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喜蛙:两架老马车能否贯彻习总文艺观?

曹喜斌 原创 | 2014-10-17 16:0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习近平 文艺座谈会 
曹喜蛙:两架老马车能否贯彻习总文艺观?
=曹喜蛙
1015日上午,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讲话。习近平指出,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同时也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优秀的文艺作品,最好是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
听说习总书记是自己主持的座谈会,除了部分文艺界各个专业在职领导、顾问领导外,其他人基本没有发言,据媒体曝光的参会人员名单,各个界别的文艺领导都参加了,还邀请了两个网络作家。说明新媒体的力量越来越大,连官方都知道不能忽略新媒体的力量,尽管还没有专门的网络文艺界组织,但还是邀请了代表出席,而其他界别的基本上邀请的都是一线领导或活跃在一线的老领导。
习总书记的文艺观作为官方的政策和他本人的文艺观念,都是很向山向善向美,很正能量,实际上是画了一个上线和下线,严格讲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照此执行贯彻下去,依然需要谨防一刀切。文艺作品与创作者本人来讲,理论上讲还不绝对是一回事,创作者是一个生命体,而作品则是另一个生命体,两者不能严丝合缝的相等于。所以在方向上我们支持、呼应习总书记的号召,但是在作品的出版、传播上还是需要相对的宽松、自由、探索,不可能在退回到市场经济前的简单的高大上的文艺政策上。
关于习总书记说的人民性,这个是不能有任何否定的。只是对人民的界定上似乎要更加延展,比如人民到底是指好人,还是指坏人,是指没有干过一点坏事的好人,还是指没有干过一点好事的坏人。再就是人民到底包不包括富人,包不包括穷人,包不包括原来穷现在富的富人,包不包括原来穷现在还穷的穷人?比如移民国外的富人算不算人民,逃跑外国外的贪官算不算人民,在十八大前贪腐的官员算不算人民,在十八大之后依然在贪腐的算不算人民?总之人民性是一个问题,人民是所有人加起来,还是要减去谁?
关于习总书记说的文艺不能做市场的奴隶,这个同样不能做任何否定。只是市场是一个相对复杂的概念,不是市场好的就一定是好作品,也不是市场差的就一定是好作品,到底什么是市场?谁来把市场的关?是各个传播机构、行业组织的领导还是官员?还是各个文化公司的业务主管还是老板?还是普通读者、观众、听众、收藏者?市场是一群阴谋者来决定?还是由一群阳谋者来决定?我相信市场是复杂的,市场不是哪个人来把关的,既不是哪个作家、艺术家来把关,也不是哪个行政督察、行业领导、出品机构老板来把关。最终市场是由普通读者、观众、听众、收藏者来决定的,没有人喜欢,那些烂作品自然就会没人创作、出品了,出品了、创作了也会赔死,令他永世不得翻身。如果强行传播一些所谓的高大上作品,估计也不会得到普通读者、观众、听众、收藏者的青睐,即使国家也养不起那些烂作家、烂艺术家的。
关于习总书记说的文艺创新和真善美,双手赞同。任何靠剽窃、模仿的文艺作品都不会太长久,也不会有好的市场效应和社会效益。我们的文艺工作者确实不能只顾眼前利益和蝇头小利,不能为一点钱而断子绝孙。我们确实要倡导真善美、创新,但前提是要完善我们的知识产权制度,要完善奖励惩机制、培育制度,真正让创新的文艺工作者得名、得利,而不是令投机取巧、坑蒙拐骗剽窃模仿者横行霸道,更不能令一些靠投机取巧、坑蒙拐骗剽窃模仿者成功者的既得利益者还稳坐钓鱼台、颐指气使打压默默无闻的创新者。
未来的中国要屹立在世界,肯定靠中国的科技创造和输出,更要靠中国的文艺创作和输出先行,在国家层面要大力支持培植文艺创新和传播,尤其要支持新观念、新理论和新创作,不能简单的拿革命现实主义或革命浪漫主义的两架老马车去套,尽管中国很大,中国的文艺可以自己消费就占小半个世界,但我们的文艺创作成果是否能传播到其他国家除了靠国家机器的传播,更要靠有观念、理论和创作的先行者去闯,靠的是更大范围的人民性、当代性、独创性。
路漫漫其修远兮,谁在上下而求索?
 

个人简介
曹喜蛙,艺术评论家,旅游策划专家,互联网哲学家,2007中国旅游新锐传播奖获得者,日本东亚艺术研究会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休闲经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中央电视台《远方的家》特邀嘉宾,互联网起哄理论创始人。著有畅销书《…
每日关注 更多
曹喜斌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