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互联网思维写作--评杨跃《网络商品交易监管》

邓清源 原创 | 2014-07-22 16:15 | 收藏 | 投票

          工商业态变变变!自从1994年中国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短短二十年相对于历史长河也只是眨眼睁眼之间,中国这个后发者却以互联网的速度给世界带来一个又一个惊叹:不仅诞生雄居全球、重构世界经济版图的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公司大手笔改写工商业态与数字化生存,而且信息技术支撑带来的政府治理变革以前所未有的心态创新意图拉近政府、市场、社会的伙伴关系,使之逐步结成新的利益共同体。世界经济格局的改变和新的治理“边疆”的形成,使得解读网络经济历史与网络经济现象所代表的文化符号对中国和世界经济社会的深刻影响和其所预示的发展趋势成为急务。四川省工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杨跃先生顺应社会需求,用互联网思维全面梳理网络商品交易的历史与现状、变革与趋势,深刻探析网络商品交易及网络商品交易监管的理论与实务,细致解析基于共治理念的工商行政管理网络商品交易实效监管体系的构建脉络,既是对中国互联网发展20周年的献礼,又是渴盼全面了解中国网络经济政府、市场、社会共生进程的难得教材和扛鼎之作。

互联网思维的本质是创新思维。网络经济本身就是基于信息技术的创新结果,非常符合美籍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阿罗斯·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对创新的定义:“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一种从未有的新的组合”。将这一定义对应于写作这一精神产品的生产过程,就是要整合现有的知识与信息,通过挖掘其内在的联系,赋予其新的价值。杨跃《网络商品交易监管》一书层次分明地介绍网络商品交易种类、趋势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虚拟物品交易对传统产业和金融世界的改变及其给政府治理带来新的革命性课题,不厌其烦地罗列网商的义务及网络商品交易监管的理论与实务,不时穿插名词解释、网事前沿、案例介绍、权威发布、精彩时刻、它山之石、数据先锋、各种链接,这种结构搭建,就是要给读者以完整而系统的信息、知识,以期形成互联网产业发展、政府部门治理、参与其中的社会各界推泼助澜等互联网生态的清晰影像与价值判断。它带给读者的是发散性思考,从网络经济创业者、网络交易管理者、深受其影响的消费者等不同角度多方位、多层次地放射思考,并从已产生的社会结果逆向溯因,深刻思索互联网经济的业态融合与范式创新及网络商品交易监管政府、市场、社会三者如何实现协同治理。我想,这是作者多方位叙事、阐释、论述、构建中国互联网产业影像的意义和宗旨。

(图为四川省工商局宣传中心副主任、省工商学会副秘书长邓清源在四川大学工商干部培训班上讲授互联网时代全媒体的话语技巧)

杨跃对于互联网生态的描述与分析有很强的信息建构与解构意识,有他一以贯之的“述往事、知来者”的写作成史意识。记得他的《红盾记忆》一书出版后我撰写了《“工商”成年史:关键词构筑的意义世界》,认为其中的188个关键词串联起来的红盾记忆,成为解读四川工商成年过程的历史符号和集体影像。同样,《网络商品交易监管》得益于他的回望成史写作理念而使互联网产业链的各生态系统相因成史、相倚成体。互联网思维的开放性与民主性需要详尽而准确的知识、信息佐以支撑,否则也只是墙上之草随风摇头,何谈裨益于世界的建设性意见?因此,互联网思维对于信息提供者和知识整合者而言是反碎片化的。虽然包括微博、微信等网络技术支撑下的新媒体以碎片化的信息见长,但它并不能完整提供创新思维所需求的反映前因后果的信息链,而任何一条链条上的知识、信息的欠缺,足以让我们的思索引入死胡同。这是《网络商品交易监管》一书所警惕的。其知识、信息的丰富性、完整性足以证明作者强烈的知识提供者、信息把关者及其整合者的创作主体意识,这确保本书成为求知探因类读者难得的知识类、教科书类读本。

谈及互联网传媒信息碎片化对受众局限于局部真实性而影响对世界整体真实性认知的影响,我认为基于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支撑的大数据思维就是对碎片化信息的反动,它通过对相关性海量信息的抓取和智能分析,能最大限度地协助人类完整、系统地认知某一事物、预测某一事物的发展趋势。杨跃新著对这一革命性的机会亦有详尽的介绍。相信工商行政管理网络商品交易监管平台大数据分析能够充分发掘网络商品交易行为的媒介属性,对政府和市场主体的决策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本书对这一前景的展示让我们对智慧工商建设和世界智能化发展充满乐观和自信。

