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 奇 的 进 化 逻 辑

付志雄 原创 | 2014-05-18 13:55 | 收藏 | 投票

    我们知道,目下的分类学,是在进化链条上依次给定的。迄今为止,自然的进化、生物的进化、社会的进化、知识的进化,都是进化之使然。奇妙的是人类社会的发展(在它的不同历史阶段上)仿佛汲取了所有的进化进程——方才变幻莫测、如此神奇。以致我们不得不说,全部科学将汇集一起——构成关于人类的科学。

    这究竟是怎样一种状况,其间隐秘了怎样的逻辑线索?这正是主贴意欲探索并期待网友给予帮助的。按照进化的顺序,宇宙时空、星系运转、天体碰撞最先映入我们的眼帘;而我们人类刚好处在全部进化的末端。这就提出个问题:人类社会的进化与发展为什么能把此前的全部进化历程包孕在自身的不同历史阶段?这其间是否隐秘了关于进化的逻辑?人类依托这个逻辑还能够走多远?我们期待在对这些问题的回答中,能使许多关涉人类命运的哲学问题变得更加澄明,对人类的现实和未来提供一种前瞻性的逻辑指引。

    哲学在探索这类超时空事物和表象时,经常采取一种最为常见且又容易获得共识的做法:按照进化的序列,当某类存在直接成为它种物态存续发展的内在原因(物质基态)和外在条件时,这类存在就称为共相;共相相较于从属它的各种物态而言(殊相、个相、特相)具有基本的构造性和整体的支撑性。

    拿天体演化的星云假说为例。太阳系是在约五十亿年前从星际云中分出的一个原始星云形成的。它经历了如下过程:

    1、原始星云在自吸引作用下收缩;

    2、中心部分形成太阳,外部形成星云盘;

    3、盘中的尘粒和小冰粒沉降到赤道面形成尘层,集聚成固体块——星子;

    4、星子结合成行星和卫星等。

    这里的所谓共相是指,“原始星云在自吸引作用下的收缩”。正是这种收缩直接成为太阳系存续发展的内在原因和外部条件,故而称之为共相。“中心部分形成太阳,外部形成星云盘”——说得是殊相。这里,中心部分形成的太阳,是构成太阳系存续发展的内在原因;其外部形成的星云盘则是太阳系存续发展的外部条件。

    作为一个星系的系统演化,太阳系也是分层的。除了处于星系中心的太阳,还有盘中的尘粒和小冰粒沉降到赤道面形成的尘层,它们集聚成固体块——星子”(个相),和由这些星子结合而成的行星与卫星(特相)。这就构成太阳系的个相和特相。

    共相(原始星云在自吸引作用下的收缩)相较于从属它的各种物态而言(殊相、个相、特相)具有基本的构造性和整体的支撑性。如果不是这样看待问题,我们生存其中的世界奥秘就无解了。

    在共相存在的内在扰动中,所有殊相都经历了不断放大、显化,进而与其他被放大、被显化的因素连结起来的过程;所有殊相都是在这个过程中,通过趋于稳定的关联方式、作用机制,最终将新的物态相貌在各自相对独立的局域空间中——以它们不同于共相的方式凸显出来。

    就殊相对于共相的从属性和相邻性而言,所有殊相都是共相物态运演结构中的衍生物与集合群,都是以某种被强化、被放大的连结方式——对共相存在中那种非对称、不平衡状态的时空延展与存续。

    就殊相有别于共相的单向性、特化性而言,殊相又是基于它对于共相的从属性和相邻性而在诸多殊相中分化出来的独特一支。在这个局域存在中,殊相作为这一时空中的基态物,不仅在共相层面、也在殊相层面,甚至个相层面同时保有持续稳定的结构联系,并由此进化出独特的物态相貌、运行机制与存在构型。但从根本上说,这时的存在关系类型(作用关系、因果关系、再生关系、协同关系、放大关系、传承关系),都是对某种殊相的连结、生成与型塑。因此,各种殊相的历史存续,既要保持在它对共相存在的从属关联中,又要把自身的存续结构、物态相貌作为主导这一历史进程的进化基态。

    所谓进化论,就是在经由一系列这类殊相交织一起的运演结构中,以其全新的物态相貌和进化基态,在当下时空存续结构中的特化进程。这个特化进程一旦被诸多殊相所响应、所放大,就会在既有的时空结构中形成不可忽略的分化与扰动。或许正是这类不可预知的分化和扰动,才构成我们难以料想的进化进程,譬如生物大爆炸。

    人类的认识,特别是哲学,是在人类社会业已进化的发展阶段,和人类观念业已企及的发展水平去面对对象世界的。这个世界的建立不是按进化论的序列去给定,而是根据对象存在类属于人的客观现实性去建立。因此在哲学视域内,进化的理念不只是自然进化本身排序给我们的存在诸相(共相、殊相、个相、特相)。哲学的特化方式,既要遵循一般进化给定的基本划界,又要根据人类发展的社会需要、自然指向和特化要求进行更加细致的区别与划分。

    具体说,在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这一生命基态背景下,它所形成的各种存相与分类(亦即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存相和存在者),又与纯粹的自然进化有所不同。目下的学科划分,并不是对这种存相分类的真实反映,那只是由世界的多样性、文化的差异性和人类目下的生存方式和认知水平之使然。

    从科学进步和学科分化的进程看,大致遵循了自然演化的存相序列:从宇宙→星球→无机物→有机物→生物→动物,再到人类。在这个存相序列中,它们的存序是不能互相颠倒、也无法彼此转换。这也不符合自然历史。

    然而,来到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发展界面,所有存相序列均已转化成类属于人的知识形态。所有知识和体系,都是在人类变换自然活动中对于各种经验事实的符合,都是对客观世界中复杂现象和规律做出的概念抽象和科学总结。

    见于全部科学和知识——在人类变换自然活动中类属于人的社会性质,完全有理由说:自然进化中的存相和序列,无论其先后如何,只要它成为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经验对象,成为人类知识的一个有机部分,它就成为衔接人类生产生活的生命共相。尽管由于知识的衔接和技术的进步,在诸相之间(共相、殊相、个相、特相之间,乃至同相之间)存在某种交互作用的条件和可能,但一定遵循一个原则:只要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无法与诸相共处同一界面,就不能依据人为的尺度和需要强行打断自然演化的实际进程。如此,也为我们的可持续发展环保理念确定了一个基本准则。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因循一条公理:所有国家平等参与全球经济生活;学习一种方法:通约历史,引领现实,预设未来,构建全新发展理念。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