不看那要花钱买门票的地方,胡宗宪祠堂固然吸引人,但是我要看的是当地老百姓的住家,当地的风俗,有个店前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些青花瓷的罐子,后面坐了两个中年当地人,我仔细拿起看,问多少,坐在桌边一个中年人说八十,我放下,摇摇头,那当地人狡狯的说:“这个是好东西,里面有两个圈,你看看。”我说:“这罐子底部没有落款,是哪个朝代的?”那人不搭,另外一人笑道:“昨晚你开价三百,太贵了。”我放下罐子,转身就走,再见,老胡的老乡,这些狡猾的老乡,谁知道你从哪儿搞来的假东西。

我在小村庄里走,意欲看到更多的东西,一个老太太在用一把大锯子锯一块木头,看来是用来做烧柴的,老太太劈不动大木头,我走过去,对她笑笑,老太太原先用狐疑的眼色看我这个陌生人,见我笑了,于是似乎放心了,问看看,我说是啊,此时我心中想的是这个老太太难道就在这儿住了一辈子。假如我也在这儿生活一辈子,我会变得和她一样,见了陌生人就会痴痴呆呆的盯住不放。我走过去,看那边有几个村民在盖新屋,旁边还有一幢已经破烂不堪的旧屋,于是就去看这些人盖屋,我问一个道:“这旧屋子难道拆了。”那人道:“里面什么都不剩了,不拆了干啥。”

我想想已经没啥可看了,就走回头,走到刚才下车处,见有条小路就在拐角处,就走过去,岂止眼前豁然开朗,一条修的整整齐齐的小马路蜿蜒,我顺着走过去,只见小路是顺着周围山修的,路和山之间是一条小溪,一群鸭子就在山溪中,还有一只山羊在草丛中吃草,此外周围寂静的让人从心里发出寒碜,山冲里时而现出一座座坟茔,有一个人在远处的山坡出种地,我下到山溪里,水清澈,仔细一看,见有多条小鱼灵活的游动,我一下感觉到这种情景只有六十年代,在上海还发现过,自从中国到处建立了化肥厂,农药厂,中国大地的河流,尤其是小河沟,再也见不到鱼虾了。

我在小溪里洗了手脚,真想下去走一遭,可是到底不敢,因为怕有蛇。

我也不敢一个人在继续顺路走下去,据说沿着这条路可以走到县城,可是这条路太安静了,安静的让我恐惧。

我回到停车处,恰好有辆车等着,我上车,花了又一个两元,回去,我算到过龙川了,老胡的家乡,听老乡说老胡和夫人才来过祭祖,我到此处观景一共才花了四元,不由心中暗暗好笑,再见,老胡的故乡。

回到旅社,立刻收拾,我的下一个目标是歙县。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教师,翻译,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外语专业,通晓英,德。法,意,西多种语言,曾经专门对国内多语种语言教学和翻译发表多篇论文,从事翻译二十余年,外语教学十余年。
每日关注 更多
冯笑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