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东南飞后续》

韩雪亮 原创 | 2014-02-25 14:2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爱情 孔雀 后续 东南飞 

 《孔雀东南飞后续》

——昔日旧作,承望见谅。

次日始平旦,太守婚车至。不闻欢呼声,唯闻泪人啼。五郎甚为怒,强行欲烧村。众人甚为惧,伏地连泣泣。幸得太守至,五郎事未成。

唤来子五郎,五郎怒未止。上前白太守:儿今来迎娶,不见新人驻,却留尸骸骨;儿尚大有阳,怎可娶黄泉?贱女做不举,败吾名家誉,若不予惩罚,何言体面仪?

太守得闻之,心中亦怀愤,便唤郡丞言。郡丞连作揖,怖惧不能语。半晌颜始还,躬身禀太守:下官受君命,言谈婚已订,订期在今日,诚难测今事。望邀兰芝母,幸可有所得。

唤来兰芝母,阿母适大悲,哽咽难言语。太守厉声吓,泣啼答徐徐:小女先有夫,嫁于庐江府。不容焦母驱,见遣还兄户。还时立誓言,老姥何有言。后有郡丞至,兼适其兄意,应得此婚姻。昨日做衣裳,泣啼零如雨。念得今日婚,老姥未多语。昨夜儿外出,未曾还入户。料遇其前夫,双双誓先约。痴情薄命女,纵身清池去,薄命痴情郎,自缢庭兰树。虽是鸳鸯命,终成鸳鸯去。现尸停户院,君还何所期?

太守复闻之,亦感甚亦悲。反顾其下属,泪落何几行?迅赴庐江府,再拜仲卿母。阿母亦伤悲。太守谓阿母:事已至今日,阿母莫过悲。听闻殉情人,有志尚未偿,本府拿主意,二人当合葬。阿母唯听之,岂敢再多言。兼有已过失,便依太守令。运至华山底,葬于长青路。恰逢穷秀才,书得前叙体。悲述凄凉事,警世永流芳。

再云第五郎,婚期变丧气,怎能不悲伤。适逢仲卿妹,良言苦心劝,终归畅心扉。二人经言语,言谈甚有缘,便又结大义。庸媒郡丞守,自罚降三级;又有兰芝兄,先打五十板,后耕南沙堤。时事止于此,圆满结大局。

后记:孔雀东南飞,途中双双毙。恰逢贤太守,兼在开明世,化悲略为喜。今作一后续,世人共鉴之。

个人简介
管理学博士,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IACMR)会员、论文评审人(2016/2018),省经济战略学会专家组成员,公开发表论文10余篇,Journal of Management & Organization、Asian Business & Management等期刊匿名外审。参与或负责研…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