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号离婚”像小三(请关注微公号zhoumh9)

周明华 原创 | 2014-08-17 19:4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一闻“限号”声,很自然想到汽车的轰鸣声,颇难与离婚什么的扯上半点关系。但817日这天读报却读出了“新”意。814日,30多岁的王女士和丈夫到西安长安区民政局去办理离婚手续。被工作人员告知,办离婚需排号,今天的号已经排完了,请他们明天再来。针对长安区民政局办理离婚每日“限号”1015个,排完不再办理引多方热议一事。长安区民政局回应称,他们不干涉婚姻自由,采取此项措施旨在挽救盲目离婚家庭。从20123月实行至今。

离婚需谨慎,拿号数个数。“限号”的视角扩大了,从消费者购车、驾车出行以及去大医院挂权威专家的问诊号,延伸到了离婚现场,这世界变幻多端,无奇不有。尽管长安民政部门还很自信很充分地提供了一组统计数据,称辖区离婚人数正在逐年减少,以此明示这一“创新之举”的推出后产生了正效应,生发了正能量;尽管有关方面拿出的理由很善意,也有人情味。但仍然难改其公权涉足私权的本质属性。说白点,还是“权力出轨”披着“和善”的一件光鲜外衣。甚至可以说,该局使出这种主观意识过浓的行政举动,一不小心充当了一名并不光彩的“第三者”,像抹了一层脂粉的“小三”一样,信心满满、信步款款地插足别人的婚姻自由。  

道理和法律条款不难查找。我国《婚姻法》明文规定:结婚自由,离婚自由。《婚姻登记条例》取消强制婚检,简化登记手续,意旨就是为了倡导婚姻自由,保护公民的“爱与不爱”“不幸福求新幸福”的权利。同样,简化离婚手续,尽最大限度地减少行政设障,剔除那些一不留神就会跑来教育人的“家长式”思维,当然也属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也是尊重他们婚姻自由。如此“限号离婚”,明显有悖这一法旨,关怀的情商过商,理性的智商偏低。

甚至会给社会一种意识错觉:权力机构,只要出于一番善意,只要喊着“我是为了你们和好”的口号,就可以用道德去裹挟法律条文。实际上,如此作为,不仅难以挽救回那些或许早就走到了尽头的不幸福婚姻,反而会给他们新添烦忧,使其想尽早脱离不幸福的婚姻泥沼寻求新生活再度延后,多一天的等待完全有可能意味着多一天的心理煎熬。如此,政府部门的这番温情脉脉的理解,就变成了好心办坏事。  

退一步说,即便这里面的确存在一些青年人一时冲动去离婚,相关部门也只能依法依规履行“劝和程序”,告诉他们要冷静思考,是否存在“一红脸就让拉豁”的情况,而非行政冲动、自挂“免离牌”,让办事者吃闭门羹,让公共服务违规暂停。假若某一天,大多数年轻的离婚者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商定两人好合好散,专门请假来办离婚证,而政府部门却硬要让别人再“过夜思考”一次,这岂非强人所难?诚然,“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中国数千年的婚姻文化里以“劝和不劝散”为主要内涵,但民政部门的婚姻登记机构毕竟不是婚姻文化的研究和倡导机构,服务职责是为了方便公民办事,而非大力提升公民婚姻家庭的稳定系数。

有人说,现在有人或是为了突破住房限购的制约,或是为了孩子上学之便,或是为了在征地拆迁中获得更大利益,夫妻双方炮制了“假离婚”,如此“限号打假”,有利于对此类行为的约束和制约。姑且不说这样的约束显得柔若绵花团,即便一些人假离婚真是为了孩子、房子、票子,民政部门恐怕也是无权去监管,更无法监管的。

各司其职,各种其地,假离婚者的合法行为,要谴责和约束,只能从道德路径上去寻求他法,用简单型、直向型的行政手段去“施展拳脚”,与依法治国和依法执政背道而驰。行善者违法具有隐蔽性,行政之手去打乱百姓的生活,往往会以“善意”之名获得短暂肯许,但毕竟违法违规易被识破,所以“限号离婚”应被叫停。

 

 更多“明话直说”评论请关注微公号zhoumh9

个人简介
周明华,媒体从业者,新媒体观察员,专栏作家。 微信公众号:zhoumh9 22298985(QQ) zhoumh989@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