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中国人,“逃跑”的中国人

胡祖六 原创 | 2014-01-24 09:2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著名导演贾樟柯前不久发布的一条微博引发了热议,他说他参加一个朋友聚会,发现在座的十几个朋友除他之外,都办了或正在办移民手续,这让他非常震撼。这件事说明我们的富人阶层集体缺乏安全感。我曾多次说过,在一个欣欣向荣的国家,大家都愿意回来的,而我们今天的问题是,经济越发展大家却纷纷移民出去,大量转移资产。因此,接下来我们会通过怎样的改革来改变这个现状,自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热点问题。

  中国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应该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经济发展非常快,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很多,这些成绩有目共睹。但是近几年来,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改革的步伐显著地放缓了,甚至对改革的承诺也不像以前那么突出和明显。社会方方面面都暴露出很多问题,经济结构不平衡、不合理的矛盾越来越突出,由政府推动的投资占经济总量的份额越来越大,同时贪污腐败、社会不公正、环境污染等问题都在加剧。

  现在中国有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几乎社会每一个阶层都郁积了很多不满。穷人、低收入的城市居民,还有农民工,他们受到各种各样不公正的待遇,心中非常不满,“仇富”、“仇官”的心理也比较明显。即使你跟中国的中产阶级去接触,会发现他们心中也有很多不满,他们的权利还没有得到完善的合法保障,也受到各种不公正的待遇,或者在生活的品质方面,尤其是空气污染、水污染、食品安全、子女教育、医疗保健等问题上受到困扰。

  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获得了巨大财富的高收入阶层,甚至是超级富豪、亿万富翁,他们心中也感到非常不满。他们在企业经营中遇到了各种不公平的竞争,比如近年来越来越严重的“国进民退”现象等,都让他们产生了一种不安全感。所以贾樟柯导演微博中说的很多富人纷纷移民,把财富转移到海外的现象,其实都是这些年来改革的力度不足、改革的步伐放慢、社会经济各方面矛盾加剧的表现。

  我说现在中国的各阶层都表示不满,可能很多人马上会说,公务员是唯一满意的阶层。这么说的理由也很充分。好多公务员说他自己工资低,干的活累,但是为什么大家还是拼命地想考公务员?其实公务员现在也觉得不满。

  关于公务员,确实应该更加明确市场化改革的基本方向。有人说,当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所以成功,标志之一就是南方谈话之后出现了公务员的下海潮。那么,三中全会以后会不会又出现公务员下海潮?我觉得如果有的话,应该不是个坏事情,而是个好事情。一个正常的社会,大部分的人都应该去从事创造财富、创造税收、创造就业的工作,而不是靠寻租、靠收税来活着。这样社会才能够进步,才能够有发展的前景。

  我认识很多公务员,在政府的各个阶层,有大学刚毕业比较年轻的公务员,也有中层的或者司局级干部,甚至部级干部,他们很多都是优秀人士。但他们在政府现在的框架体系里面往往怀才不遇,或者在那个环境、那种空气、那样氛围里也觉得壮志难酬。这时候如果他下海,去创办一个企业,或者说能够为社会创造财富,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坏事情,而是一个更加合理化的现象。

  对于一些既想报考公务员,同时又觉得即使当了公务员也不安定的人来说,我觉得应该清楚,政府还是很重要的,即使在现代市场经济时代中政府也非常重要。政府中也应该有很多有志之士去从事公共服务的工作。但是也不能太多,大部分有才华的人应该去从事工商业,去创造财富。

  公务员的薪水可能比较低,虽然很稳定,虽然很有权力。从公开收入方面来说不一定是最高的,确实也是个问题。我写了很多文章,包括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加大了反腐的力度,我们看到了实质的行动,这非常好。当然我也担心,腐败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情,甚至不是少数人的事情,它比较普遍。我所知的大部分知识界、媒体界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这样的话,就反映出我们整个干部制度、公务员制度可能存在制度性的缺陷。比如说政府行政权力非常大,又具有很大的随意性。如果权力是在法律法规的框架内行使,是透明的,那也没有关系。但很多是官员干什么都行,而且手里有很大任意性的、没有制衡的、不透明的权力。如果这个时候薪酬相对比较低,就很容易滋生腐败。

  刚才我讲的是“仇官”,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不断地简政放权,要落实李克强总理反复强调的话,政府要管他该管的事,政府不该管的,管不好的,一定要让市场,让企业和社会去管,这样哪怕公务员工资高一些,大家“仇官”的现象也会减少很多。

  与“仇官”相对应的另外一个现象就是中国人的“仇富”,这已经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好像中国人从来就觉得劫富济贫是天经地义,富人如果不主动帮穷人的话,那政府就有义务去劫富济贫。中国穷人有一个观念就是,邓小平讲过一部分人要先富起来,带动后富。好多穷人觉得,现在有一部分人已经富起来了,为什么不来带动我们穷人后富呢?

  其实中国现在社会“仇富”和“仇官”的心理是紧密相连的。中国是个非常务实的社会,中国人不偏激,也是非常公平的,什么意思呢?比如李嘉诚在香港绝对是超级首富,也是亚洲首富。大部分香港人,就连那种最强的人都叫他“李超人”,实际上就是一种羡慕,一种尊敬。因为他最早也是广东汕头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既没有父亲在朝廷做官,也没有裙带关系,就靠自己白手起家,创造巨额财富成为亚洲首富。香港老百姓是很佩服他,很尊重他的。

  我想内地很多很好的企业家,比如马云或者马化腾,中国老百姓基本上还是认可的。我们现在也是以他们为楷模,因为他们也是靠聪明才智,靠创业,敢担风险,创造了很大的企业,很多的财富。如果说中国老百姓都痛恨马云的话我就会很吃惊,当然不是因为我崇拜他,而是我相信应该没有一个心理健全的人去恨他,我相信不会。

  为什么会有“仇富”心理呢?就是人们觉得有些人的财富获得不是靠他的聪明才智,不是靠他的勤劳,而是通过不公平的手段,靠利用某种关系和权力,通过寻租来得到的。“仇官”也是因为他们非常的跋扈,滥用权力,利用手中权力给自己谋得很多私利,那老百姓当然觉得不公平,他们会很“仇官”,我觉得这两个是同一个现象。

  摘自《改革是最大政策》(吴敬琏、张维迎、胡祖六等著)。

个人简介
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工程学硕士学位后,在美国哈佛大学深造,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曾担任哈佛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世界银行顾问,在华盛顿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高级经济学家多年,为成员国政府提供宏观经济研究和政策咨询…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