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访谈:中国怎么愚弄了世界?

潘世东 原创 | 2014-07-29 07:3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政治经济 社会文化 

 陈平访谈:中国怎么愚弄了世界?

 

 

    近日,BBC推出纪录片《中国是如何愚弄世界的》(How China Fooled the World),再次唱衰中国,预测中国经济即将崩溃。观察者网就此专访陈平教授。

 

  观察者网:BBC近日推出了新拍摄的纪录片,翻译过来就是《中国如何愚弄世界》,里面主要是谈到自世界经济危机之后,中国经济这几年一直还保持旺盛增长,主要原因就是靠银行驱动的大批贷款来投资基础建设等,从而还出现了很多的影子银行,导致经济蓬勃发展的假象,当时拍摄者主要考察了武汉,看到大批房产或者基建,最后得出结论:这不是一个健康的发展方式。同时他也采访到了美国前任财政部长等这些人,得到了佐证。

 

  同时也有西方媒体反唇相讥,说西方媒体愚弄了世界,BBC讲的是假象,这个假象恰恰迎合了中国希望西方看到的中国,希望不要把中国当做一个真正的对手。

 

  看到这两家之间的对峙,我想提的问题就是:第一,您怎样评价BBC这个纪录片,从它的技术层面还有它的问题层面;第二就是西方的言论如此的焦灼意味着什么,您对此有何分析?

 

  陈平:这个问题其实有好几个层面,第一个是最近金融危机以后,西方的舆论确实有一个很大的反思,这个反思是什么呢,认为西方上当了,怎么上当呢,在过去的30年里,西方以为可以把中国纳入西方主导的全球体系,为此轻视了中国的竞争潜力。西方在向中国转移了大量的技术和实体经济以后发现,中国经济的实体能力实际上超过了西方,成为西方的最大竞争者和挑战者,但是西方目前想要扭转这个格局已经来不及了。西方的精英确实开始后悔他们的中国战略,但是他们没有想清楚,其原因不是中国成功地愚弄西方,而是西方素来自大,低估中国。在中国开始对西方开放的很长一段时间,实际上西方主流和中国的多数理论家都认为,中国只要开放,结果就会和苏联东欧一样,全盘瓦解;至少是中国全盘接受西方的价值观念,接受西方的体制,变成拉丁美洲一样的依赖经济。你要明白,包括中国和西方的主流学者都是这样认为的。唯一的例外是邓小平。

 

  我记得特别清楚,中国加入WTO之前,我问过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如何预测加入WTO 的前景。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无论左中右都说咱们对西方的让步太大了,中国当时是开放一个领域,就沦陷一个领域,例如家电和百货。所以当时西方和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都预言,三个领域中国会全盘皆输,第一是汽车,第二是金融,第三是农业,这三个都输了中国怎么可能立国呢?但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不但中国没有瓦解,反而中国的出口大大增加,汽车产销量超过美国,金融比美欧日还稳定,农业比日本还能独立自主。所以西方媒体才会有一个错误的反思,认为中国的领导人比诸葛亮还能神算,先是编造了一个中国不会赢的理论,然后让西方放心大胆的占领中国市场,结果呢是把自己掏空了。他们多数人不承认自己的西方中心论有问题。

 

  我的观察很简单。第一,中国领导人和知识分子从上到下,在30年前甚至现在,都没有几个人敢想象中国有可能超越西方主导世界秩序。这样的雄心彼得大帝有,毛泽东有,邓小平可能有,我相信习主席私下会有但是不公开说,但是多数中国精英是没有的。所以认为中国有这么一个高瞻远瞩的战略集团去愚弄世界,这是过分高估了中国领导层的眼界,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西方舆论有没有愚弄世界,我认为西方媒体就是用不同的方法愚弄世界,但是西方的利益是分裂的。在苏联瓦解以后,西方的主流媒体非常希望唱衰中国,然后证明历史终结论,西方价值观普遍胜利了,资本主义不但要征服中国,也要征服拉丁美洲、阿拉伯和全世界,所以西方主流媒体唱衰中国,是他们几十年以来不变的方针。但是我注意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我在西方呆了30多年,发现金融媒体和主流媒体的调子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因为金融界明白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市场。金融是要赚钱的,如果英美的金融媒体把中国唱衰,把在中国投资的机会让给日韩,金融(媒体)就会丢掉市场。所以,为了金融资本的利益,金融媒体也必须为外资进入中国引路。所以我就发现,西方金融媒体也是双轨制。你看《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一定是装模作样地在头版头条唱衰中国,表示自己的政治立场正确,然后又在第二第三条详细报道中国的投资前景,使西方最有战略眼光的投资家,包括沃伦巴菲特,乔治索罗斯,还有其他的人,都大笔投资中国的战略产业,包括国有大企业,也包括新兴企业。所以,西方媒体,说一套,做一套。判断世界格局的变化,别只看媒体说什么,更要注意大资本干什么。资本家不做赔钱的买卖。中国只要坚定改革发展不动摇,成功之后,不怕西方资本不来入伙。

 

