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郎咸平的一则瞎话说起

袁峻 原创 | 2013-08-08 09:37 | 收藏 | 投票

 从郎咸平的一则瞎话说起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天气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中国民航的晚点率居高不下,由于晚点引发的群体冲突事件频发,一时间,网络等媒体对航班延误展开了前所未有的讨论。这不,连经济学家郎咸平说也出来吐口水了。7月23日,郎教授发微博称:“最近飞机晚点异常严重,旅客和航空公司冲突升级,其实旅客的愤怒目标完全搞错了。美国是全世界最强大空军,只控制了20%领空。中国空军远不及美国,但是控制了80%的领空。我调研发现中国空军透过控制领空进行贪腐。举例,大面积晚点,航空公司只有哀求空军开放一点领空,空军就可以因此取得巨大腐败利益。”

对于郎咸平,我曾经看过一些他的讲座录像,总得印象是:嘴大。虽然对他的一些观点不赞同,但他对经济数据的引用还是比较严谨的。所以,我看到这一微博后,大吃一惊:郎教授怎么会编出这种毫无依据的荒唐言论呢?即使如郎教授而言,我国的空域管理权是在空军,民用航空对空域的使用也要有空军审批,但对民航班机而言,都是由民航局统一向空军申请固定的航路和航线后编制飞行图表的,怎会让每个航空公司直接跟空军打交道?更不可能因为“大面积晚点”而让航空公司去“哀求空军”。

虽然我不相信航空公司“哀求空军开放一点领空”,但是对郎咸平等人把飞机晚点的缘由归罪于对民航开放的空域少,还是将信将疑的。于是我有心去查了一些有关民用航空的数字。

中美两国的比较,有一个很大的便利之处,那就是两国的土地面积差不多大,大约都是960万平方公里左右。那么空域也差不多。但是一比较两国民用飞机的数量,差距之大还是令我大吃一惊:据最新一期的<fly>杂志披露(2011年的数据)美国目前拥有的飞机数量约30万架,而中国大陆各航空公司拥有的民航客机的总数大约1580架。即使加上通用航空企业适航在册航空器,满打满算也就是3000架,这只是美国民用飞机的一百分之一。所以,即使是如郎教授所言:美国的80%的空域归民用,中国民用的空域只有20%,中国的民用空域也远比美国的民用空域要“闲”得多。可见,把民航飞机的晚点归咎于民用空域不足,显然是夸大其词。

当然,即便整体的空域来说,民用空域未必都很拥挤,但在一些热门航线上,未必不会形成“空中拥堵”。比如,民航的京广航路是一条宽20公里、高度从0至14000米的空中通道。民航飞机只能在这一航路上飞行,不能有任何偏离。京广间,包括从郑州、武汉、长沙乃至深圳、香港等地之间的航班,以及从东北前往这个方向上各地的航班,都要在这一航路上飞行。但是,对于这些“热门”航线在空中是否已经构成“拥堵”,也有不同的看法。从民航局最近提出的“八大机场取消以‘流量管控’限制起飞”的措施,就可以表明空中的拥堵远比机场的拥堵要小的多。毕竟,空中航路有不同的高度层,远比机场的跑道要多。

中国民航的拥堵不在空中,而在机场。北京首都,上海虹桥,广州白云等都是拥堵的结点。这点,从每天下午这几个机场跑道上排队等待起飞的飞机数量就可以看到。所谓的“流量控制”更多的是控制进出港的飞机的数量。而造成这几个中心机场拥堵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既有场地跑道的因素,也有民航管理的问题,更有航空公司自身的问题。

造成民航班机延误的原因,除了航路和机场的“流量控制”外,还有航空公司运行的原因和不可抗力的影响。至于想说清楚各因素所占的比例,恐怕是永远也吵不完的架。此前,民航局局长李家祥表示,2011年的航班延误中,约40%原因在航空公司。但航空公司却不以为然:“流量控制因素达到了40%以上,而航空公司可控的因素占比不超过10%”。比如,一架飞机一天飞四个起降,如果在第一个航程就遇到了天气原因造成的延误,那么之后的3个航程也就延误了,这个帐算在谁身上?我以为,即使第二个航程可以归咎天气的影响,之后的航程还是要算在航空公司身上的。因为旅客没有义务承担前面航班因不可抗力带来的延误。航空公司在编制飞行时刻表的时候,就应该充分考虑到机场航路的繁忙,天气因素等的影响,在每一个航程之间留下足够的过站时间,而不是仅从经济利益出发,只考虑最理想的状况留出最短的过站时间。

在航班延误中,航空公司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旅客是直接与航空公司达成的要约。即使是因为天气和管控的原因,也不应成为违约的借口。就拿我刚刚遭遇的事件来说,登机时已经知道目的地雷雨,不能按时起飞。航空公司以“飞机排队等待”为由让旅客上飞机等待。在飞机上等待4个多小时后,目的地雷雨已停,但航空公司却取消了该航班。因为飞行员当天的工作已经超时,为了飞行安全必须休息。那么怎么划分这个责任呢?我认为:前面的等待,可以归咎于天气的影响,但后面的取消航班显然是航空公司的原因:没有为飞机配备备份机组。因为只要有备份机组,航班是可以不取消的,而乘客甘愿在飞机上等待四个小时,也是基于想当晚赶回目的地的。

机场的硬件是既有的,空中的航道也是不能轻易改变的,天气的影响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但是,在航班时刻表的安排上,在预留备用的飞机以备不时之需上,在根据天气预报为航班配备备份的机组上。。。航空公司都有很多可以减少或避免飞行延误和取消的手段可以使用。早晨下一场大雨,就把一天的飞行延误都归咎于不可抗的天气原因,是对乘客的不负责任。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毕业于山东大学数学系数学专业,就教于北京邮电大学。后不务正业,下海谋生。曾先后从事金融、投资与管理等工作。在金融机构做过财务,管理过资金;参与过上市公司的收购和重组;参与投资房地产、基础设施以及彩票发行等。现为…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