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冯笑 原创 | 2013-10-27 15:3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歙县 练江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大美如画,歙县

  去歙县的车票只要七元,但是在快到歙县前,售票大姐说车不进城,要到歙县,必须在前面下车,然后改乘公交车,我有点儿后悔,不该去歙县,无奈,只好下车,正好有个马鞍山的学生也要下车,原来这里是她的亲戚家,她告诉我在小北街口下车,然后她接到一个电话,边打电话边走了,我只好一个人等公交车,好在一会儿公交车就到了,奇怪的是歙县的任何一辆公交车上俱贴了四个公交车的站牌,这是三路车,我不解为何要都贴四种车牌,想了好长时间,突然明白了,大概这歙县的公交车不够用,万一哪条公交车暂缺,就有多余的其他公交车顶替,那只要将车前面的车牌号更换一下就行了,这也是歙县这地方的特色之一吧。

    一路坐车,感觉歙县这个县城很大,比绩溪要大得多,这公交车走了许多站,才进到县城里,一下从大城市进入一条县城独特的狭窄的小马路还真不习惯,这歙县仿佛让人想到中国五、六十年代的小县城,一条青石板路长长弯弯的就在眼前,此时我恨不得立刻下车,去享受在青石板路上观赏周围人家的乐趣。

到小北街口,感觉此地必是繁华之地,眼前出现一座城,从来没听说的的一座城,城名叫《徽城》,不由得汗颜,鄙人真是孤陋寡闻啊,居然不知道歙县还有那么雄伟的一座城,下车,果然这里是城市中心,游人如织,匆匆找了一家私营小旅店住下,然后打听有何处游玩处,听说可以到樾橖牌坊,只要两元车票,欣然而去,一路空气新鲜,心情愉悦,不远处就有个村落隐隐有个牌坊竖立在那儿,岂止到了樾橖牌坊参观处,就和龙川一样,这神秘的牌坊早就在被遮掩的严严实实,总而言之不花钱是看不到庐山真面目的,好在我在三十年前就不花一文小钱看过,倒是这外面有几十家卖工艺品的吸引了我,转了一遭,见两个汉子拿了把木槌在一块糖饼上不断的敲打,感觉好奇,捻了一片,尝尝,没有什么好奇之处,于是继续,见一个老汉在一店中刻画一块砚台,见其店中砚台不少,其中一个雕了大朵的牡丹花,极是雅致,问价,答三百八十元,嫌贵了,出门脑子里还牢牢记住那美丽的牡丹花。

来到一店门口,见有卖核桃的,恰恰前些日子看央视有关玩核桃的节目,见这核桃色彩艳丽,古色古香,问价,答是二十一个,五十元买了四个,见这人是做毛笔的,店前面有一把做笔的狼毫,于是继续,一家砚台店内,店主热情向我推荐一块很难看的砚台,被我拒绝,来到在砚石上刻字的店里,见两个刻字师傅刻得不错,突然想到过去的几篇小文章,要是刻出来放在家中,岂不是甚为有趣,问价格,答道为一个字一元,我那一千字的文章要价大约在一千元,可以考虑,于是要了刻字师傅的名片。出来,买了两杯甘蔗汁喝了,脑子一下清晰起来,心有疑惑的走到一家店,见也有一家卖核桃的,那核桃也是通红,古色古香,于是问你这核桃是真是假,岂知道卖核桃的老汉道:“假的,是用牛骨头做得。”

我大吃一惊,内心感谢这个老汉的实在,忙走到原先卖核桃的店里,老板还在,我说:“你这核桃,人家说是假的,是牛骨头做得。”那人倒是不尴尬,说:“牛骨头倒不是,是作假。你要不要,退给我也行。“我倒是挺感概这人的坦率,说:“我拿这个换了几支毛笔吧。”那人忙殷勤的说:“这毛笔没有假,都是自家做得。”于是我挑了一盒共计五支,放在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里,倒是不错。真是狡猾而憨实的当地匠人。

回过头,我又去寻那块雕有牡丹花的砚台,在牡丹花砚台前踌躇一会儿,越觉得这牡丹砚台的可爱,于是和老板板价,居然以一百八十买了下来,老板说他做了三十年砚台,如今一个徒弟姓巴,在合肥城隍庙开店卖砚台。老板主动介绍这砚台的好处,但是不是老坑的,假如是老坑,这价格连石胚也买不来,买了,乐呵呵坐车回城。

回到城里,立刻在街上闲逛。

从离徽城不远的一条小路拐进去,啊哈,原来里面就是徽城,根本不要掏钱买门票,俺就进了歙县最出名的商业繁华地,前面就是许国牌坊,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立刻现出一句话“又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不由暗暗好笑,看来这立牌坊在俺们中国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

没有想到许国牌坊边有一边门就是徽州府衙,很威风的一个大院子。门口有个导游正带人进门,于是就有几个投机取巧的游人也想跟着混进去,被看门的大声呵斥,一看门票确实不便宜,我是打定主意花钱就不看,于是从一个挂有谯楼的古色古香的大门楼过去,就来到石板路上,路名很奇怪,叫什么打箍井,果然看到一个有高高青石井台的一口井。想来这就是打了箍的井。不知怎么看到一个小小的门,门上一个字牌林散之题写的黄宾虹旧居,果然这歙县是文化之城,哪儿都能看到一些文化遗迹。

