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的世界身影

蒋丰 原创 | 2013-12-14 10:2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本文摘自即将出版的《万条微博说民国》 蒋丰著

 

杨锦麟推荐:蒋丰的 “万条微博说民国 ”,实在是 “民国热 ”中的一朵拍打着人们记忆、探寻、求知的浪花,值得一读。

 

民国 26年 (1937)七七事变后,华北沦陷,曹锟的老部下纷纷落水。年迈的曹锟在刘夫人的劝导下,立誓宁肯喝稀粥,也不给日本人办事。日本人派已当上伪“华北治安军 ”总司令的齐燮元前来叩门,曹锟让家人把他关在门外。河北省伪省长高凌蔚又奉日寇之命来访,曹锟大声吼他:你给我滚出去!

 

民国 20年 (1931)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企图拉拢广东军阀陈炯明,陈炯明反要求其“归还东三省 ”,日本人见说服无效,临走时送给他一张8万元的支票。当时,穷困潦倒的陈炯明在支票上打了个叉就退了回去。不久,陈炯明领导下的中国致公党,从香港向东北抗日义勇军捐赠了10万大洋。

 

有人指责段祺瑞,曾通过日本掮客西原龟三,借到多达两亿多日元的 “西原借款”,用来推行 “武力统一”。但他私下曾对人揭底:咱们对日本,也就是利用一时。这些借款,谁打算还他呀!到时候,一瞪眼完了。后来,西原家族有人抱怨:因为借给段祺瑞款,我们西原家族要倒闭了。

 

北洋政府时期,北京东交民巷内的多国使馆都享有治外法权,其由外国军队把守,中国军警不得入内。那时,每当发生政变,许多失败的官僚政客钻进东交民巷就安如泰山,等于进入租界。开设在那里的六国饭店和德国医院,常常人满为患,甚至厕所也住进人,还要交纳高昂租金。

 

冯玉祥任 “陆军检阅使”驻北平南苑时,曾宴请各国公使。他的公署门上悬挂各国国旗,却单单缺日本国旗。日本使节当堂质问。冯玉祥回应:自贵国提出“二十一条 ”以后,敝国人民一直抵制日货。贵国国旗实在无处购买,真对不住。鄙意如果贵国取消“二十一条 ”,即可购买悬挂贵国国旗了。

 

民国 13年 (1924),冯玉祥进行“首都革命 ”,推翻了曹锟直系政府,组成新内阁。内阁名单公开后,有人说整个内阁都成了南方人的天下,将来北方人还吃不吃饭?冯玉祥听到后,驳斥:国事当选贤用能,无所谓南方人北方人。俄国人是北方人,日本人也算是北方人,你去请他们来不好么

 

1949年 3月 28日晚,阎锡山的内室悄无声息。手下已伫立良久,他才睁开眼睛张开嘴:你坐下,拿支笔,咱说你写。阎锡山向美国政府求援:如能支持十万日军俘虏,拨飞机200,归我阎某指挥,定可横行华北,扑灭共产军。他还委托早有款项交存的美国凯因公司,向美国政府游说。

 

民国 13年 (1924)第二次直奉战争,因为冯玉祥倒戈,吴佩孚战败,奉系张宗昌扬言要取吴佩孚的头。此时,日本领事吉田力劝吴佩孚入住日本租界,他拒绝:战败而逃入租界,偷安一时,全与余平生主张相反,且有辱国家体面,尤为余所不取。纵余不幸玉碎于此地,亦毫无托庇租界以谋瓦全之心。

 

晚年的徐世昌患病,被确诊是膀胱癌。当时正值抗战初期,寓居天津英租界的徐世昌关心时局的变化,日本人尝试邀请他担任华北政府相关职务,被他严词拒绝。民国28年 (1939),北平有关方面曾邀请徐世昌到北平治病,但徐世昌担心自己离开天津后会被日本人胁迫,结果,他选择了放弃治疗。

 

民国 20年 (1931),日本军事间谍中村震太郎一行4,在中国东北刺探军情时被张学良部下擒获。证据确凿,他们第3天被处死。此后,张学良电令封锁消息,但中村的手表被一名叫李德宝的军官趁乱捡走卖给当铺。这被日本驻洮南领事发现,后查实原委。此事成为日本发动震惊寰宇的九一八事变的理由。

 

民国时期,张大帅出席酒会,一位来自日本的名流力请识字有限的大帅赏字。落款时,大帅写下“张作霖手黑 ”几个字。有随从立即提醒:大帅写的“手墨 ”的 “墨”字,下面少了个“土”成了“黑”了。大帅立马瞪眼骂道:“妈拉个巴子的 !对付日本人,手不黑行吗?我这叫 ‘寸土不让!’”

 

张作霖的电报处处长周大文回忆,民国 17年 (1928)5月 17,日本驻华公使芳泽谦吉求见张作霖。他将芳泽晾在客厅,自己在另一间屋里大声嚷:日本人不讲交情,来乘机要挟,我豁出这个臭皮囊不要了,也不能出卖国家的权利,让人家骂我是卖国贼,叫后辈儿孙也都跟着挨骂,那办不到!

 

《密勒氏评论报》的鲍威尔采访张作霖,走进会客厅,看见里面坐着一位身材矮小的老头儿,便问:“老头儿,那个红胡子张作霖在哪儿?”张作霖呵呵笑道:“在下便是。”鲍威尔瞪了他半天,说:“你就是 ?可是你为什么没有红胡子?”张作霖说:“老子又不是洋人,长什么红胡子 ?!

 

个人简介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