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战略枢纽冲绳/琉球的未来

赵京 原创 | 2013-02-09 03:0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战略 东亚 琉球 冲绳 Naval 

   东亚战略枢纽冲绳/琉球的未来

  有诸多因素把我带到了严冬的Annapolis(马里兰州府,距首都华盛顿以东不足50公里),U.S. Naval Academy(USNA,美国海军校)所在地。

  奥巴马的Pivot to Asia军事战略转移的要点就是把美国海军60%部署在亚洲太平洋,而美军在亚太前线展开的主力就是部署在冲绳/琉球的占四分之三驻日美军兵力的以海军(特别是海军陆战队)为主的部队。

  1995年,美日两国政府就减少冲绳在日美军进行交涉(第二年达成协议要把占据市中心的普天间海军陆战队机场还给宜野湾市),我所在的电通集团下属公司接到宜野湾委托电通的业务,要帮助美军基地占三分之一面积的宜野湾开发转换成“经济特区”。可惜我那时已经决定逃离日本,错过了亲自去冲绳考察的机会。但普天间机场一直没有找到新的去向(没有哪个地区愿意接纳)。2004年8月14日,一架海军陆战队直升机坠毁到宜野湾市内的冲绳国际大学建筑物燃烧,对渴望美军转移走的冲绳民众的反美感情火上加油。2009年,刚上台的鸠山民主党曾许诺要“至少”移走一部分美军到日本本土或移到美国的太平洋岛屿,但没有一点进展,迫使鸠山黯然下台。与冲绳的所有地区一样,宜野湾还是一个基地特区。原因很简单:东亚的基本政治格局(朝鲜半岛和台湾海峡)从战后以来没有改变。

  201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以GDP为标志)超过了世界第二的日本,改变了长期以来“政治中国、经济日本”的双雄亚太观念,在美日同盟与中国的互动关系上,对日本产生了冲击效应。特别是中国的造船工业、船运公司和海军同步壮大,使中国由传统的内陆大国向海洋大国转型。“中国的船舶建造量早已超过日、韩居于世界第一,2010年造船完工量高达6560万载重吨,占世界总量的42%,并掌握了建造高档船的技术。过去中国海军主力的小艇只能在距岸百公里左右的范围内活动,如今要派遣数千吨甚至上万吨的大舰到远洋展开军事行动。近年来,西方国家在金融危机后限制军费投入,而中国海军在财力大增的前提下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造舰高潮,新造舰的数量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会仅次于美国而居世界第二位。”[1]过去,日本的“保守主流”(以吉田茂到宫泽喜一的“轻军备重商贸”自民党主流派系为代表)在日本经济奇迹的背景下,遵守和平宪法,喜欢劝导、“教育”、牵制美国在朝鲜半岛、台湾防卫、天安门事件等问题上不要刺激中国,特别害怕日本被卷入美国在东亚的“蛮干”军事行动而不认可“集团自卫权”(在香港当过领事的自民党干事长加藤弘一),好像要在中国和美国之间搞平衡,最后却不得不以鸠山的“等边三角形”主观愿望收场。但以安倍晋三(以及之前的小泉)为代表的极右国家主义派则反映出日本统治阶级对中国崛起、日本衰退的焦虑,利用天安门事件以来日本民众对中国的态度转换,更愿意主动拉美国与中国对抗,为此要修改和平宪法、把象征天皇“国家元首”化、强制推行日丸国旗和君主万代国歌、抛弃“非核三原则”、增加国防预算、主动以“集团自卫权”的名义配合美军的全球行动等。

