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新春总结

潘彬峰 原创 | 2013-02-10 20:3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蛇年总结 

过了农历的春节就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新年了,新的一年又一年更迭让我一天天的变老,时间留下来的都成为了宝贵记忆,我是一月十一号回陕西老家的,二月五号回的广州,在家乡实实在在的住了二十五天,回家路上我在西安城东客运站乘坐快速大巴经由西禹高速到达白水县城南车站下车时汽车后备箱丢了我在广州装裱的一幅字,回来广州却在咸阳机场飞机延误了一个小时,在老家经历了一场大雪与一场小雪,得益于现在发达的交通我来回十分的便捷但也有不愉快的时候,五号那天我还去渭南公安局办理的港澳通行证的签注弟弟开车一路载我经渭南过西安到兴平后到咸阳机场,在高速路上车真是不多这个广州地区的高速公路车多有明显的差异,,期间我访问了白水县雷牙乡卓子村的表姐家并观摩了她们家的有机红富士苹果园,在西固镇街道上赶了两次会帮姑姑卖菜,去了一次渭南叔叔家,经历了一次白水县政法联合执法队伍强行关闭梁家村北洼组私人煤矿事件,包了一次饺子、一次包子,烩过一条八斤重的鲶鱼菜,时间就是一把杀猪刀,把整个社会分解的支离破碎,家乡已经不是我印象中的那个家乡,家乡正在发生着某种变革,这是发展的力量在用无形的力量驱动并推动历史的车轮进行变革,我在家里日子里村民大都每天把时间耗在麻将桌上,这是正常的娱乐,但是每天天天如此在我看来就不正常了,原因是农村缺少更多的就业渠道,分散的农业种植业很难在经济上有所获得,农民已求的自给自足罢了,我从两千年离开村子的这十多年村子是凋零的没有任何发展的,后来很多年轻人随着上学打工也都离开了外出求生,留下来的都是年龄偏大的老村民,我生活二十多天给我爸做勤务员、警卫员和服务员我不是合格的,我父亲的标准要求其实很高,我和弟弟常年各自奋斗在广州和北京,父亲一个人在家里日子过起来确实不是很不容易,无论是耕地的劳作生活的起居都是,父亲今年五十四岁好在他永远并保持着他七十年代在军队上保留下来的生活作风与健康生活起居习惯,父亲的身体很好,我今年二十九岁至今和弟弟都未婚,父亲在这方面确实很操心,从他的内心世界观察是这样的,难道我们家成了三条光棍汉,好夸张啊,其实把我家庭的历史告诉大家我觉得也不是啥秘密,我父亲之前结过两次婚,我有两位母亲,她们都在为我父亲生孩子的时候在白水县人民医院妇产科接生时大出血抢救无效死亡,儿小孩都保住了而且都是男孩,后来两个小孩都过继到了其他的家庭,本来可能我们家成了四条汉子,这是开玩笑的说法,但我父亲对于他的经历却是说是天在杀他没有办法,当然我有不同的看法,父亲的经历在我和其他常人来说都是很难想象的也是很难承受的痛,但是时间让这些都成了历史记忆,我很理解父亲,但是再和父亲交流的时候我总有很多跟他语言上不能一致的观点,虽然我父亲的很多思维和思想在我看来都是很高超的,我在广州生活了这十年确实混的不是很好,就拿存款来说吧确实没有多少,而且还欠了银行信用卡一大笔债这是让父亲很疼痛的,我觉得很对不起父亲,也对不起其他关心我的人,虽然在广州经历复杂但是始终还是没有成为自己理想中的那个人,我有自己人生目标与追求,在理想和现实方面都没有达到,这也是很令人失望的,我父亲生活的很不容易,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老人放心,让老人活的舒心踏实,也许就在在自己婚姻方面圆满的完成好才能给他吃一个定心丸,所以为了这个我春节前就赶回了广州,我试图恢复和前女友的关系,我觉得很长时间的反省让我意识到家庭才是改造世界的真能动力,家庭是一种社会发展独特驱动力,每个人都要在既定年龄完成组建家庭的责任,在这方面我是失败的,说道这里我觉得很愧疚。

个人简介
私人法律风险與國際商務法律風險預防专家
每日关注 更多
潘彬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