传统文人骚客的写作侧重于个体情感的抒发,虽然互联网让人人拥有麦克风而使个体情感的宣泄无比便利,但随着文化产业化的发展和各国对文化软实力建设与输出的日益重视,使得互联网时代的写作更多带有精神产品的生产性质,同工业产品、服务类产品的生产和供应一样,需要用户(读者)至上的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精神。因此,写作之前的目标受众确定、受众需求分类明确以及产品面世之后受众反馈和基于个体因素的再创造等等都需要周密的思考与把握。过去那种“三句两年得,一吟双泪流”的苦思和“仰天大笑出门去”的情感迸发与宣泄已被工作室的智慧碰撞和流水线作业所超越。虽然当今精神产品的生产并不排斥个性化,甚至基于互联网的迭代效应而表达极致化,但个性化、极致化永远只能局限于小众化,因此基于需求至上的精神生产更需要时代普适性和大众化。从书中可以看出杨跃先生的创作是充分把握这一趋势的。面谈中他对目标受众的接受亦有充分的自信。因此,网络经济创业者可以在书中看到马云话淘宝,经营者应履行的各类法律义务与道德责任;网络商品交易监管者可以充分领悟书中的网络商品交易监管理论框架和实效监管体系;网络消费者可以从网购案例及其分析中学习网购知识、重视网购警醒事项,三类读者可以借助书中提供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清晰脉落与其产生的各类现象与作者预判思索政府、市场、社会达成协同共治联盟与利益共同体的极端重要性。

毋庸讳言,虽然中国互联网产业的高速发展给世界带来一个又一个惊奇,但内耗与无序以及核心技术的欠缺也无时不在损害这个产业的健康发展和国际竞争力。作为监管网络商品交易的政府官员,作者全面梳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轨迹,展示其对中国经济社会的深刻影响与美好前景,其最终落脚点是在唤醒全社会的协同共治意识。作者收录部分损害公序良俗的互联网现象,也是在警示信用缺失会对这个产业造成致命的打击。因此,作者反复呼吁“网络经济需要红盾力量”,在书中重点论述了网络商品交易实效监管理论与实务、工商行政管理网络商品交易监管平台建设和信用体系建设,读者也可从中看出作者对网络商品交易监管的基本态度:法治与德治并重,通过法律约束、道德自律形成协同治理的正能量,这也是作者倡导“依法治网”、“服务助网”、“以网管网”、“信用兴网”的真正目的。2014年初,四川省工商局组党书记、局长万鹏龙提出:“要打造全国一流网络商品与服务监管体系,建设全国一流的监管平台”,四川工商“257战略”对智慧工商建设也有详实规划,本书的出版正是对这一目标和愿景的回应。

互联网思维讲究互动、讲究信息的交流、反馈与回应。《网络商品交易监管》的写作过程就是相关方零距离互动的结果。杨跃先生是政府部门的网购先锋,可算是网购达人,对网络商品的交易有深度的体验。在2009年到2010年国家工商总局组织的《网络交易与有关服务行为管理暂行办法》有关立法的调研过程中,对利益相关方的诉求有充分的了解。这使得本书的表达有了较为充足的修正过程,对目标受众的阅读需求和阅读体验也有精准的把握。借用信息技术迭代概念,杨跃先生有关网络商品交易的知识与信息通过整合其变量不断增值、不断接近目标受众的需求。虽然在价值多元的今天不再强求将为文著述视作“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但有些人主张的所谓极致个性表达,相信始终成不了社会主流文化,什么呼喊呀、撒娇呀、极端情绪宣泄呀……这种互联网传媒产生的亚文化存在,终究逃脱不了极端个人主义嫌疑,因为它与人类的社会化生存相背离,注定只能在角落里自娱狂欢。这是互联网生态系统的自净功能,是互联网思维写作对自身副产品的拨乱反正。从这一意义上说,《网络商品交易监管》留给受众的书写空间是向互联网时代精神产品生产的致敬,雪泥鸿爪,其意深远。(作者系四川省工商局宣传中心副主任、四川省个体私营经济协会副秘书长、四川省工商学会副秘书长)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四川大学硕士,自修MBA,多领域多行业的观察者、探索者、奋斗者,先后任新宁四中教师、《市场与消费报》记者部、编辑部、工商部副主任、《创业周刊》主编兼编辑部主任、《四川工商》主编、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学会副秘书长、四川…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