  就此而言,中国领导和民众必须明白,西方媒体是为利益集团服务,不是客观中性甚至先进的。西方媒体愚弄听众,我认为有两个目的:第一是捍卫西方的主流价值,让各国心甘情愿听从西方的指挥棒。第二是西方资本的投机战略。你要明白国际金融市场是西方的跨国银行操纵的,我今天不举具体企业的名字,但我观察过中国在香港的红筹股市场,美国某个大投行先报道一个新闻,说中国经济前景非常悲观,举例的材料看起来都是有依据的,然后香港股市大跌,大跌以后西方投行进来抄底。抄底以后投行分析师再发一条新闻,说中国的改革前景有望,然后港股应声暴涨,西方投行借机卖出大赚一笔。西方投行与西方媒体联手可以轻易影响香港股市的一涨一跌,西方投行在香港股市上一个月能赚到的钱,比在美国全年可能还要多。操纵舆论和操纵股市,在西方是非法的,但在中国,主流媒体还纷纷邀请西方投行经济学家在电视上对中国经济政策评头评足,这在美国也是不允许的,因为投行分析师不是客观中性的。在这方面西方主流媒体的经验要比中国成熟的多,倒是中国的媒体监管部门应该向西方的同行学习学习,这是第二条。

 

  第三条,为什么西方从主流经济学家到主流媒体都对中国经济成长的大势误判?道理很简单,因为经济发展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你对中国前景做出预报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对事实进行具体分析,双方力量消长,要知己知彼,不光要知道自己的长处,还要知道对方的短处,这很难。但还有另外一种判断方式,就是拍脑袋。多数人是凭自己过去的经验,过去的信仰直觉来判断,他们总是以为西方走过的道路是最好的,其他国家只要跟西方不一样肯定是输的。

 

  然而中国领导人从建国开始就非常明白,中国如果不走和西方不同的道路是没有胜利的可能的。道理很简单,主要有两点:

 

  第一点,中国人多资源少,西方人少但控制了世界上的大部分资源。中国即使想走西方的高消费的道路,就必须要控制世界上大部分的资源,你就得像德国日本一样发动侵略战争。中国现在是和平崛起,不想走这条路。这是第一条。

 

  第二点,中国从新中国建国时间起,西方就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也包括市场封锁,所以自由市场的神话对中国从来就不成立。即使中国加入WTO已经十来年的今天,中国真正需要的高科技,西方仍然对中国禁止出口。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如果不依靠自己的力量投资在基础工业,要靠西方的办法,用股票市场融资来进行经济建设,你根本不可能有赶上西方国家的希望。即使德国、日本战后的发展也是走着和英美不同的道路。在这种情况下,后来的创业者不可能有大的资本、大的信用在资本市场上融资,只能依靠国家的政策引导,利用老百姓的储蓄,以银行资助为主,资本市场为辅,造成中国经济过去30年的高储蓄、高投资、高增长,这是中国对发展中国家创造的一条成功经验。中国即使在局部地区存在产能过剩,也可以靠打开国内外的新市场来化解,因为产能绝不是西方投机资本造成的资产泡沫,是有实体经济的基础的。

 

  第四条,中国经济的改革还有很大空间。如果中国外贸想向全世界扩张,企业单靠银行贷款也有问题。因为中国的国有银行商业化以后也会注重短期利润,避免长远投资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依靠政府引导,综合资本市场、民间储蓄和银行的力量来打造中国长期的发展基金,我认为复旦大学新政治经济学中心的史正富教授有很好的建议,写在他的新书《超常增长》里,你们可以读他的书,我就不用再讨论了。

 

  最后,我们要警惕西方媒体对中国民意的副作用。虽然我认为西方对中国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但如果中国的领导和老百姓信以为真,恰恰会有另一个危险,就是重复苏联瓦解的危险,我把它叫做自废武功。如果解放军仗打赢了,但是没有按照西方军官学校里的教育来打,国军抱怨说解放军的打法不正规,要求改变解放军的战略战术,按照西方的游戏规则来打。你说这样的军队还有胜利的可能吗?中国的改革开放在经济上赢了,但是舆论上没有赢,还是西方世界观主导中国媒体和学术界。所以我们当前的重大任务应该是自主总结中国发展的经验,而不是用西方过时的经验来否定中国已经成功的经验,当然我们还要创造新的经验来应付中国未来的挑战。

 

  简而言之,我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中国是不是愚弄世界舆论,我认为中国并没有愚弄世界,反而是西方舆论企图愚弄世界,结果却愚弄了自己,这是他们西方中心论者的悲哀。但是他们目前也不会改。西方媒体要改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世界格局的逆转连普通人也看到了,例如罗马帝国的衰落,西方学者的反省是在几百年之后!

 

  你的第二个问题比较好答:西方媒体的焦虑,原因在于西方媒体的多数人已经感到西方走下坡路,中国走上坡路。但是他们还抱有希望:希望西方再出奇迹,起死回生,希望中国自废武功,误打误撞。所以,西方媒体的焦虑,正是中国年轻人的机会。中国能否坚持自己成功的道路,要看年青一代了。(来源:观察者网)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潘世东,十堰市政协副主席、汉江师范学院校领导、华中科技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中文系二级教授、《汉江师范学院学报》主编、汉江师范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十堰市社科联副主席、十堰市科协副主席、湖北省跨世纪高层次人才工程人…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