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文殊师利菩萨——五台山徒步朝圣之旅(下)

张目分 原创 | 2013-10-26 17:58 | 收藏 | 投票

1、愿力

我体验到愿力的神奇,一个强烈而善意的愿望对世界有不可思议的影响。这正是祈祷的意义所在。从最初决定朝圣五台,我就强烈愿望有良好的友伴同行帮我实现这“不可能的任务”。因为这个愿力,即使后来并没有刻意找寻,仍一路上遇到可以结伴的善友,他们分别以各种身份方式护持我的旅程,直到我最终遇到最好的友伴,圆满整个旅行。

 

2、挂单显通寺

从尸陀林返回,我在显通寺挂单,遇到一位女师兄,刚从西台下来,原准备歇一天上东台,但我没时间多等。为能与我同行,她强忍脚疼,决定第二天和我一起结伴去东台。那天晚上临睡前,我在窗外捡到一本崭新的《梦参老和尚谈金刚经》,书很精美,我惊讶有人会把这么一本好书扔在窗外。这位女师兄看到我在读这本书,问我是否能把书送给她,说她非常需要。虽然我也很喜欢,但我还是答应第二天把书送给她。第二天,当我们坐车到达光明寺准备徒行,我遇到光明寺那位女尼师,她建议我不要逆时针朝台,最好从南台开始顺时针朝。我决定听从她的建议,这意味着我将不能与那位女师兄同行。我建议女师兄歇一天再出发,因为那天上午她的脚疼似乎非常严重。但她很生气,大踏步前行不理我,我很遗憾,追赶上她把那本梦参老和尚的书送给了她,然后我们分道扬镳。似乎我和这位师兄相遇就是因为我欠她一本书?我默默感念文殊菩萨的加持,因为那位女师兄并非合适的友伴。

 

3、佛母洞

我决定只身去南台。从这时开始,我意识到我不能首先依靠任何友伴。这是一场艰难而冒险的旅行,我必须独自面对并勇敢前行,即便这勇敢隐含着盲目,我也已经决心把命运全然交给文殊菩萨,无畏生死。佛母洞是去南台必经之路,我决定先去佛母洞忏悔自己曾经对母亲的种种忤逆不孝,祈求佛陀及摩耶夫人加持。排队时,我抓紧时间念文殊心咒,一位年轻的沙弥僧过来跟我攀谈,他自称行脚僧,向我们推荐电影《弘一法师》、《百年虚云》等。当我进入佛母洞,感慨它的神圣和神奇,绝对的巧夺天工,钻过狭长的佛母洞,我体验到圣地的神圣性,诸佛菩萨真实不虚。

 

4、南台

从佛母洞出来,又遇见那位沙弥僧,我向他询问去南台的路,他说他正好要去,正在等另一位女居士过来就出发。我很高兴,再次感谢文殊菩萨的加持。后来,在沙弥僧的带领下,我们一行四人两个小时后登上南台,到达时已是傍晚时分。我惊叹五台山的路途是如此曲折,如果不是沙弥师父护持,我自己绝对会迷路。但意想不到的是,沙弥师父却让我立刻返回显通寺,第二天再由东台逆时针到西台,因为他已经约好另一部分居士如此朝台。我不愿再回显通寺,更不愿逆时针朝台。沙弥师父一直耐心说服我,几乎是央求,但我不肯同意。最后,他气呼呼走了,似乎我又一次与人不欢而散。这一次我很难过,尤其这一次“得罪”的是出家人。南台的静玄师父看到这一幕,安慰我说:“一切人事都不是无缘无故,此刻你我能在这里交谈或许也有因缘,或许他的出现就是为护持你这一段路。”他的话让我平静了下来,但心情还是有点低落,为坚持顺时针朝台,我似乎一天之内得罪了两个人。难道我真的“太执着”了么?我祈求文殊菩萨赐我智慧的心去理解这一切。

 

5、亚青寺僧人

第二天起床,我茫然不知何去何从,能同行的只有几位老迈的青海老大妈,她们一行五人第一次朝圣五台山,没有时间限制,没有路线规划,走到哪儿算哪儿,对五台山的线路和我一样茫然无知。该怎么办呢?我不知道。过早斋时,突然有三位身穿红袍的西藏僧人和觉姆走进斋堂,坐在我身后,我问她们是不是去西台,她们点头。我问她们能不能带我同行,她们又点头。那一刻我的狂喜无法言表,对文殊菩萨的加持体会如此真切而又无法分享,因为那听起来总像是信徒的狂热之情,但我分明感受到那正是文殊菩萨最真实不虚的加持显现。后来得知,这三位藏传佛教僧人及觉姆来自四川亚青寺,那是大成就者阿秋喇嘛仁波切的寺院,阿秋喇嘛两年前圆寂,前年在八大处某法师那里我还曾有幸结缘到阿秋喇嘛的珍贵甘露丸。缘分真是不可思议,我对阿秋喇嘛及亚青寺一直仰慕已久。