沿着小街继续慢悠悠的走,沿途见不少人家半掩了门,门内堂屋都放一张古色古香的方桌,两把精致的雕花椅子,或挂有两幅条幅,一个老人歪靠在摇椅上,想此地人的悠闲非大城市人可比。

正走,猛地一座大牌坊竖立在眼前,旁边一个装垃圾的筐里放了周围居民丢弃的蔬菜叶子,旁边还有几个老汉在闲聊,于是我说:“嗨,你们歙县人真不知道爱惜这古代的牌坊,这个牌坊要放在北京,就是个旅游的好地方,这个就是宝物。”一位老汉笑呵呵的的走过来,说:“这都是城管的事,他们应该管。”

又过来几个人,大伙七嘴八舌,说了一遍,当然都是老百姓才说的废话。

我于是继续往前,眼前一亮,原来又到了许国牌坊,于是不过去,还是沿小街走,一直走到眼前一座横跨江面的大桥,原来这就是练江,此时青山碧水,尽收眼目,真是心情愉悦。大城市哪有那么好的景色好看。恰在这时,只见一个乞丐提了一塑料袋东西,来到桥头处,用手掏那袋里食物吃,恐怕是饭店客人吃剩的鸡腿,肉块,湿淋淋的用手掏了放在嘴里,狼吞虎咽就吃,吃剩的骨头就随手甩到江中,看那乞丐吃相,是真正的乞丐,仿佛多日未食,不由心中有多哀怜。

回到旅馆,已经天黑,漠日西下,由于住在旅馆的顶楼,有个凉台,想看看这歙县夜间之天幕之景色,惜天上不断飘来浮云,遮住了星星,惜哉,没有看到奇幻的歙县天上的无数晶亮的星,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就起身,大约六点多,来到大街上,此时大街上几乎无人,正是溜达的好时候,于是在进入徽城,仔细看里面的城楼,绣球楼,许国牌坊,谯楼,心中总不时冒出些感概。

此时小小长长的青石板路由于行人少,可以恣意欣赏。不经意走到又一座昨天没有见过的一处牌坊,上面两个大字“世科”,牌坊立柱上似有一些黑色墨写的大字,似有打到走资本主义,猜测这是文革留下的遗迹,就在牌坊上坡处有个小小的铁门,有个牌子:“叶挺关押处”,吃了一惊,想来这一定是皖南事变后关押叶挺的地方。

沿着这条破败的小石板路向上坡处走,见一老妇在一井台出洗鲫鱼,看那些鲫鱼十分活泼,无疑来之于新安江,那老妇人好奇的看看我,问我是哪儿来的,干什么,我突然想起假如在这儿租一间房子住几个月倒是不错,于是自我介绍,是合肥来的,那妇人到她年轻时也是走南闯北,就是没到过合肥,因为合肥印象不甚好。

我提到租房子一事,她概然说旁边就有一户有出租,大约租金是二百元,她好意告诉我去敲门,于是我按她的指引右拐进一座山门,意外的是里面还有一条小径,又是一栋栋住户,都是关闭了木门,我回转来,那老太太也上来,这家原来就在拐弯处,老太太就着门缝看了看,说里面有人,在刷牙,我可不想此时打扰人家,于是道了谢,告别老太太,再往前,原来是个下坡路,拐进另外一条小路,居然是个小小的菜市场,旁边有一妇人挑了一担鱼。我看那鱼,不识,问这是什么鱼,那三十来岁女子道:“这是xxx”我听不懂,那女子微笑道自称不会说普通话,我又问鱼是哪儿来的,是新安江的鱼吗,女子道是千岛湖的,我心想这千岛湖有多远,这些活生生的鲜灵的鱼怎么来的,不会是这女子挑来的吧。带着疑惑,买了二斤橘子,这橘子,老板说是黄岩蜜桔,我想也对,黄岩离这儿不远,可打开一尝,酸极了。

大约到八点多,我回旅店,扛了包,顺着宽阔的练江大桥,欣赏着不远处的青山下的粉墙楼房,无限怀念的离开了这安宁美丽的歙县,下一步是屯溪,票价只要九元。

 

 

 

 

 

 

注:歙县,安徽省黄山市下属的一个县,面积相当于278个静安区。歙县,在上海的东南方向,距离上海652公里,那里有82座牌坊。全国现存的牌坊有3000多座,歙县一个小县城就有80余座,牌坊遍布县城和各个角落。

    从唐宋以来,一直到明弘治年间。歙县的牌坊从400多座,锐减到165座,历经当代的政治磨难、沧桑风雨之后,戛然而止在82座。即便这样,82座的牌坊群也是中国乃至世界上都绝无仅有的奇观。梳理歙县牌坊的人,或许能够从它疲惫的容颜里,读出封建道德礼仪的强劲、隐忍、沧桑和曾经的辉煌,想起这块生长牌坊的土地,曾经经历过怎样的沉浮起落。

    歙县自隋以后1300多年就一直作为郡州府治,曾经下辖一府六县。今天,这个戴着“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帽子的小县城,同原来的“属下”、27公里外的黄山市府所在地屯溪相比,隐隐有些孤单和落寞。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明代戏剧家、《牡丹亭》作者汤显祖的诗句,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教师,翻译,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外语专业,通晓英,德。法,意,西多种语言,曾经专门对国内多语种语言教学和翻译发表多篇论文,从事翻译二十余年,外语教学十余年。
每日关注 更多
冯笑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