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竖一:官方当积极地严查媒体曝光的案件

罗竖一 原创 | 2013-07-18 15:2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罗竖一 吉林 媒体曝光 官家 

 作者:罗竖一 飞天评论员

  家喻户晓,在高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媒体曝光的案件,其影响日益深远。

  然而,中国某些层面的官方,面对媒体曝光的案件,有时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或者会动用公权力“灭火”,甚至对曝光者进行打击报复。

  譬如,据2013年7月17日人民网报道,今日凌晨1点34分,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在其微博实名举报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副部级)等公司高管在收购山西金业资产的百亿并购案中涉嫌利益输送,致使数十亿元国有资产流失。王文志称,宋林等人的行为已构成渎职,并有巨额贪腐之嫌。

  而事实上,早在2013年7月5日,《经济参考报》就已刊发了署名记者王文志、肖波的文章《华润电力并购项目致数十亿国资流失一煤矿成放羊场》,内容与此次实名举报基本相同,但文中并未出现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的名字。

  可是,据媒体报道,7月17日下午,华润集团针对该公司高层遭《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实名举报一事发布声明称,该举报中“存在诸多揣测、臆断乃至恶意诽谤之辞”,并表示“欢迎向本公司及上级监管机构提供有事实依据的举报线索,本公司亦对一切诋毁、诽谤本公司声誉的言行保留予以追究其法律责任并追偿经济损失的权利”。

  诚然,媒体曝光的案件,未必都是客观的。

  但是,纵观相关新闻报道,至今未见中国一定层面的有关官方予以公开回应。这,其实就是典型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当然,不排除其已在调查之可能性,如是,也该公告天下。

  不过,非常值得注意的是,笔者于7月18日上午10时许查阅包括新华网等在内的一些网络媒体之相关网页,却看到了诸如“已删除或过期的稿件抱歉!您查看的是已删除或过期的稿件”之类的字样。其中缘由,事实上是不言而喻的。

  其实,类似的情况,遍布当下中国。

  譬如, 2013年7月15日,中国网•法治中国发表的一篇题为《吉林1号大案“疑云”满布》的报道指出,人称“及时雨”的胡长生,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其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国税局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任劳任怨地工作时,会跟其上司孙喜强,以及延边州国税局人事处处长邵宪波,都遭遇一场灭顶之灾,而成为2010年当地官场“大地震”的焦点人物。消息一经传开,整个吉林省,尤其是延边州,立即像炸锅了一样。拍手称快者有之,然为数众多的当地人,尤其是熟知吉林国税系统情况者,却基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或眼睛。面对这起被称为“2010年吉林1号大案”的判决结果,孙喜强、胡长生和邵宪波,以及他们的亲友都发出了强烈的抗议之声、求助之音,而在中国记者调查网的深入调查中,吉林当地的不少知情者纷纷告诉记者,2010年吉林1号大案“疑云”满布,孙喜强、胡长生和邵宪波其实是被某些官场老手设局陷害入狱的。

  而且,该报道还表明,有消息人士称,在某些领导心目中,邵宪波当时事实上仅是“陪衬”、“垫脚石”,而汪清县国税局局长姜大勇才是某些领导内定的那个“想当元帅的士兵”。为此,时任吉林省国税局局长孙云志等人,还专门为姜大勇量身定做了一套参选条件,即修改了原定的公开参选标准,从而使姜大勇获得了竞选资格。知情者告诉中国记者调查网,当时,延边州国税局的不少人都说,“孙喜强走了,姜大勇来了,邵宪波没戏了。”坊间传言,所谓的非法持有枪支,其实只是一个漂亮的借口而已。邵宪波被抓的真正原因是,一来他影响了姜大勇的升迁;二来他昔日的直接上司孙喜强由于工作等方面的因素“得罪”了包括孙云志、延边州州长等在内的一些“大人物”,而“大人物”想借其这把刀“杀掉”孙喜强。因此,当地官方的“群众举报”、“我支队在工作中发现”等说辞,实际上都是试图在掩盖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孙喜强被抓的同日,当地人称“及时雨”的延边州国税局常务副局长胡长生,在延吉市国税局指导工作时也被吉林省人民检察院直接押解到辽源市。原因是,据邵宪波“招供”,他也向胡长生行贿了。然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某官员告诉中国记者调查网:“胡长生事实上只是某些人大搞政治的牺牲品,他如果像一般人一样地置身事外,那么,就一定不会出事。”不久,孙喜强和胡长生也像邵宪波一样地“招供”了,但是,北京市方元律师事务所焦洁律师告诉记者,如果仔细查对有关讯问笔录等,那么谁也不难发现其疑点重重。在记者调查中,邵宪波、孙喜强和胡长生的家属,以及其他一些亲友,都跟焦洁律师一样地表达了相同的疑问。同时,有关知情者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些“佐证”邵宪波、孙喜强和胡长生曾经遭受刑讯逼供的资料。邵宪波的亲笔书信显示:“在看守所呆了三天后的夜里,九点半左右,我被前面讲过的所谓‘林主任’和马福成等四人带走,将我全身固定在老虎凳上……‘杨主任’对我是连唬带吓,‘让我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株连整个家族……’马福成则是口和手并用,手上打着我,嘴里骂着我,满嘴污言秽语,自始至终都在骂。甚至叫嚣,要把我夫人抓来上刑,将我女儿当我的面强奸等等……”

  换言之,省国税局局长想给别人升官,但其手下的其他人影响了这个事情,结果这个局长就发飙了:安排人给其三个部下“罗织”罪名而已。此间,涉嫌刑讯逼供。

  另外,媒体披露,经中国记者调查网深入调查,发现除上述案中案之外,吉林国税系统其实还有“余案”。据知情者透露,2013年4月本该退休的吉林省国税局局长孙云志,之所以至今还在担任局长一职,是因为国家税务总局对他进行退休审计结果表明,最近3年来他为企业退税22亿元人民币,涉嫌为企业多退税的腐败问题。有消息灵通人士指出,孙云志至少应该有6块价值不菲的名表,是不折不扣的又一位杨达才式的“表哥”。而且,该人士还向中国记者调查网透露,孙云志事实上还存在诸如包养情妇等严重违反党纪国法的问题。

  显而易见,包括吉林省纪委和其它有关部门在内的官方,都应该积极地介入调查。

  但遗憾的是,无论是上述的涉嫌刑讯逼供等“案中案”,还是“余案”,至今都尚未引起吉林相关官方的高度重视。

  不过,实话实说,跟王克勤、高勤荣、庞皎明、李新德、朱瑞峰、焦永锋、赵旭东、葛树春和姚征亿等众多遭遇过官方诸多打击报复的著名调查记者、公民记者,以及某些被封杀或停刊的媒体而言,前述曝光者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起码其目前还是安然无恙的。

  但是,笔者罗竖一认为,中国的每一个公权力掌握者,都应该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面对媒体曝光的案件,官方无论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还是动用公权力“灭火”,甚至对曝光者进行打击报复,本质上是置十八大所讲的“亡党亡国”,以及习近平所强调的“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等警示于不顾,是亵渎党纪国法,是失信于民,是自毁长城。因此,建议官方当积极地严查媒体曝光的案件。

个人简介
曾经的新闻人,现在的评论人。
每日关注 更多
罗竖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