 

6、狮子窝

        三位藏族出家师父都能说简单汉语,我们交流不是问题。但我们无须交流。和他们在一起就是平安和幸福。他们比我走得快,在前方有说有笑,甚至唱歌,偶尔关切地回头看我。我跟随在他们后面,专注地念起文殊心咒。我相信这一切绝对是文殊菩萨最佳的安排:跟出家师父结伴而行,我将不会错过五台的每一处殊胜之地,同时我不必像世俗驴友那样闲聊,使我有大量时间完成我的心咒持诵目标。在狮子窝,师父们诵经念咒,我也是,并呈上我的酥油灯。我们一起绕塔经行。每到一个寺院都如此,没有过多世俗的闲谈,只有虔诚的顶礼、供养和皈依,回向一切有情众生。

 

7、夜话西来寺

        虽然我从来没有一天行走十几个小时的经历,但因为和师父们在一起,也不觉得有何困难。那天晚上,师父们决定不在西台挂单,而去西来寺,那里是八功德水所在地,也是五台山唯一的宁玛巴寺院,寺院还供奉有喇嘛阿秋法王的蜡像和舍利塔。或许在累生累世曾与阿秋法王结过缘,当我跪在这位大成就者的蜡像前时忍不住悲伤泪流。晚上,我也有幸与西来寺一位老尼师在灯下夜话,她跟我讲起她的出家因缘,我跟她聊起我学佛的经历和对阿秋法王的信心。老尼师如理如法的言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令我钦佩赞叹。

 

8、文殊洞

和三位出家师父日夜同行,我没有任何疑惑或不适,只有心的欢喜和宁静。他们每天早上四点起床,然后赶路。这种严格精勤的方式有效地对治了我的贪睡懒惰,使我暂时克服掉散乱随性的习气。最后,没有任何障碍的,我们顺利地完成了东、南、西、北、中之五台朝圣,其中也有极为疲惫不支的时候,这时三位师父中的昂江师父会帮我背包,使我得以轻松前行。朝台的最后一站是文殊洞,从东台去文殊洞几乎是整个朝台路上最为崎岖甚至艰险的路,我在这段路上摔跤好几次,另外两位觉姆也是,只有昂江师父疾走如飞如行平地,令人叹服。当我们终于抵达文殊洞,天色已晚,再走回台怀镇时,我再次感到因缘与佛力的不可思议,我确信这一切正是文殊菩萨的加持所在。如果不是与这三位师父同行,与前面我遇到的任何一位师兄或沙弥同行都将不可能如此圆满顺利,这一点我绝对确定。

 

9、归途

        回到台怀镇,我格外兴奋,因为这意味着我的朝台之旅圆满完成,如果不是三位师父的护持,我绝不可能三天时间完成大朝台。与他们依依惜别之前,我们在台怀镇吃了最后一顿晚餐,师父们帮我联系到去火车站的出租车司机,真是慈悲。晚上九点,出租车来到餐厅外接我,我原本心中一直有点担忧夜晚的盘山公路是否安全,但当我坐上出租车,我完全放心了!我彻底相信了文殊菩萨“迎一千里、送八百里”的承诺,我几乎有点泪流满面,因为出租车司机旁正端坐着一位庄严的僧人比丘!(据说他正好顺便去火车站)还有比这更慈悲殊胜的加持么,我的朝台之旅从启程直到归途都有出家僧人一路护持,充满不可思议的吉祥与如意。我心中一遍遍忆念上师和感恩文殊菩萨。非常安祥的,我在车上美美地睡了一觉,直到司机叫醒我。

 

10、后记

回到北京,当我回顾整个旅途,我相信文殊菩萨一定曾经加持并示现于我的旅程,但,谁是文殊师利菩萨?火车上的比丘尼,菩萨顶的僧人摄影师,光明寺的比丘尼,显通寺的女师兄,为我指路去尸陀林的游僧,带领我去南台的沙弥僧,亚青寺三位师父,狮子窝的点灯师,西来寺的老尼,还是出租车上庄严端坐的比丘师父?作为凡夫的我没有答案,或许他们都是或许也都不是,但文殊菩萨的智慧法力绝对像太阳的光明一样遍在,上师三宝的加持绝对真实不虚,这是毫无疑问的。

若此文有哪怕丝毫功德,回向给海内外一切显密高僧大德,愿他们长久住世永转法轮,回向给世界和平众生安乐佛法兴盛,回向一切有情众生离苦得乐,究竟成佛。

 

 

 

                                                                     20131026日于北京

 

 

 

个人简介
广告人,佛教徒。
每日关注 更多
张目分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