  略微令人安心的是,奥巴马当局在美国已经不可能维持sole superpower单独超级强权的国际局势下,基本上采用了我称之为smart power的外交政策(我几年前开始投稿Wall Street Journal等媒体,仿照smart phone的成功市场策略,推行这个相对于soft power的概念以替换奥巴马前任的stupid power外交政策),没有简单地被安倍利用(拒绝了安倍把第一个出访国定为美国的计划,阻止了安倍修改村山首相反省战争的谈话、河野外相承认日本政府“从军慰安妇”责任的企图)。刚上任的外交部长(“国务卿长官”的译法不妥)克里表示要对美国军事战略转移亚太计划慎重评估中国的反应,因为转而反对小布什的战争政策得到奥巴马提名的国防部长就是因为主张减少美国的全球军事行动正受到共和党议员、军工产业、华尔街日报等纠葛。正如奥巴马在去年大选时与对手就美国军事战略辩论中提到海军舰队的规模[2]所示,美国“胡萝卜”外交后面的“大棒”就是能够在全球陆、海、空、情报、[3]网络(USNA丛去年开始设置此专业)、“海豹”特种兵(SEAL指SEA、AIR、LAND)全面展开行动的海军。无独有偶,美日同盟的实际操纵者正是海军陆战队前将领、克林顿夫人手下的前外交部副部长(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Richard Armitage,前不久,他带队前往东京和北京就中日之间为钓鱼岛/尖阁诸岛纠纷试图调解。[4]从某种意义上讲,不管是钓鱼岛/尖阁诸岛纠纷、冲绳/琉球的地位,还是东亚的战争与和平,都与Annapolis这个不到4万人口小城的USNA的动向息息相关。

  USNA(www.usna.edu)自1845年从西点(陆军)军校独立出来成立,它的历史正是美国历史的写照,特别在其成立100周年时达到顶峰:日本在美国军舰Missouri号上签字投降(插图中央的圆圈为日本代表签字投降地点,笔者2003年夏威夷留影)。

  USNA也是美国第一个诺贝尔奖的产家(测量光速)、宇航员的培训基地(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和把人权列为美国外交政策核心(尽管还多么地不令人满意)的总统的母校。USNA还会产生新的卡特吗?

  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我在大阪大学曾经选过“黒船来航と日本開国”Commodore Perry and the Opening of Japan课程,是1853年7月8日开到江户(东京)湾的美国海军(4艘)“黑船” 佩里舰队强迫日本开国的历史。其中也提到佩里与琉球的交涉,日本教授说:美国与琉球的条约(1954年7月11日)是用汉语和英语签署的,因为汉语是东亚的“国际语言”,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原文题为“亞米利加合眾國琉球王國政府議定約”,包括“一、此後合衆國人民到琉球,須要以禮厚待,和睦相交。其國人要求買物,雖官雖民,亦能以所有之物而賣之。官員無得設例阻禁百姓。凡一支一收,須要兩邊公平相換。”[5]等。

  更令我感到不虚此行的是在这里找到了历史上作为独立国存在的琉球国送给美国的钟鼎(插图左侧的那个),钟上醒目地刻着“琉球国”(插图)。不过,当年琉球国送给美国海军佩里舰队的实物钟鼎已经送还给琉球国的后代,这是复制品。这是国际政治历史的典型教材,提示着被日本吞并、又被日本卖给美国驻军用于对付苏联和中国的琉球小岛的内殖民地辛酸历史。可惜的是,这个原来被称为Lewchiew Bell(琉球钟)的历史纪念物现在被改名为Japan Bell(日本钟)!对历史的无知或曲解也是引起国际纠纷的来源。按照我在“关于钓鱼岛/尖阁诸岛的非主权方案”一文中所指出的解决原则,只有当琉球摆脱外部“主权”的吞并、摆布、控制,也不需要任何自身的“主权”时,才是琉球、日本和整个东亚的和平、民主、繁荣之日。

  这一天何时到来?如何到来?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3年2月7日]

  [1]徐焰(中国国防大学少将教授):“丢岛礁因海军弱小,解放军全力造舰”。引自网上。

  [2]在里根任总统的冷战高潮,美国海军曾要求600艘战舰,但从没达到过。目前的规划是310艘左右(Wall Street Journal, February 6, 2013)。其中包括15个航空母舰群、4个水面战舰群和100个攻击性潜水艇,等(The Navy. Naval Historical Foundation, 2012. p.184.)。

  [3] 一般公众可能没有注意到:目前在阿富汗的美军主要是海军陆战队的无人机和情报系统控制着局势,这也是为什么阿富汗本国军队无法取代美军的原因。例如,可见华尔街日报的报道:Wall Street Journal, February 4, 2013.

  [4] 担任过国防部长助理Assistant Secretary of Defense fo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Affairs的哈佛大学教授Joseph Nye是美日同盟的理论设计者。

  [5] http://zh.wikipedia.org/ 的相关条文。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赵京,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大阪大学社会学博士,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政治学系研究员。曾任职于日本、美国企业,2002年创办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
每日关注 更多
赵京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